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爱书屋 > 武侠仙侠 > 霸总的二婚娇妻

霸总的二婚娇妻

杉杉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沈思结婚多年,与丈夫之间的关系面临着危机。一次意外,她遭到了侮辱,哪知道竟然是更加悲惨生活的开始。她成为了丈夫口中不检点的女人,而一直没有怀孕,则成为了婆婆羞辱她的把柄。这些她都可以忍受,唯一无法接受的是,丈夫竟然公然带着第三者登堂入室!终于在心灰意冷下,沈思提出了离婚。恢复单身之后,她遇见了一个叫做许敬严的男人……

主角:沈思,许敬严   更新:2022-07-16 06:4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思,许敬严的武侠仙侠小说《霸总的二婚娇妻》,由网络作家“杉杉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沈思结婚多年,与丈夫之间的关系面临着危机。一次意外,她遭到了侮辱,哪知道竟然是更加悲惨生活的开始。她成为了丈夫口中不检点的女人,而一直没有怀孕,则成为了婆婆羞辱她的把柄。这些她都可以忍受,唯一无法接受的是,丈夫竟然公然带着第三者登堂入室!终于在心灰意冷下,沈思提出了离婚。恢复单身之后,她遇见了一个叫做许敬严的男人……

《霸总的二婚娇妻》精彩片段

“你快放开我!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拼尽全力的嘶吼着,心里说不出来的恐慌。

我不过是回家替结婚的小姑子拿个敬酒服,为了方便才叫了一辆网约车,没想到,会被司机半路挟持。

我拼命的拉着门想要出去,可是车门却被锁死,我根本无能为力。

“呵,你叫啊,这荒郊野岭的,你就算叫破喉咙也没人会来救你!”

司机丑陋的脸上挂着阴冷的笑慢慢朝我逼近。

我心里害怕极了,求生的本能让我迫不及待的想要逃离。

然而,男女的力量悬殊,让我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

他一把将我按在椅子上,整个人便扑了过来。。

我绝望的快要疯掉了!

“不要——求你放了我!来人啊!救命啊——”

我声嘶力竭的哭喊着,拼尽全力的想要把他踢开。

膝盖正好中在司机身下,便听到一道痛苦的惨叫声。

我正想趁机踢开他。

谁知——

“啪!”

一巴掌狠狠的打在我的脸上。

“臭婊子,我看你是死到临头!”

司机满目狰狞,恶狠狠的伸手掐上了我的脖子,用力的晃动。

我被掐的根本喘不上气,窒息般的感觉传来,我绝望的快要疯掉了。

我还这么年轻,我还有家庭、还有父母,我不想就这么英年早逝!

就在我感觉自己就要必死无疑的时候……

一抬头,便看到一个穿着黑色西服的年轻男人。

“救我……救救我……”

我努力伸着手,想要向他求救,却被掐着脖子,发不出半点声音。

“砰!”的一声巨响,车前的挡风玻璃被大力砸开。

又是一声闷响,司机后脑勺挨了一击,两眼一闭,失去了动手能力。

直到被男人从车上救下来的时候,我还惊魂未定的浑身发抖。

男人将我带到他的车上,面色波澜不惊的抬眸看了我一眼,低沉的吐出几个字:“去哪?我送你。”

我像是抓到了救命的稻草:“汉鼎酒店。”

坐在车上,我沉浸在刚才的惊吓中无法自拔。

就在这时,一件黑色西装突然丢了过来。

“披上!”

闻言,我低头一看,这才发现自己领口被撕开了一大片,里面风光毕露。

一想到胸口的风光可能被人看了去,我心里顿时一阵窘迫。

我赶紧将西服披在了身上,小声的开口:“谢谢。”

直到车子驶进了川流不息的马路,看到路边来来往往的人群,我知道自己安全了。

就在这时,电话铃声响了起来。

电话刚一接通,那头便传来老公急切的声音:“沈思,你现在在哪儿呢?敬酒服怎么还没拿来?”

听到老公的声音,我眼泪不争气的掉了下来。

“老公,我马上就到了,你能到酒店门口接我一下吗?”

老公声音里明显有些不耐烦:“我现在在忙,你又不是不认识路,自己进来。”

我努力压抑着哭腔:“老公,求你了。”

车子在汉鼎酒店停了下来。

我下了车:“先生,谢谢你,可不可以给我一张你的名片,衣服我会尽快洗干净还给您。”

我打心眼儿里很感谢他。

若不是因为眼前这个救命恩人,我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活着回来。

男人什么话也没说,只是淡淡的抬眸看了我一眼,便开车离去。

“沈思!”

就在这个时候,我听到了老公的声音。

我扭头,看到老公衣冠楚楚的从酒店走了出来,婆婆也跟在身后。

老公一脸惊讶的看着我:“沈思,你这是……”

婆婆更是惊叫道:“夭寿啦!让你去取衣服,你到底是在搞什么哟!敬酒服呢?你身上穿的是哪个野男人的衣服!沈思,你该不会是背着我们家浩然到外面偷人去了吧!”

听到婆婆的话,我心里格外不舒服。

我知道,此时的自己一定狼狈极了。

光着一只脚,衣服上被撕扯的残破不堪,身上还披着一件男人的西服。

我将刚才的经历一五一十的告诉了老公,包括救我的那个男人。

我原本以为,老公会愤愤不平的为我出一口恶气,报警将那个恶人绳之以法。

没想到,老公却伸手给了我一巴掌,一脸怒气的开口道:“沈思!你太让我失望了!你知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我们家所有的亲朋好友都在这里!你故意这个样子出现,想让我丢脸是不是!”

“啪!”

突如其来的一巴掌,将我给打蒙了。

我知道老公一向好面子,却没想到,他居然会这样对我。

三年前,刚刚大学毕业的我不顾家人的反对,远嫁来了A市。

我在这里无亲无故,只有他一个依靠。

我原本以为,就算婆婆不喜欢我也没有关系,只要我们夫妻恩爱就够了。

而如今,他却怪我丢了他的脸!

婆婆更是在一旁煽风点火道:“让你去取衣服,这么一点小事都做不好!还惹这么多麻烦!为什么其他人打车打的好好的都没事,司机为什么要偏偏强奸你!整天打扮的花枝招展的,谁知道是不是你行为不检点,故意穿那么少去勾引人!”

 


被自己的婆婆指着鼻子骂不检点,我只感觉到心里窜起阵阵凉意。

所以……

打车的时候遇到了人渣司机、被欺负了全都是因为我的错?全都怪我不该化妆、不该穿裙子?

我只是做了每个女人都在做的事情,何错之有?

陌生人伤害我也就算了,没想到自己的老公和婆婆非但不安慰我,反而还再次中伤我。

到了这个时候,我才第一次意识到,自己一直在坚持的婚姻,到底有多么可悲。

“好,你们继续参加你们的婚礼,我自己去报警!”

我强忍着眼泪,说完这句话,转身就想走。

谁知,老公却一把拉住了我的胳膊,大声吼道:“报什么警啊!还嫌我不够丢脸是不是!你赶紧回家,别留在这里继续丢人现眼!还不快滚!”

我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样失魂落魄的回的家。

结婚以来,不管平时受多大的委屈,我都尽力忍了下来。

可是今天,我却第一次产生了离婚的念头。

身体的疲惫让我没有力气继续去想其他,我到浴室里面洗了个澡,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躺在被子里沉沉的睡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

我迷迷糊糊之中,听到了婆婆的声音。

“……败家娘们儿,买这么多东西,也不知道整天打扮给谁看!”

我睁开眼睛,却见婆婆坐在我房间的梳妆镜前,拿着我的护肤品正使劲往脸上涂。

看到眼前这一幕,我一下子坐了起来。

“妈,你在干嘛?”

本来,我就因为婆婆白天的羞辱而心情不好,偏偏她还总是这样不闻不问的闯进我的房间,乱动我的东西。

婆婆一脸不屑的白了我一眼,伸出又粗又黑的手指,在一个小瓶子里狠狠挖了一指头,胡乱抹在了脸上,轻描淡写甩出一句话:“我的抹脸油用完了,用用你的。”

眼看着瓶子里的东西一下子下去三分之一,里面还有婆婆黑黑的手指印,我顿时心都碎了。

我赶紧跑了过来,一脸心疼的开口道:“妈,这是眼霜,不是面霜,你少弄一点。”

要知道,这瓶眼霜可是几天前,我托人从国外专门代购回来的,花了我两千多块钱。

我自己都还没舍得拆封用,婆婆却一下子当面霜用掉了这么多,我如何能不心疼。

闻言——

婆婆一下子站了起来,指着我鼻尖呵斥道:“沈思!你这是什么意思!这些都是用我儿子的血汗钱买的!我用用怎么了!难不成在我自己家,我用什么东西还要看你的脸色?”

婆婆尖锐的呵斥声吵得我脑壳有点疼。

我不是小气——

结婚这么多年,我给婆婆买过的礼物不计其数,更何况是几件护肤品?

可是不管我怎么做,依旧入不了婆婆的眼。

面对婆婆的呵斥,我只感觉到阵阵心寒。

我心中火气上来,终于有点忍不下去,冷冷开口道:“这些东西,还真不是花的你儿子的钱!”

虽然当初为了嫁给王浩然,我放弃了一份年薪不错的工作,做起了全职太太。

可是结婚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在兼职接一些室内设计的案子,我所花的每一分钱,都是我自己赚来的,从来没和王浩然要过一分钱。

这些,她应该心知肚明。

婆婆被我一句话呛的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她干脆将梳妆台上的瓶瓶罐罐一胳膊全扫在了地上,撒泼的往地上一坐,扯着嗓子就开始哭嚎。

“夭寿啦!儿媳妇打老人了!这个家还能不能待了!这是要逼着我老婆子去死啊!”

婆婆猝不及防的举动将我吓了一跳。

正在这时——

“砰”的一道开门声,老公大步闯了进来:“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婆婆坐在地上指着我嚎叫道:“你问问她!问问你的好老婆,到底是怎么欺负你亲妈的!”

 


果不其然——

看到地上的一片狼藉,听到婆婆撕心裂肺的哭喊声,老公马上一脸阴冷的转头看向我,厉声道:“沈思!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把我妈怎样了!”

我手足无措的站在那里,一时都有些呆住了。

我根本没有想到,我婆婆竟然是这样的戏精,她竟然会这样陷害我。

我下意识的摇了摇头,开口道:“王浩然,我没有碰过她……”

谁知——

我话音未落,王浩然却一把朝我推了过来,怒吼道:“没碰?没碰我妈她会坐在地上?沈思!我真是看错了你!没有想到你是这么狠毒的女人!你竟然敢动手打我妈!”

男人的力道极大。

我一个没有防备,后退了几步,后腰狠狠的磕在了桌角上,当下疼的眼泪都快要掉了下来。

到了这一刻——

我真的心如死灰。

王浩然但凡有一点信任我,也该知道我不是这种人,做不出这样的事情。

三年前,我怀着一颗憧憬的心嫁给他,原本想和他共度余生,可是没有想到,随之而来的却是婆婆的各种刁难,和他的越来越冷漠。

我可以为了这个家忍气吞声,可我并不下贱。

事到如今,这场婚姻还有什么坚持下去的必要?

我强忍着眼泪,咬着牙开口道:“王浩然,离婚吧!”

“离婚?”

一听离婚,婆婆马上从地上爬了起来,身手矫健的根本就不像是一碰就倒的老年人。

她冲到我面前,指着我鼻尖怒骂道:“离婚?好啊!你这个不会下蛋的母鸡,浪费我们浩然整整三年的时间!要不是因为你,我现在孙子都抱上了!你以为我们家浩然非你不可啊!多少女人排着队想嫁给我们家浩然!你要滚赶紧滚!赶紧给我下一个儿媳妇让位!”

听到婆婆的话,我心里阵阵刺痛。

我知道婆婆一直都对我心存不满,可从没想过——

她竟然这么迫不及待的想把我赶出这个家门。

不会下蛋的母鸡?

是。

结婚一年肚子里还没有任何动静的时候,我就被婆婆强拉着去过医院做过检查。

医生告诉我,我的身体没问题,问题很可能是出在我老公那里。

当时为了照顾王浩然的自尊,我没有将这件事告诉任何人,只是以自己宫寒、受育率低搪塞了过去。

我私下里以为,就算他不能生育,也没有关系,只要我们夫妻恩爱就够了,大不了以后领养一个。

可是如今——

我被他的母亲指着鼻尖大骂不会下蛋的时候,王浩然却面无表情的站在一旁,丝毫没有任何反应。

呵,这就是我不顾一切都要远嫁的男人。

我不愿意与婆婆争吵,心灰意冷的垂下眼眸,正准备去次卧。

婆婆却不依不饶的抓着我的衣领,继续对我破口大骂:“怎么?没话说了!刚才不是很凶吗!身为女人连个孩子都不会生!你害不害臊!你这样的女人,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我脖子被勒的生疼,听到婆婆的骂声我一阵心烦气躁,我下意识的一挥手推开了她。

谁知,下一秒——

一个巴掌再一次结结实实的落在了我的脸上。

王浩然怒目圆瞪,指着门,咆哮道:“沈思!你给我滚出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