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爱书屋 > 武侠仙侠 > 济世,未必只有站在光下李夏姚景瑜完整版在线阅读

济世,未必只有站在光下李夏姚景瑜完整版在线阅读

落第散人 著

武侠仙侠连载

我穿越了?还穿越在【全国青年编剧大赛】的创作综艺节目录制现场?再看一眼题目【济世】,我灵机一动,心里有了主意。当其他人在写抗震救灾,医疗教育的时候,我写了《我不是药神》。当大家看到卖印度神油,不由得嗤之以鼻,可是却在最后,发出来震耳欲聋的沉默。我想,我的目的达到了,毕竟济世也可以是一个人的大爱。

主角:李夏姚景瑜   更新:2024-04-11 10:1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李夏姚景瑜的武侠仙侠小说《济世,未必只有站在光下李夏姚景瑜完整版在线阅读》,由网络作家“落第散人”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我穿越了?还穿越在【全国青年编剧大赛】的创作综艺节目录制现场?再看一眼题目【济世】,我灵机一动,心里有了主意。当其他人在写抗震救灾,医疗教育的时候,我写了《我不是药神》。当大家看到卖印度神油,不由得嗤之以鼻,可是却在最后,发出来震耳欲聋的沉默。我想,我的目的达到了,毕竟济世也可以是一个人的大爱。

《济世,未必只有站在光下李夏姚景瑜完整版在线阅读》精彩片段

第14章

“我好像代入到刘思慧这个角色里了,莫名觉得好爽啊!”

“领头上司天天压榨我,没想到有朝一日我能看见你跳脱衣舞!”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莫欺中年穷!”

“噗…好像也没错,他们孩子都能打酱油了。”

“但是为什么我竟然感觉,脱衣舞娘有些可怜是怎么回事?”

“孩子患病,没钱救治,自己没有什么本事,只有靠在酒吧表演脱衣舞的收入才能买药,当然可怜了啊,有的选的话,谁愿意当个脱衣舞娘?天天听人说闲话有意思?”

“你要是能代入到角色自身的困境里,你会发现所有人都挺可怜。(除了虾头男。)”

“呜呜呜,为什么我看到最后那一幕,不自觉的眼红了。”

“脱衣舞娘在酒吧里看自己老板跳脱衣舞,唉…这么一看,程勇还挺护短啊。”

“赚了钱没亏待下属,遇到刁难的还帮忙维护,努力给父亲治病,照顾儿子,还真是啊。”

“这虾头男好像也没那么可恶?”

“甚至…我竟然觉得他作为一个上司,还不错?”

“至少比我们公司的%¥@*(某个S开头形容词)领导强多了。”

“啊,家人们,一说自己的领导真是不知从何吐槽…”

评委席,兰小龙看到这里,紧紧的皱起眉头,他用指节敲了敲桌面,“胡闹!”

“这个作者在写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赚到钱后,主角救了父亲,写到这里结束就刚刚好,为什么还要写公司团建?有什么意义么?

“而且还浓墨重彩的描写这个脱衣舞,俗!太俗了!

“我们要清楚,这种全国直播的编剧大赛,不仅仅是为了娱乐大众,同时还包含一定的教育意义!你这样写,又是酒吧,又是砸钱,又是脱衣舞,是在给广大群众传递不良价值观!

“若是有一些心智不健全的孩子看到这一幕,会不会导致他们的价值观扭曲?会不会有样学样?让他们误以为这个社会有钱就是一切,什么问题都能通过钱来解决,这种拜金思想要不得!”

兰小龙越说越气,吹胡子瞪眼的批判着李夏的作品。

随着他的批评,直播间的弹幕逐渐开始了两极分化。

一方面是认为兰小龙批评的有道理。

“在这种全国直播的比赛上,为什么非要出现这样的情节?必须要出现么?不出现剧情就无法推进了么?”

“没错,我们从头捋一遍他的剧情就知道,最后出现的这段剧情完全是没有必要的,父亲痊愈后,哪怕你非要写,你可以写家庭啊,为什么非要写这个?”

“兰老师说的一点很有道理,你自己平时的剧本爱怎么写就怎么写,没人管你。但是在这种直播大赛的节目上,是带有一定寓教于乐的性质,你不能由着自己性子胡来!”

另一方面则是反驳,认为兰小龙的批评就是无稽之谈。

“寓教于乐我可以理解,但是看一段脱衣舞就三观不正了?我呸!”

“孩子小不懂事,大人呢?也不懂事?大人不会教育?大人哑巴了?”

“把孩子没教育好的锅推到了社会上,殊不知是自己的无能狂怒罢了。”

“还有,难道你们的孩子就这么脆弱?见不得任何社会的阴暗面?那你们能保证自己的孩子永远不会接触到社会的负能量么?你们教育孩子根本不需要反面教材么?”

“若是教育那么容易,国家还设立那么多监督机构,司法机构干嘛,都看电视得了!”

两拨人吵的不可开交。

……

央视广播大楼附近。

一辆迈巴赫驶过CBD区域,后排车座的一个男人下意识的往窗外看了一眼。

广场上整整齐齐的坐着上百名戴着口罩的人,还拉起了横幅。

“小刘,停一下车,看看那边怎么回事。”

他是当地著名的企业家,同时也是一名代表。

遇到这种社会事情,他有责任去询问一下。

广场上,小兰正在和过来赶他们走的保安沟通。

“你们全都坐在这里,像什么样子啊,多瘆人啊,赶紧走赶紧走,别让我难做好吧。”

小兰有些害怕和别人交流,但她是组织者,只能硬着头皮走上去,“这位大哥,我们在这里不吵不闹,只是坐着,又没有违反规矩,为什么要赶我们?”

保安翻了个白眼,“你这话说的自己信么?你们这么搞谁敢来这个广场?”

“大哥,你就通融通融吧,我们就坐一会,什么都不会做的。”

“不行,赶紧的,立刻马上,全都离开!”

就在小兰不知所措的时候,一名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走了过来。

“这里发生了什么?”

中年男人的态度很温和,但是却带着一种不容反驳的语气。

保安的反应最快,他好像天生对领导人物说的话非常敏感,“是这样的,他们这群人坐在这里有一会了,虽然就只是坐着,但这场面谁看了都感觉有问题呀,我才过来让他们快点离开。”

中年男人转头看向小兰,示意她开口解释。

小兰捏了捏衣角,怯懦的说道,“我们,我们就是在这坐着而已…”

中年男人显然不会信这种话,他目光紧盯着小兰的眼睛。

小兰的社会经验不足,哪经历过这种场面,顿时感觉自己的所有心思都被人看穿了。

她紧张之下被迫说出了实话,“我们其实都是慢粒白血病患者,这两天看到全国青年编剧大赛有选手写的剧本提到了我们的困境,就想着借着这波热度,让社会上更多的人关注到我们,能够帮帮我们…”

中年男人扫视了一眼其他人,他们都戴着口罩,不少人面色蜡黄,衣服又旧又脏。

他想了想,从怀里拿出一张名片,递给小兰。

“这样吧,你说的这件事我回去会调查一下,但是现在你们需要离开,不要再组织这种事情了,有困难你打我的电话。”

小兰下意识接过名片,“可是,我们真的需要社会的帮助…”

“听话,你们这样做无法解决任何问题,我既然说了会回去调查,就肯定能给你们一个满意的答复。”

中年男人用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

小兰抿着嘴,站着不动。

“听话,让他们都散了。”

小兰不情愿的扭过头,招呼着众人,“都散了吧…”

众人四四两两的离开广场。

保安第一个松了口气。

中年男人也不多说,冲着小兰点了点头,上车离开了。

小兰站在广场中央,手里攥着那张名片,上面写着男人的身份,郭子衡,盛天集团董事长。


第15章

酒吧狂欢后,几人打车离开。

彭浩扶着老刘,吕受益坐上出租车。

程勇送走三人,又招呼了一辆出租。

他拉开后座车门,“思慧,我送你。”

刘思慧站在一边,“不用了,勇哥,没两步一走就到了。”

程勇装作喝醉的样子,“上车吧,我送你回家。”

“真不用了。”

程勇挥了挥手,“走吧…走啊。”

刘思慧脸上的笑容慢慢消失,她哪还不懂勇哥的心思,只是她无法拒绝。

……

弹幕上,看到这一幕的网友都气疯了。

“虾头男!亏我之前还觉得他不错!”

“垃圾!垃圾!”

“刘思慧要靠着勇哥才能有药吃,她如果拒绝,一旦得罪了勇哥,就没药吃了!这厮是在挟恩图报啊!太可恶了!”

“就是啊,这不是逼着人家卖身么!”

“原来之前帮她怼经理,就是图一个自己爽!”

“她刚刚获得的那一丝尊严,这下又被踩得稀碎。”

……

刘思慧家里,程勇坐在卧室,对着镜子捋了捋自己凌乱的头发。

刘思慧推门进来,手里端着一杯水,勉强露出笑意,“勇哥,你先歇会儿啊,我去洗个澡。”

她送完水就出去了。

程勇有些忐忑的端着水杯,喝了一口,没想到水太热,一下烫到了嘴。

但他也不在意,一想到即将到来的美好夜晚,激动的在床上扭了几下,开始脱衣服,解皮带。

就在他脱得只剩下背心内裤的时候,门又开了。

是刘思慧的女儿,额头贴着药,站在门外,冷冷的看着他。

小孩的眼神很纯粹,她年纪虽然小,但耳濡目染之下,已经明白了很多事。

程勇见过太多复杂的眼神,可往往纯真最能直射人心,让他一腔欲火瞬间熄灭。

他的脑海里浮现出数个想法,“这个孩子是不是见过很多次这种似曾相识的一幕?她在家里见过几位陌生的‘叔叔’?对于母亲的选择,她的内心是否有些许不满?”

不管怎么样,也许是程勇内心的道德感作祟,也许是他希望维持着自己最后一点君子人设,他不想以后在这个女孩面前抬不起头。

片刻后,刘思慧洗完,换上丝质吊带睡裙,推开了卧房门。

程勇穿着外套坐在床上。

刘思慧面无表情,主动上前给程勇脱衣服。

“你一个人照顾孩子啊?”

“有时候我妈也来。”

“她爸呢?”

“知道孩子有病,跑了。”

刘思慧拽了几下程勇的衣服,没脱掉。

“勇哥,抓紧时间吧,要不一会孩子又醒了。”

刘思慧又加大力气去扒他衣服。

程勇挣扎了一下,推开了她,没让她扒掉。

刘思慧以为是他放不开,冷着脸说道,“楼下有个宾馆,咱俩开个房去。”

“不是这个意思,你听我说。”

刘思慧不理不睬,从衣柜里拿出衣服。

“我真不是这个意思,你听我说。”

最后程勇有些生气,加重了语气,“你听我说!”

刘思慧呆呆的站在原地,没有动作。

“要不然还是算了吧。”

程勇拿起自己的夹克,套在身上,离开了屋子。

“勇哥。”

刘思慧赶忙去追。

程勇已经站在楼道里了,“嘘,小点声,别吵到孩子。赶紧休息,我走了。”说完带上了门。

看着紧闭的铁门,刘思慧的脸上不自觉的露出一抹笑意。

……

弹幕上。

“我四十米的长刀已经收不回来了怎么办?”

“没事,先捅死他,如果真是友军就厚葬。”

“这厮简直恨的我牙痒痒啊,我差点以为他就要睡了刘思慧,他要真睡了可太畜生了啊。”

“就是说啊,还好最后看到了她的女儿,让他的大头管住了小头。”

“唉,刘思慧真是太可怜了,她想要的无非是女儿健康,自己有尊严的活着,为什么我觉得如此平平无奇的两点要求,对于她来说竟然是奢望?”

“未经他人苦,莫劝他人善,我竟然有些理解这句话了。我们现在的日子过的这么好,根本难以想象刘思慧那样的人,每天都要经历什么。”

“女儿患病没钱医治,负心渣男怕承担责任跑路,她一个人又要赚钱,又要担心周围的虎狼环伺,好心酸啊。”

评委席上,兰小龙再次炮轰李夏的这个剧本。

“三观不正!三观不正!

“他写的这是些什么东西?社会上的潜规则都敢放到明面上说么?那些床上的腌臜事怎么能出现在这种殿堂级的比赛舞台上!

“而且我一再强调,咱们的这次主题是济世,济世!这位选手的剧本已经严重偏离了我们的主题!

“酒吧争风吃醋,潜规则女下属,这都是些什么东西!”

张国利和周凯伦听到这些话,不自觉的思索了起来。

刘何平则完全没受到兰小龙的影响,他反而有些激动的轻拍了一下桌子。

内心自言自语道,“好!有了这段剧情,程勇这个角色算是彻底活了。他从缺钱到暴富的时间非常短,正常人的心理是一定会膨胀的。酒吧用钱砸人的事件就是他心理膨胀的证明。随后他又想顺势睡了女下属,同样是心理膨胀。

但是妙就妙在这个地方,他看到了刘思慧的女儿,这一瞬间的对视,浇灭了他心里的火,他的良知又回来了!这绝对是在为后面剧情的反转做的人设铺垫!”

刘何平越想越兴奋,“也许只要一个契机,程勇这个角色就会瞬间改变…到底会是什么呢?”

某辩论论坛上。

“兄弟们,又有新的题目了!”

“啊?三级小号竟然这么高产?”

“快说说,这次是啥题目?”

“【挟恩图报的行为是否应该鼓励?】”

“哦吼,这个有意思啊。”

“这肯定不能鼓励啊,我先说,我占反方,挟恩图报不应该鼓励。大家都知道,做好事不留名是我们的一贯传统美德,我们帮助别人是出于自身热心友爱的品格,而不是唯利是图!”

“没错,从小的教育就告诉我们,要做一个品格高尚的人,我帮助别人是因为他需要帮助,而不是我要你报答。同时,如果别人帮助我,我当然要滴水之恩涌泉相报!”

“你对我有恩,我肯定会报答,但是你逼我报答你,这怎么想怎么怪啊?谁心里能舒服?”

“兄弟们,冷静一下,我来说说正方吧。我看大家对挟恩图报这个词有些愤慨,不如我换个类似的辩题。是否要用金钱奖励好人好事?”

“我先表述我的观点,我认为应该用金钱奖励好人好事。大家应该知道,社会上对于见义勇为的行为,是有高额的金钱奖励的。我个人非常赞成这个制度,因为这不光不会让好人心寒,同时也能鼓励更多的人,在面对他人遇难的时候,少一些犹豫,少一些观望。”

“不管他们是出于内心的正义,还是对事后金钱奖励的渴望,只要他当时伸出援手,帮助了遇困的人,这就是他应得的!”

“做好事,论迹不论心!”

“咱们说回挟恩图报,大家无非是对于‘挟’这个字眼不舒服,这就像是我见义勇为后,主动露面去要奖金,无可厚非的事情嘛。当然敲诈勒索不是,这个另算。”

“大佬说的有道理啊。”

“哎,这个辩题不会又是从那个什么大赛出来的吧?”

“没错!这也是李夏选手写的《我不是药神》里出现的剧情。”

“嚯,这编剧有点东西啊,我去看看去。”

“一个剧本能出现这么多辩题?我不信,我也去看看。”


第16章

警局里,曹斌拿着一瓶药来到领导办公室。

“局长,这事跟那个医药代表说的可不太一样。”

局长拿起药瓶端详着。

曹斌把自己调查的情报说了出来,“这个不是假药,这是真能治病的药,这种药,真的将近四万块,这个才五千。”

局长听完下属的报告,问道,“是不是走私来的?”

“是。”

“进没进医疗手册啊?”

“没有。”

“那还不是假药么。”

局长把手里的药瓶再次放到曹斌面前,这次谈话已盖棺定论。

……

“不是,这药明明有效,为啥算是假药啊?”

“因为它没过审。”

“可过没过审,都有疗效啊,吃了能治病啊?”

“但是它没过审。”

“它有用啊!它能救命啊!它能买得起啊!”

“可是它没过审。”

“……”

“没办法啊,规定就是规定,审核不过,就是假药,要不那个局长为啥非要查它?”

“我不理解…明明这个药可以救人命的,怎么就要查啊,那病人怎么办啊?”

……

王子神油店铺。

程勇和彭浩正在打闹,吕受益在一旁起哄。

原因是三人斗地主,吕受益是地主,可程勇马上就要跑掉的时候,竟然被黄毛一发王炸给拦截了!

这把程勇给气坏了,“你脑血管让黄毛全堵住了是吧!黄毛剪掉!”

彭浩赶紧往屋里跑,程勇拿着剪刀追了过去。

叮铃铃。

吕受益随手接起了电话,可听到的内容却不是什么好消息。

教堂里。

一对中年夫妇,面色不善的看着程勇几人。

“我妈妈现在就在医院里躺着,她要是真有什么事的话,我报警抓你!”

程勇不屑的撇了撇嘴,“你拿警察吓唬我啊?”

他掏出手机拍在桌面,“你报,你现在就报!”

中年男人不乐意了,站起来吼道,“你什么态度啊!”

“我什么态度啊?

“我卖的是救人药,不是害人药!

“你不信的话就报警把我点了,你看看到底谁害的谁。”

男人有些气愤的说,“问题我妈妈是吃你们的药出的问题。”

程勇立刻瞪眼反驳,“那谁知道她吃了什么别的乱七八糟东西啊?”

“哎你这人讲不讲道理啊!”

一旁的中年女人也激动了,指着程勇鼻子发泄情绪,“我妈妈现在就躺在医院里!你怎么说的话!”

“你怎么证明我卖的假药啊!说清楚!别人吃的怎么没事!”

场面瞬间控制不住,众人都在各执一词,企图用音量压过对方。

刘思慧在一旁看的着急,她使劲一摔椅子,“好了!都不要吵啦!”

众人被她突如其来的反应吓到,一时间都安静下来。

“大家都消消气把事情捋一捋,不是说你们讹人,我们的药确实没出过问题,你们再好好想一想,阿姨除了我们的药,还吃过别的药么?”

……

“完了,这是卖药吃死人了?”

“楼上的看书一目十行啊,不都说了他们卖的药没问题,肯定是这家人弄错了。”

“不管谁的原因,摊上这么个事都很糟心啊,要是假药吃死人的流言传出去,那主角这伙人不光赚不到钱,还会直接进去。”

“对啊…哎不对,不是说他写到结局了么,这架势看后面还有剧情啊?”

“咦?你不说我都忘了,兰老师分数都打完了啊。”

“是啊,那这选手现在写的是啥?后记?”

兰小龙此时坐在评委席,他就算再迟钝也反应过来了,李夏的剧本并没有结束!

李夏还在写,而且看这个剧情,后面应该还有不少故事。

可他分数都打完了啊。

兰小龙一声不吭,看着李夏奋笔疾书的样子,心思百转。

“就算他后面还有剧情,也不耽误我打过的分数,只要他写的不好,我就仍然有理由…没错,他这样的选手能写出什么好剧本。呵呵,我只要从中多找出一些毛病,那分数不还是我说了算?而且这样的青年作家,初次参加大赛,必定会因为经验不足而错误百出!”

念及此处,兰小龙再次稳住了心神,靠坐在椅子上,笑眯眯的看起了别人的剧本。

刘何平敏锐的察觉到了兰小龙的心思变化,他轻叹一口气,自己这位老朋友啊,本事是有的,就是有些时候太过刚愎自用了,只相信自己的那一套。而且关键是,他还倔。

算了,到时候再说吧。

天盛集团,董事长办公室。

郭子衡打开电脑,搜索着编剧大赛。

他隐约记得好像那个寸头小姑娘提了一嘴,因为某个选手的剧本里出现了病患群体,他们才希望蹭一下热度。

郭子衡浏览着十六名选手的剧本。

“我不是药神?好奇怪的名字。”

不过也只有这个剧本的名字里提到了‘药’,多少和病患沾点边吧。

郭子衡点开李夏写的剧本,细细阅读了起来。

“哦对了,小刘。”

“哎,领导,有什么吩咐?”

“你去查一下国内慢粒白血病患者的情况,给我个大概就行。”

“好的。”

吩咐完自己的助理,郭子衡这才专心的看起了剧本。

他当时答应了那个小女孩会管这件事,可不是说说而已。

郭子衡的行事风格很谨慎,他不会看到一百多名病患坐在广场上,就因为恻隐之心而站在他们那边。

他需要通过自己的渠道去调查清楚事情的真相,如果这些群体真的需要帮助,他不会吝啬一分一毫。

可如果这些病患是作秀博同情吸引流量的骗子…

天盛集团为社会清理一些渣滓,也是很合理的吧。

另一边,某个餐馆里。

小兰系着围裙,在后厨接过一个又一个用完的餐具。

“快点洗啊,饭点客人多,可不能让他们等太久!”

“好的主管。”

这是她打的第二份工,在饭店最忙的时候去后厨打杂。

那天被西装中年男子劝走之后,小兰想了很久,要不要打他的电话。

可是长期以来的生存经验告诉她,对方位高权重,当时说的多半是场面话,没必要再打过去自取其辱了。

小兰摇了摇头,让自己专心的洗盘子。

取巧的手段果然不可行,还是要靠自己努力赚钱啊…


第17章

大会堂。

一位系着领带,穿着医生白马褂的男子,站在讲台上,用麦克风说道,“有用过我们德国格列宁的,请举一下手。”

场下顿时有小半数的人都举起了手。

男子非常欣慰,笑着看了看众人。

随后,他三步并作两步从讲台上下来,走到前排一位老人面前,“阿婆,您用过我们的药有什么感受么?”

“张院士,你好。”阿婆站起来回答,“你看我现在的身子轻快了,斑也退了,感觉比以前好多了,谢谢张院士!”

阿婆感激的握着张院士的手。

“谢谢您阿婆!您请坐请坐。”

张院士看到阿婆的气色这么好,欣慰的不能自已。

他调整了一下情绪,对着众人说道,“看到病友能够康复…我很欣慰!说明我们的努力没有白费!我们彻底的消灭了,慢粒白血病!!”

随着话音落下,场内掌声雷动!

张院士挥舞着双手回到了讲台上。

这时一旁的助理忽然上去叫住了他,在他耳边轻声说了几句。

“真的啊?”

张院士有些意外的问道。

助理点了点头,脸上的笑容绽放开来。

“各位病友!”得到答复的张院士,激动的对众人说道,“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刚刚接到总公司的通知,凡是今天在现场买药的病友,我们三千元的药,只卖两千!!”

场内众人听到这个消息,全体起立,鼓掌致敬!

助理在一旁接过话筒,“让我们用热烈的掌声感恩德国格列宁!感恩张院士!”

……

弹幕上。

“咦?主角有同行了?”

“这算是引入事业上的危机?他们卖两千一瓶啊,主角卖五千,贵了两倍多。”

“不是,楼上的是真傻还是假傻,这一看就是骗子啊!”

“啊?”

“不会只有我一个人被这样骗过吧…”

“我也…而且还是电视直播里被骗的…”

“和主角一比,他们才是真正的社会毒瘤啊。主角的药好歹是真药,能救命。他们这纯是骗人的救命钱,真是丧良心啊。”

“就是啊,骗谁不好,他们看中了患病的普通百姓吃不起药,骗人家救命钱,心黑透了,这要下地狱的!”

“真该死啊!”

“你们骂人这么没力度我可是会生气的。”

评委席上。

兰小龙此时的心态仿佛鸵鸟,只要我看不到李夏的剧本就不用想是不是我判断错了。

看不到,我看不到。

他故意略过李夏的剧本,接着看其他人写的内容。

刘何平自动接过点评的角色,看向其他两位评委,“两位老师有什么看法?”

张国利想了想,“这位选手的剧本,看到现在我们可以明确,假药这个元素才是贯穿前后的主线,一切故事也是围绕这个假药展开的。”

周凯伦接过话,“主角已经通过卖假药赚到了足够的钱,但是我们可以从李夏选手的伏笔中得知,警方已经开始追查这批假药了,现在又发生了同行破坏市场这件事,所以我认为之后的剧情可能围绕着保护假药市场来展开。”

刘何平点了点头,没有反驳。

他认为李夏花费了大量笔墨去刻画程勇的性格,一定是有特别的用意。只是不知道他期待的那个拐点什么时候能到。

……

王子神油的汽车里。

程勇点了根烟,忿忿道,“真能忽悠,还那么多人信。”

“便宜啊。病急乱投医嘛。”

吕受益默默的来了一句,“我觉得他说的蛮真的啊。”

“真个屁啊你个傻子,那么快被洗脑了,报警吧。”

程勇刚要启动汽车回去,吕受益问了一句,“等等,老刘呢?”

大会堂里。

数不清的患者排队购买药品。

所有人都没注意到,老刘悄悄的走到了讲台,拿起了话筒。

“大家请安静一下,各位病友好。”

张院士忙着卖药,扭头一看讲台上站着个陌生人,“这谁啊?”

助理也一脸懵,她也不知道啊。

“我想跟大家说的是,”老刘缓缓说着,“这位张院士啊…”

张院士一听,还以为是自己的老顾客,立刻笑着鞠了一躬。

“是假的,是骗子!这位大姐是托!这些德国格列宁都是假药!”

张院士的脸唰一下就变了,立刻指挥保安去控制对方。

老刘面对冲上讲台的四五名保安,辗转腾挪,嘴里还不停的说着“我教会里的人就是因为吃了他们的药才吃坏的!现在还躺在医院里!你们千万不要被假药贩子骗了!你们骗病人的钱是要下地狱的!你们这是谋财害命啊!”

程勇几人赶到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老刘被一众保安抬下去的场面。

“你们会下地狱的!!”

老刘纵使被控制住,嘴里仍然不停的喊着。

张院士走过去给了老刘一巴掌,“下尼玛的地狱啊!弄出去!”

他重新拿回话筒,转身解释道,“各位病友…”

可这话还没说完,黄毛早就大步奔来,凌空一脚踹翻了他。

保安们又忙着对付黄毛。

刘思慧轻步从人群中穿过,抬手扎起头发,优雅的从旁边拿起一个折叠椅,对着保安的后背抡了下去。

吕受益呆住了,“怎么办?”

程勇满脸愁容,把嘴里叼的烟一摔,“还能怎么办,上吧!”

几人的打斗越来越激烈,会场里布置的立牌,横幅,药桌全都成了几人争夺打斗的物品。

吕受益在打斗中被激发了急智,他一把推翻药桌上的药品,大喊,“抢药啊!!”

黑压压的人群瞬间冲着药品涌了过去。

闹剧彻底一发不可收。

……

“哎哟不行,逗死我了。”

“老刘不愧是信上帝的啊,有事他是真上啊。”

“就是啊,为了自己教会的病友不被骗,他也是豁出去了。”

“黄毛这一脚真帅,凌空抽射!”

“你们不觉得刘思慧才是最帅的么?优雅的扎头发,从容的拿起椅子,再狠狠的砸下去,这反差感我好爱啊!”

“+1,我也觉得,刘思慧在这段里展现出少有狠辣的一面,针不戳哇。”

“吕受益这个呆子竟然也有机灵的一天啊,要不是他喊话抢药,整不好他们几个要被揍的很惨。”

“这就叫人民的力量是无穷的!”

“你可别瞎扯,那纯粹是一帮被骗的傻子抢一堆吃了没准出毛病的假药。”

“哈哈哈,楼上的嘴也太毒了。”

“这些被骗的人都是贪便宜,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啊!!”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