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爱书屋 > 其他类型 > 杀手重生,我的老爸是皇帝小说欧阳旭苏月(已完结全集完整版大结局)

杀手重生,我的老爸是皇帝小说欧阳旭苏月(已完结全集完整版大结局)

小小向日葵 著

其他类型连载

这本书主要讲述的是:小说《杀手重生,我的老爸是皇帝》一经上线便受到了广大网友的关注,是“小小向日葵”大大的倾心之作,小说以主人公欧阳旭苏月之间的感情纠葛为主线,精选内容:此时京都的街道非常热闹,苏谦首接把苏月和玄小西带到了京都最繁华的地段,这边吃的玩的应有尽有。几人来到一个首饰铺子,苏月是不想逛的,奈何苏谦和玄小西非要进来,说要给苏月买首饰。玄小西满眼放光的看着各式各样的首饰,他今早特意去钱庄取了银票,今天一定要给小五买多多的东西,反正是大师兄给的,不用白不用。此时正在北齐皇宫的皇帝欧阳旭突然打了个喷嚏,身旁的太监慌忙上前,问是否要宣太医。欧阳旭摆摆手,估摸着是自己哪个师弟在背后骂他呢,反正不会是小师妹。这家铺子是京都最大的首饰铺,...

主角:欧阳旭苏月   更新:2024-03-22 10:4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欧阳旭苏月的其他类型小说《杀手重生,我的老爸是皇帝小说欧阳旭苏月(已完结全集完整版大结局)》,由网络作家“小小向日葵”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这本书主要讲述的是:小说《杀手重生,我的老爸是皇帝》一经上线便受到了广大网友的关注,是“小小向日葵”大大的倾心之作,小说以主人公欧阳旭苏月之间的感情纠葛为主线,精选内容:此时京都的街道非常热闹,苏谦首接把苏月和玄小西带到了京都最繁华的地段,这边吃的玩的应有尽有。几人来到一个首饰铺子,苏月是不想逛的,奈何苏谦和玄小西非要进来,说要给苏月买首饰。玄小西满眼放光的看着各式各样的首饰,他今早特意去钱庄取了银票,今天一定要给小五买多多的东西,反正是大师兄给的,不用白不用。此时正在北齐皇宫的皇帝欧阳旭突然打了个喷嚏,身旁的太监慌忙上前,问是否要宣太医。欧阳旭摆摆手,估摸着是自己哪个师弟在背后骂他呢,反正不会是小师妹。这家铺子是京都最大的首饰铺,...

《杀手重生,我的老爸是皇帝小说欧阳旭苏月(已完结全集完整版大结局)》精彩片段


辞别师父,师兄妹二人就准备下山了,有了玄机子给的空间布袋,两人轻装出行,松快了很多。苏月一人走在前面,玄小四跟陈妈妈在后面依依惜别。

“陈妈妈,师父闭关了,你一个也别待在山上了,下山休息一阵,等我们回来了再上山。”玄小四不舍道。

“我知道,我过两天就下山,然后隔几天上来看看,收拾收拾。你们在外面要小心。”老人家泪眼婆娑道。

“嗯嗯,你放心吧。我们的本事,没人能欺负的了的。”玄小四傲娇地拍拍胸脯。

“那也得小心,外面的人,人心险恶啊,你们一直都在山上不知道。”

“知道的,知道的,师父都跟我们说了。”

······

快到山脚的时候,苏月回头,冲着陈妈妈说:“陈妈妈,你回去吧,都要到山下了。”

“哎,哎,好。小五啊,你一个姑娘家出门,万事要小心,知道不?”

“好,我知道,”说着从袖口掏出两瓶药,递给陈妈妈,“陈妈妈,这两瓶药您拿着,每日一粒,强身健体的。”

“哎呀,你这孩子。”倒也没拒绝,因为小五已经不是第一次给她药丸了。尤其当陈妈妈从老三那知道这药丸的珍贵,更是珍惜。

“好好好,老婆子我就送到这了,你们抓紧下山吧。”陈妈妈边说边抹着眼泪。

“嗯嗯,陈妈妈你快回吧,我们走了。”玄小四回应道。

随即两人头也不回的往山下走去,陈妈妈一直在他们身后看着,直到看不到人影才慢慢往山上走去。哎,这些孩子,一个个都离开了,真是舍不得啊。

白云山下,风云镇。

“小五,我们先去神医堂找徐叔,让他给我们安排两匹快马,这样我们应该三天就能到宣城了。”玄小四一手拿着糖葫芦一手拿着绿豆糕,口齿不清的说。

“嗯。”苏月简直没眼看他。

苏月没下过山,所以对外面的世界完全不了解。看着这古色古香的街道,形形色色的人,她再一次意识到,她真的是穿越到了一个她并不了解的朝代。

玄小四边吃边给她介绍着这路边的各种买卖,吃食,杂技表演。

“求求您了,救救我妹妹吧,您这不是有神医么?”

“哎,小子,你求我也没用啊,我的医术真的救不了。”一个头发半白的灰衣老者无可奈何道。

周围围了一圈看热闹的老百姓。

“这乞丐是死了吧?”

“哎哟,我看是,你看这都半天了,一点反应都没有。”

“神医堂的张大夫医术高超,他说不能救那肯定是不行了。”

“哎,可怜呐。”

“旁边跪着求人是哥哥吧,看着也就六七岁。”

“看这样子应该是从城外来的难民吧。”

······

“咦?神医堂门口怎么围着那么多人?出什么事了?小五,快,跟上。”

苏月也听到了,跟着玄小四来到人群中。她本是不想管闲事的,奈何她老远就看到了神医堂的招牌,好歹是三师兄的地盘,看看就看看吧。

“张大夫,怎么了?”玄小四好不容易挤到门口冲着那老大夫说道。

“啊,四少爷,您怎么来了?”张大夫惊讶道。

“你别管我了,说说这咋回事啊?”

苏月此时也到了医馆门口,看着地上的小乞丐,怀里抱着一个看着两三岁的小女孩,脸色发紫,瘦的皮包骨,一只脚上没有穿鞋。仔细一看,脚踝上有两个黑孔·····这是蛇咬的。

苏月立马上前,给她把了把脉,问道:“什么时候被咬的?”

小乞丐怔怔的看着这个十岁出头的小哥哥,呆愣愣的忘了回答。

周边的人也看到了这一幕,张大夫首先反应过来问道,“小兄弟是大夫?”

“张大夫,这是我小师······师弟,你叫她小五好了。”玄小四替苏月道。

张大夫立马眼露精光,师弟?据他所知,玄神医下面就一个师弟玄小四,另外一个,就是那个据说医术在玄神医之上的小师妹了。

张大夫仔细看了看苏月,果然,女扮男装。

“五小···少爷,这小娃是今天早上在城外破庙被毒蛇咬伤的,今天一早城门打开就立马来了我们神医堂,但是时间拖久了,我这实在是······”张大夫对苏月解释道。

“把人带进去。”苏月吩咐道。

“是是是。”张大夫立马让小斯把这兄妹两人带进了内院,看来是能治啊。

神医堂后院。

苏月先是给小女孩喂了一颗解毒丸,然后拿出药箱,从里面拿出工具给小女孩处理伤口,然后施针,排出余毒。收拾完毕以后包扎伤口。

张大夫眼神灼灼的盯着苏月拿出的药瓶,金针,那,那就是万金一颗的解毒丸吧,他之前有幸在玄神医那看到过。这,这就给个小乞丐吃了?还有那金针,也是两年前玄神医在外搜寻来送给他小师妹的。都是宝贝啊。

连玄小四都被他灼灼的眼神吓到了,往旁边挪了挪。那表情,就跟三师兄每次去小五药房里搜刮宝贝时的表情一模一样,太吓人了。

“我妹妹······”小乞丐怯怯的声音响起。

“没事,休息几天就好了。”苏月看着这个脏兮兮瘦瘦小小的哥哥,温和道。

“真的,我妹妹不会死了?”小乞丐激动的眼含泪光。

“是,不会死了,但是她长期营养不良,需要好好调理一阵。”

小乞丐眼里的光瞬间暗了。

苏月看着他,没说话。

“可是,可是,我没有钱。”

小乞丐看着苏月,他听到刚刚那老大夫叫他五少爷,那这个小哥哥就是主子,他立马跪下,“求您,求您救救我妹妹。”

“我已经救了她。”苏月淡淡道。

“我知道,我是说,您可不可以把我妹妹留在医馆,直到她好了?”小乞丐焦急道,“我会给您做牛做马的。”

“我不需要牛马。”苏月收拾好药箱,站起来。

“那我···我,我会砍柴,挑水···我还···我还力气大···”小乞丐急得满头大汗。

“那就留在医馆打杂吧,没有工钱,一天三顿,什么时候把要药抵了,什么时候离开。”苏月道。

“好好,我打杂。”小乞丐高兴的跪在地上给苏月磕头。

玄小四赶紧把小乞丐扶起来,“你这小鬼,别跪了,赶紧去收拾收拾,要打杂,也得先把自己收拾干净。”

张大夫这才反应过来,“我来安排我来安排。”然后让小厮把小男孩带下去了。

然后眼神亮晶晶得盯着苏月,“这就是小小姐吧,果然是医术超群啊。”

苏月摸了摸鼻子,这老头怎么那么奇怪。

“张大夫,您叫我小五吧。”苏月尴尬说道。

“哦,好好,小五。小五啊,你刚刚给她小女孩,服用的时什么药啊?”

“哦,那个啊,”苏月拿出刚刚那个药瓶,“是我自己做的解毒丸,效果还行。”

“你做的···解毒丸?”张大夫尖叫道。

“是···是啊···”苏月也被他的反应惊到了。

随即看那张大夫于盯着自己手上的药瓶,眼神灼灼,简直是要把瓶子盯出一个洞来,讷讷道:“您···您要么?”

说着把手中的药瓶递过去。

“真的···给我?”张大夫激动的手都在抖,双手在衣服上擦了又擦,才恭敬的接下药瓶。

这可是万金一颗的解毒丸啊,市面上根本没有几颗,可以说是有钱也买不到。玄神医每次就拿出那么两颗,江湖上都能抢的头破血流的。

“嗯,给你。不过这里面也就剩三颗了,你要不嫌弃就拿着吧。”

“三颗!!!”我的天啊,竟然还有三颗,“不嫌弃不嫌弃,怎么会嫌弃呢,哈哈哈哈。”

一个人捧着个小药瓶,站在回廊上,一个劲的乐呵。

玄小四:这老头是失心疯了吧,几颗药丸而已,至于笑成那样么。

苏月:还是赶紧走吧,三师兄的人怎么看着神神叨叨的。

正当两人想着怎么开口离开时,一个身穿墨绿色长衫的中年男子匆匆走进来,“小四来了?”

“哦,徐叔,是我。”玄小四赶忙迎过去。

“你可算来了,你再不来我就······”被称为徐叔的徐管事看到玄小四身边的清秀小少年,愣了下,随即反应过来,“这是···小五啊,你这装扮,徐叔我差点没认出来。”

徐亮,神医堂管事,玄小三的人,负责处理各国神医堂的事务。大半时间都在外面跑,剩下的时间就在风云镇的神医堂待着,经常会替玄小三上山送信,所以对苏月也是熟悉的。

“嗯,是我。出门在外,男装方便。”

“嗯嗯,这倒是。你怎么也下山了,我正想今天上山找你呢,上次那药······”徐亮顿了顿,“主子那边催的急,让我抓紧送去。”

“徐叔,不用您去了。我跟小五去,师父安排的。您赶紧给我们安排两匹快马,我们马上就走,保证不比您慢。”玄小四乐颠颠地道。

“玄老安排的?好好好,玄老安排的准没错,我现在就给你们安排。”说完就风风火火的离开了。

城外。

“小四啊,这次时间急。叔就不招待你们了,等你们回来,叔带你们去吃好吃的。”

“好嘞,徐叔,那您记着啊。”玄小四骑着骏马,还真是有点风姿卓越之感。

“那肯定的,你一路上照顾好小五啊,也不要贪玩,早去早回。”

“知道啦,徐叔,那我们走啦。”说完扬鞭打马飞驰而去。

“徐叔,保重。”苏月紧跟其后。

“哎哎哎,小心啊。”

等到两个身影渐渐看不到了,徐亮才转身回医馆去。

踏踏~踏踏~踏踏~

经过两天马不停蹄的赶路,终于,再有两三个时辰就到宣城了,比预期还要快上一些。师兄妹二人此时也是疲惫不堪,临时找了一凉亭休息。

“小五,再给我个苹果,这肉干太干了。”

“你不是有水么?”

“水可不甜,也没有果香,快快快,别小气。”

“咔嚓~咔嚓~嗯,真好吃,真甜。”

“四师兄,你少吃些,一会骑马,你也不怕颠出来。”

“吃到小爷肚子里的东西还想出来?别说没门,连窗都没有。”说完转了个方向,继续大快朵颐。

苏月:是,论吃,你是天下第一。

春夏交替之际,正午时天还是有些闷热的。好在有一凉亭遮挡,偶尔还有些许微风。

突然,苏月神色一凛,“有人来了。”

“嗯?什么人?”

苏月飞身前去查看。

一群人,衣衫褴褛,浩浩荡荡的过来,初步估计有百来人左右。瞧着像是哪边逃难而来的人。

查看清楚后苏月纵身回到凉亭,“四师兄,吃完了我们抓紧赶路吧。”

“嗯,好。来的是什么人啊。”

“普通百姓,看穿着,应该是哪边过来的难民。”

“难民?这都快到达边关宣城了,怎么会有难民往这边来。真要是战事失利,也应该是边关的百姓往外跑啊。”

苏月没有回应。她以前在山上,从没想过下山,也就没关心过外面的形势。但就算她没了解过,也知道这种情况很异常。所以还是早日到达边关跟三师兄会合要紧。

两人飞身上马,疾驰而去。

一路上,他们又遇到好几拨难民,各个瘦骨嶙峋的,还有不少人,走着走着就晕倒在路上,再也没有起来。

苏月玄小四两人一路骑马经过这些难民时,不少人看着他们所骑的马匹眼露凶光,感觉随时都要冲上来。毕竟他俩年纪小,看上去实在是没有什么杀伤力。

即便迟钝如玄小四,也觉察出来不对劲了。他随手抽出腰间软剑,几个剑花,就将路旁几棵小树砍断,立时震慑了众人。

然后收剑,跟苏月使了个眼神,两人没有停留,扬长而去。

宣城,城门口。

训练有素的士兵列在城门两侧,一个个核查着入城百姓的户籍资料,格外仔细。

最近入城的人数每天都在增加,都是相邻几个城镇的百姓,据说是盗匪流寇滋扰,弄得民不聊生,没有办法,都举家逃难过来。上头下命令,一定要核实清楚,免得有奸细趁此时机混入城内。

“驾~驾~”

玄小四看到不远处的城门,兴奋异常,终于到了,挥起马鞭又是两下。

在快到城门下的时候,就有士兵注意到他们,远远的就让他们下马,牵马而行。

“什么人,来宣城干什么,户籍资料拿出来。”

“户籍资料?官爷,怎么还要查户籍资料啊,从来没听说过入城还要这些啊。”玄小四惊讶道。

“没有户籍资料不得入内,最近形式严峻,是将军亲自下达的命令要求查验户籍资料后才可入城。”

正说着,苏月也走到了城门口。

“现在情况那么严峻了么,我们走的急,可什么都没有准备啊,官爷能不能通融一下。”玄小四好言道。

“不行,没有就不能入城,走走走,不要妨碍我们公务。”士兵不耐道。

“官爷,我们是有急事要去镇国将军府的,还请通融一二。”玄小四不死心道。

“镇国将军府岂是你们想去就能去的,一边去,在妨碍老子做事,老子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哎,你这个······”话还没说完,苏月拦住他,道:“走之前徐叔给你的令牌呢,给他看。”

“哦,对,你不说我差点忘了。”随即从怀里掏出一个黑色的令牌。

“喏,你看,有这个总行了吧。”

宣城,镇国将军府。

“三少爷,城门口刚刚来人,送来了这个,您看一下。”一小厮打扮的人匆匆走进屋内边行礼边说。

“什么东西?”此时正焦头烂额的苏谦没好气道。

苏谦,镇国将军二子苏冲的小儿子,刚刚十五的年纪。

大堂哥苏域中毒半月有余,虽得玄神医救治,毒素已控制,但现在依旧昏迷不醒。玄神医说过很快会有人送解药过来,但是一天天过去,大哥情况越来越糟,解药依旧没有音讯。

现在三叔在军营中又出了事,二哥苏羽急匆匆回来就把玄神医带走了,现在什么情况也不清楚。这几天他着急上火的,嘴上都起了一圈的水泡。现在听小厮来报,也没好气,瞥了眼他递上来的东西,眼睛一亮,伸手抢过来仔细查看,顿时欣喜不已。

这不是当时给玄神医的令牌么,有人持此令牌来宣城,看来是解药到了。

“快,快把人带来,”说完又看了眼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大哥和照顾的府医一眼,“算了,我自己去,快给我备马。”

城门口。

苏月和玄小四等了有两刻钟了,早就不耐烦了。

“小五,这通报的人也太慢了,我们不能飞过去?”

“不能。再等等,别给三师兄惹事。”

“哎,真麻烦,规矩真多,一点都比不上咱们山上自在。”

是啊,以后这不自在的日子可能要持续很久呢。

“人呢,在哪?”

老远就看到一白衣男子打马飞奔而来,而城门口的士兵就跟没看到似的,没有一人上前阻拦。

苏月一看,心中了然,定是镇国将军府来人了。

“三少,这边。”刚刚对他们横眉冷对的小兵此刻笑得脸跟开了花似的,给那白衣少年引路。

苏谦飞身下马,把马鞭扔给身后的小厮,拱手上前,“在下苏谦,是玄神医让我来接各位,不知······”

“哦,我是玄小四,这是我师···弟,小五,玄神医是我们师兄。”玄小四上前回了一江湖礼。

“是小四小五兄弟啊,我们可是等了你们好久了,快快,随我进城。”说完便引着两人进城,这回,城门口自然不会有人阻拦。

苏月此时偷偷打量着苏谦,看年龄应该比她大两三岁,刚刚门口侍卫叫他三少,那应该是她三表哥吧。

一路上,苏谦把大哥的情况也跟他俩简单说了一下,知道现在情况紧急,到了府内没有片刻停留直接去了苏域的房间。

“李老,药来了,快,快给大哥服下。”说完看着玄小四示意他把药拿出来。

玄小四转头看向后面的苏月,“小五,你来。”

苏月在众人惊诧的目光下走上前。

“这····这小五兄弟看着也就十岁吧···”苏谦怀疑道。

“哦,我师弟已经十三岁了,个子小而已,你放心,他的医术很好。”

被称李老的府医也很是怀疑,但是见过年纪轻轻就医术超群的玄小三,他是不敢再按年龄来判断医术的。

“这位小兄弟,可是把解药带来了?能否给老夫观看一眼?”李老诚心道。

苏月从空间布袋中取出药箱,拿了一个红色瓶子出来递过去。而一旁的苏谦两眼放光的看着苏月手里的布袋,这东西,看着不简单啊。

苏月没理会他那灼灼的眼神,朝躺在床上的苏域走去,熟练的把了把脉,看着他那瘦的脱相的俊脸。嗯,幸亏来的及时,再过两天医治起来就费劲了。

李老和苏谦没有忽略的她的任何一个动作,知道这小兄弟也是懂医的,看那波澜不惊的表情,医术只怕不低,不愧是玄神医的师弟啊。

苏月又从药箱中拿出一瓶灵泉,作势就要喂下,玄小四随即上前,抢过药瓶,“我来。”

这小五,好歹也是个姑娘家,怎么能给一个外男喂药,那么亲近,哼,可不能便宜这小子。看了一眼床上昏迷的苏域,虽瘦的不行但也能看出俊俏。哼,长得不错也不行,这可是他们的小师妹。

李老想要制止却被苏谦拦住,对他摇了摇头。他信得过玄神医,玄神医的师弟们,他自然也信任。

李老见苏谦没有制止,虽有些担心,但也没有出声,继续查看这丹药,越看越惊心,越看越激动,真是妙哉。不愧是玄老啊。

李老当然不会认为这解药是面前这小儿所制,玄神医当日说回师门求药,他就以为是要找玄老赐药的。毕竟玄老盛名在外,无人不服。一手医术毒术,他说第二,就没人敢认第一的。

“这药真是精妙啊,赶紧给少将军服下吧。”

说完就要递给旁边小厮,玄小四飞快拿过来,随意的倒出一粒药,强势给苏域喂下。又把瓶子扔回给李老。

李老吓得面色巨变,生怕把药给摔了,接到手上确认无事才拍了拍胸口。

玄小四:这老头胆子也忒小。

“每日一粒,连服半月,这毒就算是全解了。”苏月边收着药箱边道。

苏谦一脸欣喜,“那我大哥什么时候能醒。”

“短则三日,长则七日,定能醒来。”

“太好了,太好了,谢谢你们啊。”苏谦说着便红了眼眶。

苏域中毒前后这月余,家里兵荒马乱的,然后三叔在军营又出了事,现在也是生死未卜······

玄小四拍了拍他肩膀,毕竟年纪相仿,倒也能理解他。

“我三师兄呢,怎么还没来?”玄小四不满道。

“哦,在军营。前两天有急事,玄神医就过去了,暂时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苏谦缓和了下情绪回复道,“你们放心,你们就府里住下,就当自己家。”

“哦,那给弄点吃的吧,这几日赶路,风餐露宿的。”玄小四摸着瘪瘪的肚子道。

“是我招待不周了,刚刚情急,直接拉着你们就过来了,马上,我让下人安排。”苏谦歉意道,立马让小厮下去安排。

“简单准备点吧,我们吃完就去军营。”苏月深思道。

“去军营?”

“去军营?”

玄小四和苏谦诧异道。

“嗯。”苏月说完就转身离开。

苏谦看着玄小四,玄小四摸了摸鼻子,说道:“你别看我,通常···通常都是我师弟做主,她说什么是什么。”

玄小四又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脑袋。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