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爱书屋 > 武侠仙侠 > 异域美人在冷王心尖撩火端木鸿瀚龙靖修完整版在线免费阅读

异域美人在冷王心尖撩火端木鸿瀚龙靖修完整版在线免费阅读

悦语清言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女扮男装团宠医妃=超甜】穿成一个女扮男装的假公子,还一来就赶上被抄家,不想等死,那就只能先找个大腿来抱一抱。嗯,这刚从边疆战胜归来的战神王爷,瞧着腿就够粗够壮,还金光闪闪。王爷,我医术比太医院的厉害,做饭比御膳房的好吃,谈生意比皇商还狡猾,您要不要考虑点个关注断个袖,然后顺手替我家洗个冤屈翻个身?王爷一脸冷漠:做梦!后来,靖王疯了,...

主角:端木鸿瀚龙靖修   更新:2024-04-09 18:4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端木鸿瀚龙靖修的武侠仙侠小说《异域美人在冷王心尖撩火端木鸿瀚龙靖修完整版在线免费阅读》,由网络作家“悦语清言”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女扮男装团宠医妃=超甜】穿成一个女扮男装的假公子,还一来就赶上被抄家,不想等死,那就只能先找个大腿来抱一抱。嗯,这刚从边疆战胜归来的战神王爷,瞧着腿就够粗够壮,还金光闪闪。王爷,我医术比太医院的厉害,做饭比御膳房的好吃,谈生意比皇商还狡猾,您要不要考虑点个关注断个袖,然后顺手替我家洗个冤屈翻个身?王爷一脸冷漠:做梦!后来,靖王疯了,...

《异域美人在冷王心尖撩火端木鸿瀚龙靖修完整版在线免费阅读》精彩片段

第15章

产房里许久没有动静,大娘和两位丫鬟在门外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泽洋坐在石桌边淡定的喝茶。

大娘实在忍不住了:“敢问大人,这位大夫可有把握救得了我们家夫人?”

泽洋吹了吹茶碗里漂浮的茶叶,头也不抬的道:“若是你家大人有更好的法子,也不会求到我们府上,救不救得了,就看你们自己的命数了。”

大娘一噎,好像有几分道理,她不敢再多言,只东西南北的四方拜着,盼神灵保佑,保佑里面能顺顺利利生出来,实在不行,孩子能活就成。

顺利是不可能了,端木栩清已经开始将产妇的肚子一层一层划开。

她小心翼翼,尽量让伤口美观一些,毕竟将来可能是还要伺候王爷的女人,肚子上一道蜈蚣疤,有点煞风景。

好不容易孩子出来了,却是脸色青紫,不哭不闹。

好嘛,一人分饰多角的端木栩清又开始充当新生儿科医生,终于,小猫儿一样的哭声响起,她松了一口气,活了。

声音虽小,可一直关注着屋内动静的大娘却是大喜:“生了?生了!生了生了生了……”说着就要往里冲。

“站住,不许进来!”栩清大声呵斥道。

刚刚急着救孩子,这会儿还满手是血给产妇处理伤口,哪里能让外人进来?

她话音刚落下,一柄长剑在大娘眼前飞过,稳稳插在门框上:“大夫说了,不准进。”

泽洋依旧淡定的喝茶,淡定的道。

大娘却是吓得一个腿软差点跌到地上,这剑要是再偏一点,就刺她身上了:“不敢,不敢,不进去就是,不进去就是。”

身后两个丫鬟也吓得不轻,偷偷看了泽洋一眼:这靖王府的人,各个凶神恶煞,惹不起。

等啊等,终于‘吱呀’一声,门开了。

见到大夫,大娘却是不敢上前,先弱弱的看了泽洋一眼。

泽洋起身:“人可救回来了?”

一路颠簸又跟死神抢两个人,栩清有点儿累,点了点头:“是个小公子,母子平安。”

大娘喜出望外,谢天谢地。

“好!”泽洋上前拔出长剑收入剑鞘:“我们走!”

这就走了?栩清看看一脸期盼的大娘,再回头看了看血腥味还未散去的产房:“好!”

然后跟着泽洋出了小院子,心想,难道她猜错了?这个女人不受宠?是靖王爷酒后乱那个啥,不小心有了孩子……啧啧,这皇家就跟后世的豪门娱乐圈一样,瓜多,水深呐!

不管怎么样,今日又救了他的女人和儿子,王爷总得再给自己记上一功吧?

端木栩清将事情想得太复杂,殊不知她刚走,一个身着三品官服的中年男人匆匆赶来小院:“翠婶子,瑛娘可好?我儿可好……”

泽洋将端木栩清带回王府别院:“清公子,今日天色已晚,就在别院住下,明日再回城,你若是想采买什么,可吩咐侯府的人去替你办。”

王爷随手收了个小仆,却是个医术高明的大夫,有本事的人,走到哪里都是值得尊敬的。

所以对于端木栩清身份和地位,泽洋几个已经不把他当是最低等的小仆了。

“嗯,好!”端木栩清应下,这么晚,回城也来不及再策划什么,今日暂且住下吧。

别说,这靖王爷可真会享受生活,别院的位置选得极好。

七八月份的天气,是最热的,在侯府这几天她已是贵宾级待遇,可房里即使放着冰块依旧热得难受。

到了这里,抬头月朗星稀,屋后蛙鸣鸟语,风吹树枝沙沙,心静,也凉爽,端木栩清躺下后没多久便睡着了。

隔壁小院连夜送来了厚礼,吴子舟说要求见王爷,当面致谢。

泽洋正打算将人打发走,靖王一行人回来了。

吴子舟赶紧上前行礼:“下官礼部侍郎吴子舟,见过王爷,王爷的救命之恩,子舟感激不尽,将来王爷若是有用得上我的地方,尽管开口,子舟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靖王心下疑惑,但面不改色:“起来吧!”然后看向泽洋。

泽洋道:“吴侍郎的外室生产,很是凶险,稳婆断定没救了,吴侍郎求到府上,尹先生便让卑职去请清公子过来,现已母子均安。”

尹楚珂善于做长远考虑,吴侍郎求到王府来的时候,他就飞快分析出了利与弊,然后让泽洋去找端木栩清了。

一个小小的礼部侍郎,完全不值得王府出手相助。

但他的岳父是吏部尚书孟之策,孟之策是二皇子承王的人。

靖王刚回京,就被承王试探暗害过两次,所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吴子舟是被孟之策榜下捉婿的,能娶高门贵女为妻没有什么不好,可偏偏孟家女儿不能生,还不准吴子舟纳妾。

随着年龄,阅历,见闻和官职的增长,吴子舟有了反骨,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再怎么也不能让吴家在他这里断了香火不是?

所以就偷偷买了个院子,养了个外室,也算他运气好,买的这个小院子刚好在靖王别院的旁边。

岳家势力大,有好处也有坏处,好处是能平步青云,坏处就是小妾给他生孩子命悬一线了,他都没法一直在这儿守着。

听稳婆说人不成了的同时,随从又催他赶紧回去,说夫人找得急。

吴子舟只得匆匆向靖王府求救,然后再匆匆赶回家去哄娘子。

尹楚珂心想,帮吴子舟救了人,可以让他心存感激,还能加重吴子舟与孟尚书家的矛盾,说不定以后还能让他替王爷办事,一举两得。

便让泽洋去找端木栩清,要是能把人救回来,自然是最好的,救不回来,也只是白跑一趟而已。

端木栩清没有令人失望,果然,经他手一转,大的小的都活下来了。

靖王也没有想到,当初大街上随意捡的一个小仆,还有这么多的作用。

听泽洋禀报完事情的来龙去脉,龙靖修问:“楚柯何在?”

“尹先生回城去了。”

靖王点点头:“端木栩清呢?”

“属下已安排清公子在别院歇下……”

话音刚落,靖王捂着胸口咳嗽了两声。

铭扬赶紧道:“主子刚刚与人打斗,可能是牵动了旧伤,快去把清公子喊来。”


第16章

靖王还没来得及说‘无碍’,泽洋人已经冲了出去。

端木栩清在睡梦中被喊了起来给人看病,好在以前值夜班习惯了,起床气早就被磨平。

见到靖王她心下一喜,然后马上进入工作状态。

把脉之后道:“王爷胸口有旧伤,还没有完全好,今日又运气打斗,自然是会有些不舒服的,我一会儿开几幅内调的药,好好养养,无大碍。”

对于端木栩清的医术,王府的人是很信服的了,她说无大碍,铭扬等人便放心了。

泽洋问:“王爷,那可要吩咐下去,今日就在别院安置?”

“不了,回城!”靖王一边起身一边说。

栩清心中微微惊讶,你女人才给你生了个好大儿,你不去看看?

但也只是想想而已,皇权至上的社会,她还没胆大到调侃一国王爷的地步。

正事要紧,跟了上去:“王爷要回城,可否带我一起?”

已经醒了,再要睡着也难,不如早点回去,早做打算,想个法子明日夜里去见见父亲。

靖王回城没有骑马,端木栩清有幸蹭了一回王爷的豪华马车,平稳舒适不说,这里面的装修也是处处精致。

靖王闭目养神,但栩清知道他没睡,气氛挺尴尬的,所以她找了点话题来聊。

“王爷,栩清的医治方法有些特别,还请你叮嘱那位夫人和她的丫鬟婆子,不要外传。”

这话本来刚刚就该说的,她一时忘了。

“好!”靖王应下。

栩清又说:“孩子在产道里卡了太久,可能对他的智力有影响,需要做一些康复训练……”

这个孩子,应该是王爷的长子吧?现代医院里有很多针对新生儿脑缺氧的康复训练,她觉得可以跟王爷提一提。

端木栩清说的东西太复杂,靖王不感兴趣,睁眼:“端木院判不仅让你学医,还让你学如何给妇人接生?”

冷不伶仃被打断,栩清一下子都不知道自己说哪儿了,她是不是好像懂得太多了?

谦虚的笑笑:“医学本就是相通的,救人,治病,方式不同,但原理都差不多。”

武学,兵法博大精深,想必医学也是同样道理,天资愚钝的人只能教什么学什么,天赋极高的聪慧之人,便能举一反三。

如是想着,靖王点了点头,问:“侯爷和世子的病情可是无碍了?”

“嗯,再吃三五天的药,就可以靠食补了。”

舅父和大表兄能无恙,眼前小少年功不可没,当然,更是要谢端木院判那日将人送予他。

“可有什么心愿?”靖王问。

心愿?当然有有有:“我可以去牢里见见我父亲和兄长们吗?”

若是有了王爷的首肯,那她就不用乔装打扮偷偷摸摸去了。

“让铭扬替你安排!”靖王说完,重新闭上了眼睛,休息。

“谢王爷,您可真是大好人。”端木栩清满脸欣喜,满心诚意的说道。

费这么多心思给他医舅舅,救儿子,总算是没白忙活,嗯,这个古代王爷真的真的很好:和蔼可亲,知恩图报,体恤民意,顺应民心……

端木栩清回到侯府,又等了两天,等来了靖王。

侯爷已经大好,能到园子里散步活动了:“誉恒可是来要把人接回去的?”秦良震笑着问道。

“舅舅和表兄已经痊愈了。”靖王说。

“哈哈哈,誉恒这是怕我把人扣下,不还你了吧?”秦良震笑,然后接着问:“听说两日前,小清公子还去给人接生?”

“恰好是礼部侍郎吴子舟的外室。”

秦良震捋着胡须点点头:“这些年孟尚书借着职位之便,敛了不少财,要是他们内讧,让吴子舟帮着找些实证,借机断承王一条手臂,也是好事。”

“若真是这样,也算是意外之喜。”

“京城都说端木家的老三是个唯唯诺诺见不得人的草包,我看呐,这端木栩清才是端木家的底牌,你小子也是运气好,得了这么一位人才,跟他父亲比起来,这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啊!对了,这端木家的事情,可有眉目了……”

端木栩清当日就跟着回靖王府了,安排的院子也不再是之前的偏远小院,而是离主院较近,环境较好的清风苑。

栩清觉得,这名字挺适合她,不知道的,还以为是王府特意替她准备的呢。

入夜,铭扬来找她了:“清公子,准备一下,王爷吩咐我带你去牢里探望端木大人。”

终于有机会光明正大的去见父兄了,栩清压下心中激动,重重的点头:“好,还请铭扬护卫稍等。”

“你可同泽洋他们一样,唤我铭扬就好。”

这带什么‘大人’啊,‘护卫’啊的称呼实在麻烦,人家愿意放下架子相交,栩清自然是愿意的。

对着铭扬微微一笑:“好!”

铭扬恍惚一下,总觉得这个笑有点……他形容不出来的味道。

想不明白的小事,就不用想了,铭扬甩了甩头,等着端木栩清出来。

当看到他扛着一个巨大包袱出来的时候,铭扬哭笑不得:“你拿这么多什么东西?”

一边说着,一边上前替她接过。

把自己腰都快压断的包袱,人家毫不费力就提了起来,人比人,没得比呐!

“我全家人都在牢里,牢中条件艰苦,难得有机会探望,就多带了些吃穿用度。”

在靖王答应让她去探望家人后,栩清就开始准备上了,药品,食物,还有衣服。

瞧着这包袱,确实大的有点过分,栩清有点不太好意思的问:“会不会不符合规矩,不让进去啊?”

“那倒不会,走吧!”铭扬说。

有了铭扬陪同,靖王府的腰牌一亮,这次栩清很容易的就进了牢房。

只是她的大包袱,还是引起了牢头的注意:“上头有令,带进牢里的东西,都得检查。”

拿着鸡毛还想当令箭?

铭扬丝毫不给面子:“靖王府送来的东西,出了问题,我们自己负责。”

得了,搬出王爷来,牢头想捞点好处的算盘落空了。

畅通无阻,栩清很快见到了家人们:“父亲,母亲,大哥,二哥……”


第17章

或许是原主的情绪影响了她,话音落下的同时,端木栩清的眼泪也跟着滚落下来。

短短几日不见,父亲头发几乎全部白,兄长胡茬凌乱仿佛老了十多岁,一项将自己打理得精致整洁的母亲,此刻也是蓬头垢面,年幼的弟弟看着她,想哭又不敢哭的可怜模样。

端木栩清心酸心塞心里堵得慌,暗责自己为什么没有早点来。

“清儿,你怎么来了?”母亲徐念慈难掩激动,却又担忧的问道。

感受到腮边的湿意,端木栩清不着痕迹的抬袖抹了一把,她现在是个男人,削骨剜心也是不能轻易落泪的,要不然会显得很女气。

调整好情绪,开口:“爹,娘,是王爷安排我来探望你们的,这是王爷身边的贴身侍卫,铭扬大哥。”

端木善澄隔着栅栏抱拳:“多谢侍卫大人照顾三弟。”

铭扬轻点头算是回应,然后看向端木栩清:“长话短说,我去那边等你。”

端木栩清一脸感激的对他点点头。

待铭扬走远,端木栩清隔着栅栏握住母亲的手:“爹,国师说,皇上这个月过寿,不宜动怒审问臣子,大家暂时不会有事,王爷说了,只要我们是冤枉的,他会保我们性命……”

这几日没有人来提审,也没有用刑,端木家的人正惶恐不安,怕哪一日直接就押上断头台了。

没想到,居然是有人暗中替他们周旋。

端木鸿瀚小声并严肃的问道:“靖王可是已经知晓了你的身份?”

问出这句话,他只觉得心在滴血。

端木家的罪名是谋害皇嗣,皇嗣是靖王的亲弟弟,他却能说只要端木家是冤枉,就保他们性命。

端木鸿瀚不认为多年前那点微不足道的小事能让堂堂战神王爷出面替端木家洗刷冤屈。

唯一的可能就是,靖王已经知道了清儿的女儿身,并且已经……

他能想到的,端木善澄和端木荣澈也想到了,一家人活命的希望,居然是妹妹用身子,用一辈子去交换的,两人握拳的手心,已经被指甲刺破。

家人们脸上没有她预计的喜悦,反而脸色很不好,栩清以为他们只是怕她暴露了身份,赶紧说道:“没有,从小哥哥们就教我装男儿,我一直装得很好,王爷不知我是……总之,王爷人很好,很仗义。”

她不知怎么解释自己突然医术了得,短短几天,帮靖王救了好几位对他来说很重要的人,所以一切先归功于靖王是个好人吧!

“果真如此?”徐念慈一脸惊喜。

栩清点点头:“嗯,真的。”

七姨娘扶着徐念慈的手:“小姐,您和老爷平日里行善,老天有眼啊。”

见一家人开心,栩清也跟着笑了,但时间有限,现在还不是叙旧的时候。

栩清打开带来的大包袱,将里面的东西一样一样塞进牢里:“爹,娘,这些吃的用的还有药,你们收好。”

“清儿,你哪里来的银钱?”端木荣澈问道,王爷总不可能还给清儿银钱采买吧?

栩清抬头,对着二哥不好意思的笑笑:“以前你们给我的金银和珠宝,我都埋在院子里……”

端木鸿瀚看着这个最令他费神的‘儿子’,心中既欣慰,又担忧,同时还很庆幸,在端木家最危险的时候,他的清儿一夜之间长大了。

将东西都递进牢里去,栩清又跟父亲和哥哥们细细分析这次栽赃的线索。

直到铭扬过来提醒:“清公子,时间差不多了。”

“好!”端木栩清应他,然后对牢里道:“父亲哥哥们放心,这些有用的线索,我会找机会告诉王爷的。”

端木鸿瀚点头,然后对铭扬抱拳:“靖王大恩,端木家铭记于心。”

“若是将来有机会再见王爷,你们可亲自谢过王爷。”

语气淡淡的一句话,却是让端木栩清小小的激动了一下,是她想的那样吗?端木家定会无恙?

出了大牢,她实在没忍住,问:“铭扬大哥,王爷是不是已经猜到,我父亲是冤枉的?”

具这几日的了解,栩清知道了,靖王身边的四大护卫:铭扬,林杨,泽洋,焰阳,其中铭扬是老大,所以称一声铭扬大哥也不为过。

“王爷的事情,我们做下属的不敢轻易猜测。”

栩清弯了弯唇角,心想靖王爷的属下们,嘴可真严啊。

不过没关系,等见了靖王,她自己试探着问问就是,刚刚父亲还给她分析了几个重要线索,也得说跟王爷说说。

只是王爷这么忙,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见得到他。

今天回去之后,就到他回主院的必经之路上等着,总能遇上吧?

靖王难得今日有空,便进宫探望母亲贤妃。

贤妃闺名秦玉婵,是护国候秦良震嫡亲的妹妹,育有两子,三皇子龙靖修和九皇子龙奕辰。

九皇子龙奕辰年十三,在国子监求学,要见他不难。

但三皇子被皇帝安排了差事,封了王,一出征就是几年,母子两能见上一面很难,更何况儿子还说今日要留在宫中陪她用晚膳,贤妃心中十分欢喜。

可即使是发自内心的笑容,也难掩她脸上的病容。

“母妃近日可是身体不适?”龙靖修俊眉紧蹙的问道。

上一次见面是在父皇为他办庆功宴那日,到现在不过几天功夫,母妃看起来又清瘦了不少。

贤妃笑笑:“哪儿有的事?只是近日天气炎热,胃口有些不好罢了。”

这话明显不是真话,龙靖修看向母亲身边最得力的亲信:“红嬷嬷?”

红嬷嬷名叫红袖,是秦家的家生子,从懂事起就一直跟着秦玉婵。

本就心疼主子,担心主子的身体,现在小主子问起,赶紧如实汇报:“王爷有所不知,娘娘这牙疼的毛病现在发作得越来越勤了,一痛起来那是吃不下也睡不着。娘娘生九殿下的时候伤了身子,本就体弱,还这样整日整夜的熬着,哪里吃得消啊……”

“红袖!”贤妃打断她:“哪里就有那么严重了?你这是故意要让誉恒担忧么?”



第18章

“我……”红嬷嬷不知如何回答了,她是真的担忧主子的身体,但也知道靖王殿下公务繁忙,差事多。

贤妃赶紧转移话题:“靖修,你舅舅和峰儿的伤势可都复原了?”

贤妃身在深宫,只知道兄长和侄儿受了重伤,命悬一线。

为了避免母妃担忧,那几日是何等的凶险,龙靖修也没有和她细说。

加之端木栩清的请求,靖王并没有对外告知给护国候解毒之人是端木院判府的三公子。

“已经好了许多,过几日舅舅便会进宫来。”

“好,好,那就好啊!”

兄长重伤,贤妃一直担忧着,怎奈宫妃的身份让她无法出宫探望,现在听说已经大好,她是真心高兴。

既然兄长身体已经无碍,那么:“靖修,若不是边关四年,你早该婚娶了,前日你舅母进宫来,和我提起你跟淼儿的亲事,你看,是不是趁着你舅舅进宫,你一道去同你父皇说说?”

靖王抬眸,对上母妃充满笑意的双眼,片刻后道:“母妃,儿臣还未想过娶妻之事。”

这话令贤妃愣了一下,然后笑了:“我儿这是说的什么傻话?就是寻常百姓家的男儿,也没有到了二十还不娶妻的道理。”

“是啊,三殿下,民间寻常男子,二十还没有娶妻,要么就是家中穷得揭不开锅,要么就是身体有隐疾,您看四殿下,比您还小上一岁,长女都已经两岁了。”红嬷嬷帮腔笑着说道。

见儿子依旧皱着眉头,贤妃继续低声道:“你父皇正当盛年,还未立太子,但他很看重子嗣,你的兄长弟弟都相继有了血脉延续,唯有你……”

其实贤妃并不愿儿子为了那个位置去挣得头破血流,她更希望自己的孩子一生平安喜乐,自由无拘束。

可现在的形势,并不是誉恒不挣,其他兄弟就会放过他。

作为皇家的适龄皇子,唯有废人,死人,才会与那个位置彻底无缘。

为了秦家,为了小九,誉恒必须要有足够强大的能力和势力去与其他几位皇子抗衡。

这个道理,龙靖修自己也明白。

他年少时跟随舅父去边关,就是想表明自己的立场,宁愿为将不去挣王。

可即使这样,他那些哥哥弟弟们行使阴谋诡计的时候,依旧次次不会落下他。

龙靖修最终应下了母妃的请求,不就是娶妻纳妾吗?娶谁纳谁都好像并无区别,母妃和舅舅高兴就好,能给他生下血脉继承就好。

很快到了用膳的时候,满满一桌子菜,都是龙靖修年幼时爱吃的。

贤妃只一个劲的往儿子碗里夹菜,自己却是极少动筷。

“母妃,儿臣寻得一位医术很高的民间大夫,明日带进宫来,替您诊治牙病。”龙靖修道。

几年的边关生活,龙靖修对吃食的要求已经不高了,能填饱肚子就行。

宫中饭菜精致,又都是母妃按照记忆中他幼时喜欢的菜式准备,所以他吃得有些多。

反观母妃的食量,着实令人担忧。

贤妃笑着说:“母妃只是还不饿,没有胃口而已,看着我儿吃得可口,母妃心里也舒坦。再说了,你父皇听闻我牙疾犯了,因着我儿的功劳,已经派了帝后御用的太医过来替我诊治,又哪里还用得着请民间大夫呢!”

靖王看向红嬷嬷:“御医怎么说?”

“御医是昨儿来的,诊治后说娘娘这是忧思过度,火气过旺导致的牙龈肿痛,开过药用过三回了。”

靖王点头:“可有效果?”

贤妃忙道:“自然是有效的,我今日的精神较昨日相比已经好了许多。”

靖王再次看向红嬷嬷,红嬷嬷只得点头:“是要好上一些了。”

心中却是叹了一口气:好一些了,也只是因为今日三殿下在这里,娘娘心中欢喜,强打着精神罢了。

龙靖修便没有再多说,用过晚膳告别母妃,准备出宫去。

红嬷嬷送他出贤灵宫,靖王细细问了母妃的病症,暗暗记在心里。

最后,红嬷嬷道:“殿下,有句话老奴讲出来有些越距,不知当讲不当讲。”

“嬷嬷请讲。”靖王道。

“前日侯夫人来拜见娘娘时……”

无论是护国候府还是贤妃,都希望秦淼能做靖王正妻,但这个他们说了都不算,还得靖王自己去向皇帝争取,胜算更大一下。

只是皇帝不这么想,他心目中已经给三儿子物色好了正妃人选,至于秦家的女儿,说实话,他连侧妃的位置都不想给。

他想将秦家的女儿指给老二或者是老四,这样一来,各家都是亲戚,盘根错节,就不存在结党结派的可能性。

对此靖王也不是很在意,一边是外祖家的希望,一边是父皇的旨意,不管顺着谁,总有一方不满意,对他而言只需要执行最后的结果就是。

现在他有更重要的事要做,父皇允许他到兵部走动,趁此机会他要多了解一些兵部的运作,以便将来战事再起之时,他远在边境也能分析出京城兵部的部署,动向以及局势。

这可就苦了一直等待着靖王爷有空的端木栩清了。

盛夏的晌午,太阳晒得地面冒烟,她也在路边的亭子里等着。

王府有两个管家,一位是智慧能力手段并存的萧青山,人称萧伯萧总管,即使龙靖修不在京城,他也将王府打理得井然有序。

另一个,就是从小在宫里伺候三皇子的小松子,因为忠心,所以靖王出来立府的时候,把他也给带了出来。

这么热的天儿,府里的小厮丫鬟都找地儿躲凉去了,这个端木栩清在这儿不热吗?他是不是傻啊?

“喂,端木家老三,要不要给你弄个铺盖卷,你在这亭子里住下好了?”

已经等了两天了,都没能见到靖王,问府里的人,嘴巴都紧得很,打听不到靖王的行踪。

端木栩清本就心烦,这个据说以前是小太监的小松子还来瞎晃悠。

她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好啊!那我可谢谢你哦!”

小松子乐了:“你这人可真有趣儿,又傻!究竟什么事要找我们家王爷啊?给我说说,我帮你转告吧!”

栩清看着不远处晒得蔫哒哒的花朵:“说了你也不懂,还是我自己直接,当面说给王爷听比较好。”

“嘿,你还小瞧我,告诉你我可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