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爱书屋 > 现代都市 > 精选小说推荐听天由命后,我成了首富

精选小说推荐听天由命后,我成了首富

山里来的小叉叉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古代言情《听天由命后,我成了首富》目前已经全面完结,楚平川沈燕宁之间的故事十分好看,作者“山里来的小叉叉”创作的主要内容有:重生后,我的眼里只有事业。唯有搞钱这一个目标,为了这个目标我放弃了一切,甚至连婚姻大事也只是挑了一个利益合适的陌生人作为夫君。可没想到的是,这个便宜夫君就是个大尾巴狼。他既要赚我的钱,还要我这个人!...

主角:楚平川沈燕宁   更新:2024-06-11 23:1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楚平川沈燕宁的现代都市小说《精选小说推荐听天由命后,我成了首富》,由网络作家“山里来的小叉叉”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古代言情《听天由命后,我成了首富》目前已经全面完结,楚平川沈燕宁之间的故事十分好看,作者“山里来的小叉叉”创作的主要内容有:重生后,我的眼里只有事业。唯有搞钱这一个目标,为了这个目标我放弃了一切,甚至连婚姻大事也只是挑了一个利益合适的陌生人作为夫君。可没想到的是,这个便宜夫君就是个大尾巴狼。他既要赚我的钱,还要我这个人!...

《精选小说推荐听天由命后,我成了首富》精彩片段


楚平川怒道:“应该是我问你,你要做何,将书意养在你身边,你便让他哭这么久吗?你要哭死他?”

“哭死?”

沈燕宁好笑,什么死法都听过,还真没听过哭死这一说法,便道:“这一下午,乳母带着他,什么新奇的好玩的,什么有趣的都玩过一遍了,天一黑,他便是一定要找娘,世子说,我该怎么哄?下点蒙汗药让他睡吗?”

“你放肆?”

楚平川大怒。

“川儿,你做什么?书意既然养在正院了,是好是歹都是燕宁说了算,”白氏也匆匆赶来道。

如今她是必须撑着沈燕宁的。

“夫人,可少夫人要哭死少爷啊,若是少爷没了,可……”

锦娘哭诉道。

“哭死?原来是你告的状啊?”沈燕宁冷笑,问锦娘,“谁家的孩子没哭过?哪家的孩子不是哭着长大的,哭几声,就能哭死?侯府的小少爷如此娇气吗?若是他娇气的哭都不能哭,那我养不了了。”

“你太过分了……”

楚平川也有些上火,看着楚书意那张小脸,心疼的不行。

锦娘看在眼里,心里窃喜,只要世子还心疼书意,那就不能放任少夫人这么胡作非为,书意一定要回到亲娘身边,才是正道。

谁知沈燕宁直接走到楚平川的面前,问:“武定侯府是武将门户,世子的祖父,更是马上助圣祖夺得的天下,听说侯爷年幼的时候也曾随军,看到兵火连天的战场,也要吓的大哭吗?世子十二岁上也曾入军锻炼,第一夜,您是怎么过的,还记得吗?”

这些问话,可谓是句句刺在要害。

武定侯府是铮铮铁骨的家族,容不得软骨头,若是楚平川容了, 那这孩子也就废了。

若楚平川身体康健,以后还能有别的嫡子,便也无妨,偏偏他就这么一个了,如何能让废了。

所以一语说完,楚平川愣住了,十二岁第一次入军营的第一夜,如何过的,他记得清清楚楚。

想家,想母亲,想侯府的一切……

但是如果他不快速长大,快点掌握主动权,他的母亲就会被海棠院那个女人欺负死,他必须长大。

而如今的楚书意,又何尝不是?

这一刻,他的理智又站在了沈燕宁这边。

白氏也在一旁偷偷抹眼泪。

“究竟是要锦娘这个卑微的慈母,还是我这个不讲情面的严母,世子自己决断吧。”

沈燕宁是真心为他们着想的,毕竟若她当真要在武定侯府过一辈子,那这孩子也是她日后的一个指望。

更是握紧侯府嫡系的重要血脉。

若当真有的选,她又何尝愿意做这招恨的后妈。

“把楚书意送回到晨月院,往后交由沈燕宁教养,旁人不得插手,尤其锦娘你,”楚平川有些不悦的看了锦娘一眼。

如今锦娘在他眼里只有四个字,慈母多败儿。

“世子,就算书意还要留在晨月院,可他今晚受了这样的惊吓,就让他先回去住一晚上,待明日好些了再来,孩子还小,徐徐渐进一些才是啊,”锦娘哭哭啼啼的哀求。

但楚平川明白,当断不断反受其乱,直接道:“你若继续哀求,玉欢也来晨月院与书意作伴吧,这样不是也算徐徐渐进。”

吓的锦娘脸色一白,顿时不敢说话了。

“不要,我不要离开娘亲……”

楚书意哇的一声哭了,原来他是装晕的,果然与锦娘一样,一套一套的。

“分开,还要再说第二遍吗?”

楚平川冷喝。

晨月园的乳母马氏,立刻带着几个奴婢就将楚书意从锦娘的怀里夺走,锦娘想哭不敢哭,只能死死捂着自己的嘴。

生怕惹恼了楚平川,在将玉欢夺走。

“若没有别的事情,妾身就歇息了。”

沈燕宁对白氏与楚平川微微一礼,白氏摆了摆手,她便重新关上了晨月院的大门。

白氏瞪了锦娘一眼,“以后若在敢胡言乱语的鼓煽世子,你便不必留着了。”

“是是……”

锦娘瑟瑟发抖的道。

如今没有夺回楚书意,锦娘像是被抽干了魂儿,浑浑噩噩的就跑回到了自己的院子,一进门,见到玉欢在等她。

“娘亲,哥哥呢?”

“你哥哥怕是回不来了,主母夫人不许,呜呜呜……”

锦娘抱着玉欢就是一阵撕心裂肺的大哭,哭这世道不公,哭这人心冷漠,哭自己太过没用,护不住自己的孩子。

楚玉欢不懂这其中的道理,见娘亲哭,也跟着大哭了起来。

“我们以后都不能见哥哥了吗?”玉欢哭着问。

锦娘想点头,但她不甘心,她的儿子怎么可以认那个女人做母,她一个乳臭未干的丫头,又懂什么教养孩子。

她生过吗?她奶过吗?她什么都不懂,就会逞当家主母的威风,欺负她。

“晚一点,娘亲会想法子的,玉欢,以后在外面,都喊我姨娘……”

“玉欢不要。”

听着女儿的哭诉,锦娘心如刀绞。

……

晨月院这边,楚平川与锦娘来闹这么一通,也不是没有效果,原本满心期许,以为用大哭就能达到目的的楚书意,这次亲眼目睹了 沈燕宁的强横。

再次回来以后,发泄了一顿脾气,竟就真的哭累了,在乳母马氏的怀里愣了一会儿神,就睡着了。

“呀,小少爷还没吃饭呢,”马氏道。

沈燕宁在一旁看着,这熟睡后的楚书意,似乎也没那么讨厌了,便柔声道:“让人火上温着,若他夜里饿醒了,就给准备一些,今夜就劳烦乳母看着些。”

说完,命人给乳母马氏递上了一个大大的红包。

过去跟在锦娘身边的时候,马氏可没这待遇,掂着手里碎银的分量,笑的赶忙点头:“不劳烦不劳烦,都是奴婢该做的。”

沈燕宁这才去休息。

另一面,白氏与楚平川一道回去的,路上,白氏问楚平川:“你觉的你这新妇如何?”

楚平川露出复杂之色,虽说才相处的一日,但沈燕宁此人却令他有些捉摸不透。

“还行吧。”

这是楚平川的评价。

白氏一笑:“你如今这样,也不指望你们日后能琴瑟和鸣,燕宁这孩子也是命苦的,竟是甘愿落在咱们家,以后你凡事都让着她一些,今日我也瞧出来了,燕宁也是有些脾性和手腕的,若她当真做得好一个母亲,日后,我便有重担交托呢。”

楚平川点头:“我明白,都怪我……可沈燕宁若只是嘴上功夫,到时候把事情办砸了,母亲可别来寻我求情。”

白氏无奈点头。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