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爱书屋 > 女频言情 > 青楼头牌是太子

青楼头牌是太子

旺一旺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为了继承家业,名门将女楚北辙从小就是女扮男装示人,她是京城里出了名的小霸王,每天混迹于青楼。一天,她身为将军的娘亲带兵来抓她,吓得她直接闯进一间陌生房间。里面的姑娘很高,拿了她的羊脂玉佩才答应救她。她不知,此人竟是当朝太子。甚至,他从此成了她在青楼的掌中娇!

主角:楚北辙,南宫夜   更新:2022-07-16 02:1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楚北辙,南宫夜的女频言情小说《青楼头牌是太子》,由网络作家“旺一旺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为了继承家业,名门将女楚北辙从小就是女扮男装示人,她是京城里出了名的小霸王,每天混迹于青楼。一天,她身为将军的娘亲带兵来抓她,吓得她直接闯进一间陌生房间。里面的姑娘很高,拿了她的羊脂玉佩才答应救她。她不知,此人竟是当朝太子。甚至,他从此成了她在青楼的掌中娇!

《青楼头牌是太子》精彩片段

春鸯楼里,楚北辙一手搂着一个美人,她只是微微张了张嘴,旁边的美人便递上一颗剥好的葡萄。

楚北辙眯起眼睛,好不享受。

“少爷不好了!将军回来了!现在带着人把一楼都封起来了,要上来抓你!”阿福推开门来,急匆匆的说道,一副大难临头的样子。

“不是说明天才回来的吗?!”楚北辙被葡萄汁呛得眼泪水都出来了,急忙丢开怀里的美人,光着脚就跑了出来。

“花妈妈都招了!你快先找个地藏起来!”阿福着急的说道。

“让我逮到这个好小子,老娘一定扒了他的皮!”

闻声,楚北辙身子一抖,不愧是她娘,柳迟国第一大将军,在一楼吼一嗓子二楼都能听见!她娘一年前去边疆时就嘱咐过,不可再在城里胡作非为,她倒好,闯了一屁股的祸!不行,不能被她娘抓到,要不然她的屁股就要开花了!

她目光一扫,刚好前头有个虚掩的门,她忙不迭的窜了进去。

屋内有一个素衣女子,还遮着面纱,露出的一双丹凤眼极为的好看。

那姑娘看到楚北辙一脸惊讶,楚北辙怕她叫,连忙用手捂住了她的嘴。

该死!这女人怎么这么高!

楚北辙勉强踮起脚来才捂到她的嘴,她瞪起眸子,恶狠狠的盯着姑娘,压低声音说道,“不许叫!一会儿有人来了你就说没人来过!我在你这躲一躲就走!你也知道我是城中小霸王,楚北辙,你要卖了我,我定要你好看,懂不!”

那姑娘点了点头,眼中透出几分戏谑。

楚北辙没有发现一点异常。屁股要紧!她急忙躲入衣柜中,听到外面开门的声音,她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

但外面除了开门和关门的声音,连人声都没有。

奇怪,外面发生了什么?

楚北辙将木板微微打开一条缝,透过缝隙观察着外面的情况,屋内只有刚刚那个白衣女子,娘已经走了?

楚北辙松了口气,出了衣柜,感激的看了一眼白衣女子。

还不知道娘什么时候会走,一直躲在这里多无聊。

去找离北王!他那儿玩的多,还能让他跟娘帮自己求求情,说不定自己能免一顿板子呢!

想着,楚北辙走到窗边,咬咬牙正打算跳下去,手腕被人抓了一下。

她皱眉转头,只见白衣女子站在她身后。

敢情是要封口费?呸呸呸,果然是烟花之地的女子!奈何楚北辙摸遍全身竟连一个子儿都没有。

那白衣女子微挑眉嘲讽的看着她,眼神落在她腰间的那块玉佩上。

好家伙,这是她最喜欢的一块羊脂玉佩。

不给的话,这女子当场变卦吼一嗓子她可就没了。

“给!”楚北辙咬了咬牙,解下玉佩,这女子好看又贪财,着实是让她爱恨交加!

楚北辙一双勾人的狐狸眼,倪着白衣女子,忽然斜斜的笑着。

“这玉佩你收了,哪天小爷我定回来让你给我暖床!”

望着眼前白衣女子眼中闪过错愕,楚北辙心里畅快多了,站到窗外,一跃而下。

“少爷在这里!”

楚北辙刚落地,摔得龇牙咧嘴还没反应过来时,就听到阿福的声音,再抬眼一群侍卫围住了她,她娘一张阎罗脸。

阿福这个死叛徒!

楚北辙暗自咬牙恨恨的说道,只听耳边传来她娘恨铁不成钢的声音。

“跑!再跑腿打断!给老娘带回府去!”

“必须给你个教训,涨涨记性!”

楚北辙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被架走了。

.......

另一边花楼上,素衣“女子”解开了面纱,丹凤眼下是高挺的鼻梁,一张刀削般的唇,眉峰耸起,一脸的冷峻。

“离约定的时间已经过去多久了?”南宫夜微眯眸子,冷声问道。

一个透着几分娘气的男子推门而入,不敢抬头看皇上这幅装扮,低着头恭敬的说道,“皇上,已经过去半个时辰了..这花楼让楚将军围了起来,估计接头人是被吓跑了。”

“另外..宫里传来消息,那花楼女子被人杀害在牢里。”

南宫夜袖子底下的手被他紧紧的攥紧,苏长卿的手长到都能伸到宫里了!

得宰相府扶持,他才上的位,他刚登基一年,若是这个时候强行和宰相闹翻脸,定落下个忘恩负义的名声,寒了朝中老臣的心。

“为楚将军洗尘宴今晚就开。”他淡声道,忽然想到了什么,将怀里的玉佩拿了出来,微眯起眸子。

“嘱咐一句,楚北辙必须来!”

暖床是吧?要不要试试暖暖朕的龙床?

......

楚北辙跪在地上,不敢抬头看她娘怒不敢言的脸。

“前两天调戏的尚书侍郎的千金?”

“是...”

“昨天强行抢了他家二千金的镯子当定情信物?!”

“是....”

“今天在花楼里一下子点了五个姑娘?!!”

如果可以,楚北辙希望可以把自己的头埋在土里面。

楚江红气的起身把楚北辙拽了起来。

“娘别打我别打我!你都不在一年了,上来没和女儿好好说两句话就要揍我!”楚北辙赶紧捂住了脸,委屈巴巴的说道。

楚江红还不了解自家女儿?知道这小丫头是在打感情牌,但偏偏就是吃这一套,心没由来的痛了一下,气消了半。

没好气的说,“你还记得你是个姑娘家家?我还以为你要娶几十房小妾把这将军府都装满呢!”

楚北辙知道娘心软了,胆子也大了起来,撇了撇嘴,“一屋子莺莺燕燕,香喷喷的多好。”

这话一出楚江红心头又是一把火,“没出息的东西!忘了娘当时为什么让你改了性别吗?”

楚北辙一噎,自知惭愧,低下头去,“要继承将军府的家业..娘我错了,我应该好好练功的。”

因为职位这些东西,只能世袭给男子,她自小就没有爹,娘为了她又没有再嫁,膝下就她这么一个孩子,若不改变性别,整个将军府的家业就要由外人来顶替。

可惜...她就是对武功这东西不感兴趣,太枯燥了。


“将军,外头宫里来的公公,来接人的。”这时,楚江红房间的门被敲响。

楚北辙头一抬,这个点来接人,估计是接风宴,她眸子一亮,这可是他们将军府扬眉吐气的时候!她肯定要去啊!

楚江红一个眼刀子甩了过去,“哪都别想去,你就在这呆着,到时候就说被揍了,卧病在床,去不了。”

楚北辙撇了撇嘴,也只好点头应道。

楚江红走后,楚北辙一屁股坐在了舒服的床上,娘说不去就不去吧,如今宰相一手遮天,小皇帝急着要找将军府制衡,她到宫里免不了要招惹麻烦。

楚北辙小日子还没舒服一会儿,门就又被打开了。

楚北辙麻溜的从床上弹了起来,只见楚江红面沉如水。

“皇上点名要你去。”楚江红眸子越发阴沉,“进宫跟好我,不要乱跑,放心,有什么招娘给你挡着,小皇帝想捏软柿子,门都没有!”

......

宴会盛大举行,规格很大,可见皇帝对将军府的器重之心,只不过楚北辙发现,今天女眷也来的格外的多。

她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这小皇帝特意让她来,还喊来这么多女眷,该不会是想给她选妃?

这个念头出来,心嘎瞪一下,她到底不是男娃,没法行床事,迟早得遭人怀疑!万一性别一暴露,欺君之罪,可是要掉头的!到时候还会连累将军府。

楚北辙一直在想这个事情,宴会前一半发生了什么她都浑然不知。

“楚将军,长子楚北辙今年多大了?”

听到自己的名字,楚北辙猛然回了神,坐在最上座的小皇帝也在看她。

小皇帝长得确实是好看,尤其是一双丹凤眼...可以和之前的那个白衣女子相媲美。

等等不对,他好端端的问自己年龄做什么?

楚北辙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

“启禀皇上,犬子今年17。”

“朕记得没错的话,还无婚配吧,今日朕就替你们做主。

“在座的,楚小公子可有看上的。”南宫夜不紧不慢的说道。

楚北辙心里一惊,果然是这个婚嫁的问题!什么选妻子,分明是想看看将军府的态度!

“回陛下的话,草民平日里放荡不羁,声名狼藉,实在是配不上在座的任何一位千金。”楚北辙一字一句,说的发自内心,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要浪子回头呢。

“没事,今日有朕做主,楚小公子要拂了朕的好意吗?”

小皇帝还在笑,平淡的语气里带着几分威胁和愠怒,纵使只是个傀儡皇帝,属于上位者的压迫却是一分不少。

“陛下,犬子贪玩,虽年纪已到娶妻生子,但心智却远远不及,等老臣再好好调教一番,再祸害千金也不迟。”

楚将军这话一出,无疑就是在保持中立,在群臣面前拂了皇上的面子!

众人不约而同的将目光落在楚将军身上。

只见她一身黑色的华服,如一个男子般,将三千墨发以马尾的形式束至头上,五官虽染上了岁月的风霜,但尤可见年轻时的风华绝貌。

一身正气,刚正不阿,一代传奇女将!

气氛十分的压抑,空气仿佛要凝结一般,台上的小皇帝还在笑,可直达眼底的却是寒冷。

不行!不能因为自己把君臣关系闹得这么僵!

“回陛下的话,楚将军说草民贪玩,是因为草民其实早有心悦之人,是一位花楼女子!”楚北辙出声道。

气氛变得有些诡异,众人的目光落在楚北辙的身上,有嘲讽的,有瞧不起的。

接风宴上,居然聊如此下九流的事情,堂堂将军府长子,居然说爱上了一位花楼女子?

正是天大的笑话!

“哦?”

台上悠悠的飘来带着几分戏谑的单字。

众大臣错愕,皇上居然是这种反应?!听这语调非但没有因为老将军的话生气,也没有避而不谈这下九流的花楼,似乎还..意犹未尽的等着下文!

这话落在楚北辙的耳朵里全然变了个意思。

这狗皇帝是真的以为自己说不出来吗?巧了,她楚北辙就是脸皮厚,天下第一厚!

“回陛下的话,草民已将自己的一只羊脂玉佩作为定情信物送了出去,所以,还请皇上收回赐亲的成命!”楚北辙决心豁出去了!就不信皇上还会特意派人去彻查一下青楼!

“此生非她不娶?”

“非她不娶!”

楚北辙底气十足的说道。

“好,看来小公子是性情中人,那朕也不好再乱点鸳鸯谱了。”

别说楚北辙怔然了,连带着楚江红都有点惊讶,这事就这样结束了?

真是越发搞不懂这皇帝在想什么了。

宴会继续开始,楚北辙松了一口气,迎面撞来一束目光。

目光的主人坐在酒席的王爷区位,那是个貌比潘安的美男子,似神仙雕刻出的容貌上满是疏远和淡漠,不食人间烟火,浑身散发出清冷的气质。

楚北辙心虚的低下了头,挪开了视线。

片刻,她再抬头时,那男子的位置已经空了。

“娘,这里太闷了,让阿福带我出去透透气。”楚北辙低声委屈巴巴的说道。

楚江红眉头皱在一起,“今天惹了这么大的事,你还敢出去瞎逛荡?真是不怕死。”

大名鼎鼎的杀神楚江红在这里,哪个不开眼的小贼想在今天祭天?

“娘,我真的要不行了,难受的要死。”楚北辙眼泪水都挤出了几滴。

楚江红深吸了一口气,这个小作精,这个小戏精!也不知道说话到底是真是假!

“快去吧,多带两个侍卫,阿福,一定要好好看着少爷,寸步不离!”

“是!”

楚北辙一副病弱如残柳的样子,在阿福的搀扶下出了门。

出了门楚北辙直接甩手,直了直身子,抬头望去,远处月光下,果然有个清冷的身影。

她瞪着阿福说道,“带着这些人在不远处等着,我有要事商量。”

“可..可将军让我寸步不离的..”

楚北辙直接打断了他,“阿福,上次的事情我还没算账呢!你要想趁早滚蛋,就再惹惹我!”

阿福一怔,瞧着远处的人好像是离北王,思前想后,只好点了点头,“好,少爷,我们就在这里等着。”

解决完这边的事情,楚北辙连忙跑了过去,一时间觉得自己像个大罪人,“王爷..”

一束能冻死人的目光扫了过来,“连师傅都不叫了?”


“师傅不是这样的!我只是怕隔墙有耳!”楚北辙连忙解释道。

眼前的这个人名叫冷寒颜,封号为离北王,冷家是柳迟国开国以来唯一的异姓王爷,祖上第一代凭借着奇门遁甲,和强大的机甲之术帮助了先祖开创河山。

得此王爷的殊荣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冷家短命。

世代子嗣都身体羸弱,因为各种原因在二十五岁之前就会夭折,代代都逃不过这个魔咒。

收徒之事不能暴露,一个寿命和一般人一样,还掌握着如此恐怖的力量,势必会引起各种拉拢和暗杀。

“若是当今圣上再强迫你,你可报出此身份。”冷寒颜淡淡的说道。

“你不必担忧,我自有法子护住你。”

皎洁的月光为他冷峻的五官镀上了银辉,整个人显得更加的纯粹高傲,与这肮脏的世俗格格不入。

一股暖流从心上流过,除了她娘,就师傅对她最好了!

这份好意她心领了,可她绝对不会暴露自己的身份。

让师傅为她操心世俗之事,她都生出一种玷污神明的罪恶感。

“羊脂玉佩呢?”

楚北辙一噎,硬着头皮说道,“迫不得已..送出去了。”

空气长久的安静了下来,楚北辙胸口闷闷的,那块羊脂玉佩是去年他们一起逛花灯时,师傅花钱给她买下的,这块玉佩无论是成色还是造型都深得她的喜欢,她爱不释手的一直戴在腰间。

“那块羊脂玉市场无价,玉佩是我亲自为你打磨而成。”冷寒颜背对着楚北辙,声音平平,听不出情绪的波澜。

楚北辙睫毛微颤,心猛地一疼,当初她还一直以为自己赚了,原来是师傅想让她更好地接受提前安排了。

她要是早些知道这玉佩是师傅亲手打出来的,她定不会将它赠与人!

“师傅,我会想办法要回来的。”楚北辙心里很不是滋味,声音沉闷闷的。

“没了便没了,左右不过是玉佩,以后这宫里你能少来便少来。”冷寒颜驱使着轮椅转过身来,一只手轻轻的落在了楚北辙的头上。

那清冷的声线来带着独此一份的温柔,“早知惹你不快,就不耍这小脾气了。”

师傅在耍小脾气?楚北辙错愕了一下。

“要是徒儿送给师傅的礼物,被师傅送人了,我也会生气的,比师傅现在生气要一万倍!千错万错都是徒儿的错,师傅你放心,这玉佩我无路如何也会找回来!”楚北辙信誓旦旦的说道,眉眼里满是认真。

冷寒颜眼底化不开的寒冰染上了几丝的笑意,他只轻声应道,“好。”

“夜风太凉,快回去吧,莫要贪杯。”他嘱咐道。

“好!”楚北辙连忙点了点头,今晚她当然不能再喝了,宴会结束以后她就要去把玉佩拿回来!

冷寒颜目送着楚北辙离开以后,脸上褪去笑意,眸子覆上几分寒意,“如陛下所听,楚北辙是我的徒儿,皇上就莫要再打他的主意了。”

“麻烦陛下把羊脂玉佩还回来。”

他声色冷冽。

黑夜中,南宫夜冷着面色走了出来,这话也就是说,离北王探知了青楼里的情况,该死!他手下居然没有发现!

他眸中氤氲着黑云压城城欲摧的怒气,“收徒,还暗自培养势力,离北王,你信不信朕定你一个谋反之罪!”

冷寒颜面不改色,“先祖曾立下规矩,除非冷家真的起兵谋反,否则,历代皇上是没有资格迫害冷家的。”

“不过陛下放心,臣没有谋反之意,只是告诫陛下,楚北辙是臣要护着的人。”

南宫夜袖子底下的手紧紧的攥紧,身为一个皇帝,却被自己的臣子压制成这样,他气的整个身子都在微微的发抖。

片刻,南宫夜不怒反笑,“护的这样紧,怕不是离北王对自己的徒儿有非分之想?”

“臣没有龙阳之癖。”冷寒颜横眸倪着南宫夜,眸中已然是愠怒。

南宫夜嘴角笑意更浓了,“哦?离北王连自己徒儿是男是女都不知道?”

他缓步走到冷寒颜的面前,“你待她如此好,若是她爱上了你,你拿什么给她幸福?拿你活不到二十五年的寿命吗?”

冷寒颜错愕,楚北辙居然是女儿之身?

他不由的气血上头,喉头一紧,捂着嘴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这是欺君之罪,谁也护不了她,但若是将军府愿意为朕效力,那这身份就永远是一个秘密,所以,朕不过是在保护她。”

“朕可以保护她很久,因为朕活的时间可比二十五年要多很久。”南宫夜回头不屑的望了一眼冷寒颜,只觉得内心无比的舒畅,留下这句话以后便扬长而去。

另一边楚北辙回去以后,发现宴席已经结束,回到家中,楚江红将楚北辙喊回了屋。

“北辙,你今日太胡来了。”楚江红面色浓重,低声严肃的说道。

“娘,你也够胡来的,明知今日皇上只是探探你的态度,你还和他硬杠。”楚北辙不甘示弱。

楚江红一怔,“你倒是聪明。”,她反问:“当时那种情况,难道要娘真的看着你娶个女人回来?”

“娘你可以不说话,他若再逼我,我直接说花楼女子私定终身的事。”楚北辙振振有词。

这话倒是提醒了楚江红,“你当真赠了花楼女子定情信物?”

楚北辙脸色一变,楚江红见此,气的起身就要揍楚北辙。

“娘!别打别打!都是误会!是赠送了玉佩,但是不是什么定情信物!我今晚就去把玉佩拿回来!”楚北辙连忙躲闪,但还是糟了楚江红一个爆栗,她疼的龇牙咧嘴的,娘下手真重啊!

“记着点痛!这事解决以后,别想着再去!往后这地方你提都不要提!”楚江红恨恨的说道,转而压住怒火,语气近乎平淡,“今天太晚了,明天再去。”

“不行!白天花楼不开门,还要等到晚上!”楚北辙情急之中脱口而出,话出嘴以后她才意识到,连忙捂住了嘴。

但已经晚了,只听耳边传来一声怒吼,

“那还不滚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