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爱书屋 > 女频言情 > 拖家带口逆袭人生

拖家带口逆袭人生

温泊琛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眼睛一闭一睁,竟穿越到了古代,成了姐姐的替嫁大冤种。本以为未来的日子会如履薄冰,苏南乔也做好了与丈夫和离的准备,哪想人算不如天算,相处久了之后,她发现身边的人对她十分友善,就连便宜相公这棵铁树也逐渐开花,笨手笨脚的向她表达爱意。

主角:苏南乔,萧予琅   更新:2022-09-14 12:0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南乔,萧予琅的女频言情小说《拖家带口逆袭人生》,由网络作家“温泊琛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眼睛一闭一睁,竟穿越到了古代,成了姐姐的替嫁大冤种。本以为未来的日子会如履薄冰,苏南乔也做好了与丈夫和离的准备,哪想人算不如天算,相处久了之后,她发现身边的人对她十分友善,就连便宜相公这棵铁树也逐渐开花,笨手笨脚的向她表达爱意。

《拖家带口逆袭人生》精彩片段

“哎,醒了!”

模糊的视线上方围着一圈脑袋,一个个睁着溜圆的眼睛看着她。

苏南乔闭了下眼,口中发出一声微弱的气音,脑袋里跟装了一团浆糊似得沉。

离她最近的妇人递过来一碗水,喂进她口中:“幺儿,你可千万得想开点,活着比什么都强,熬过去了就好了。”

苏南乔喝了点水,喉咙里火烧火燎的感觉好了不少,人也渐渐的冷静过来。

只是身上传来的不适感,叫她还不能动弹。

得缓一会儿。

她不动声色的打量着周遭,确定了一个事实。

穿越重生了。

这之前,她身为保镖,在保护领导人的路上,在枪战中牺牲了,子弹穿过心脏,没有生的可能性。

忽的,外面一阵叮了哐啷砸东西的声音还夹杂着女人尖锐的哭喊声。

残破的窗户扇掉了一半,苏南乔刚好能看到外面正在发生着什么。

王秀兰哭爹喊娘的嚎着:“我告你们去!一群天杀的!你们萧家没一个好东西!有本事你们全都砸了!老娘也不会拿出一个子儿!”

“我们萧家娶的人是苏柔,红纸上写的清清楚楚,你当我们瞎吗?!”萧家祖母何英翠抖开婚约书,要不是被儿媳拦着,她早冲上去给人耳刮子了:“二十两聘礼不退,苏柔就跟我们走!她不在,我们一家子就在这等着!我就不信她能躲着一辈子不回来!”

王秀兰坐在地上,像是受了天大的冤屈,哭得那叫一个惨:“你们也忒不要脸!我们家老幺儿可是你们光明正大送到你家的!把人糟蹋了一晚就送了回来,现在还想玷污我们家苏柔!天下怎么什么便宜都让你们给占了!啊!”

她一口颠倒是非话的话说的理直气壮,何英翠两眼一翻,一口气没上来差点厥过去。

苏南人的确在家过了一晚,早上去喊人出来吃饭,萧二郎迟迟没出,最后一开门进去,萧二郎不见了踪影,苏家的老幺儿满脸是泪的缩在墙角。

他们一家子才发觉事情大发了!

萧二郎没找到,他们就先带着苏南乔过来找人说理,结果刚到门口,苏南乔就一头撞在门口,村里人忙前忙后的先帮忙把人救了回来。

他们两家就在院子里吵的不可开交,谁也不让步。

方才王秀兰那一番话,可不光坏了苏南乔的贞洁,丢的更是他们萧家的脸面!

躺在柴房的苏南乔差不多也捋顺了,王秀兰是几个意思她也懂了,原主胆小懦弱,她可不怕。

既然借了原主的身体重活一世,那剩下的事情就交给她。

苏南乔强撑着身体站起来,不顾旁边几位好心人的劝阻,摇摇晃晃的扶着墙壁走到门口,在一片骂声中开了口:“都闭嘴!”

她声音不大,却十分有效的让外面的人全部都收了声,十几双眼睛朝她看了过来。

苏南乔道:“苏柔和镇上的男人有染,她就算回来,你们萧家敢要吗?”

还指望着把苏柔带回去的萧家人登时傻住了。

“小贱货!你瞎说什么!她是你姐姐!”王秀兰一听,整个人都炸了,抓起手边的一根棍子就朝苏南乔冲了过去,“喂不熟的杂种!我今天就打死你这不孝女!”

苏南乔实在没什么力气去档,光是站在这里就几乎耗尽了她所有的力气。

好在身边有好心人,几个农妇把张牙舞爪的王秀兰拦住,王秀兰嘴里骂着:“你敢这么说你姐姐!你安的什么好心!这么多年你吃我们的喝我们的!大家伙都看看,这么狼心狗肺的玩意儿就该去死!浸猪笼!”

这些年苏南乔在家过的什么日子,大家伙都看在眼里,当下人被逼的撞墙不说,还被王秀兰如此诋毁,就有人看不下去了。

人群中有个汉子喊道:“王大娘,你说这话不虚吗,你看看老幺儿瘦的跟麻杆而似得,说吃得饱穿得暖谁信!”

“这房子地契还是你从老幺儿手里抢的,睡得还是柴房,孝顺你们?你们配吗?!”

王秀兰的怒火一下子转向了说话的那汉子:“满嘴生疮的东西你少血口喷人!这都是她自愿的!管我们什么事儿!”

地契的确是原主自愿的,亲生父母死后她就在大伯家寄人篱下,原主性情软弱,为了求一方庇护在王秀兰各种难听的话下,拿出了地契,把父母生前留下的房子给了他们。

而后生活质量不见好,却遭到了更苛责的对待。

但原主对此从没抱怨过,只懂得一味的忍让最终才落得这样的下场。

这时,萧家大朗推开苏万田从屋内走了出来,屋里值钱的东西没有,砸了个遍也没找到二十两聘礼,脸色不满了一层阴霾,“娘,没找到,应该是被苏柔带着拿走了。”

苏万田在人高马大的萧予恒跟前就跟菜鸡似得拦都拦不住,还被推了一个踉跄,拍着大腿道:“你们姓萧的仗着你们家是大姓欺负人是不是!”

顿时,围着一圈的村民都变了脸色。

他们萧家村姓萧的居多,他们苏家是十几年前逃荒逃过来的,虽然住了这么些年,平日里也能相处,但到底还是有一条隔阂在中间横着。

苏万田一句话可以说得罪了不少人。

萧予恒冷着脸怒道:“今日我就把话撂这,这亲退了,人我们也不要,二十两银子,少一分都不行!要不然我让你们全家不好过!”

还不等王秀兰破口大骂,一直没怎么说话的苏南乔指了指院子里的那颗槐树,说道:“钱都藏在那棵树下。”

王秀兰睁大了通红的眼睛,突然来了力气挣脱拦着她的人扑到槐树下当着,疯了一样吼道:“苏南乔!你怎么不去死!”

萧予恒是个男人,自然不会上去枪,何英翠和周敏婆媳两个就冲了上去,三个女人滚打在一起,在槐树下找到个布包。

打开一看,零零散散的铜板和碎银子架起来也就七八两左右。

何英翠拍着大腿哭道:“我们萧家造了什么孽竟碰上你们这家子无赖货啊!”

苏南乔一阵头大,王秀兰这次算盘打的精明,那二十两银子估摸着和苏柔一起消失了。

王秀兰浑身是泥,脸上几道沁血的抓痕,怒红着眼突然冲向了苏南乔:“贱货!我打死你!”

大概是潜力爆发,竟然没人拦得住,眼看着王秀兰的棍子就打在自己头上,苏南乔咬关紧咬,准备躲开避开要害,却有一只手抓住那落下的棍子。

一滴冷汗顺着苏南乔的额角滑落,她的视线落在了眼前的男人的背影上。

不知道谁喊了一句:“萧二郎来了!”

苏南乔呼吸一顿。

正主来了。


萧予琅喜欢苏家的长女苏柔是众人皆知的。

萧家是村里唯一的猎户,虽说不富裕,但也算是有头有脸,为了迎娶苏柔,萧家掏出家底又借了点零头钱凑够了二十两的聘礼。

二十两,在众人眼中可不是小数目,娶的不过是农户家的女儿,萧猎户家出手可以说是很大方了,谁人听了不得羡慕。

苏家人收聘礼收的那叫一个开心,亲事就定下了。

成亲吉日,就是昨天,说来也是荒唐。

原主被王秀兰逼的穿上了嫁衣,盖上了红盖头推进花轿,红盖头下看不见脸,谁会知道新娘子掉包了呢。

外面宾客满座,欢声笑语,原主在屋里吓得魂飞魄散。

等到晚上,萧二郎带着一身酒气回来,盖头一掀,两者惊的惊,怕的怕。

大冤种萧二郎愣了一会儿,神色渐渐染上怒火,不顾外面夜色浓重,摔门而去。

之后的事情,就顺理成章的发生了。

萧予琅这时候出现,倒是让苏南乔挺惊讶的。

讲道理,最掉面子的是他啊!

萧予琅丢开王秀兰手里的棍子,神色如覆薄冰:“你们不退亲,可以,我认了。”

“这人,是我明媒正娶进家门的,算是我萧二郎的人,你要打人,问过我萧家了吗?”

苏南乔心头一震,穿越开局送丈夫,安排的名明明白白。

不过也挺好,苏家这地儿烂透了,要能离开苏家,也不失为一个好机会。

萧予琅凶名在外,又是猎户出身,身上免不了沾了血腥气,往那一站,慑人的气势就压人一头。

王秀兰脸都白了,后退了几步嘟囔道:“这……这可是你说的!苏南乔是你媳妇了,那就赶紧把人带走!”

“二郎!你说什么呢!什么叫认了啊!”何英翠火烧屁股的似得跑到萧予琅跟前,指着苏南乔道:“你看看清楚,这女人是你喜欢的吗?婚姻大事,岂能儿戏啊!”

萧予琅扶着何英翠气的发抖的身体,低声道:“娘,这次听我的。”

何英翠知道自家二小子从小是个有主意的,脾气还倔,决定了什么事谁说也不管用。

萧予恒叹口气,也跟着劝道:“娘,再闹下去,吃亏的还是我们,二郎这么做也没错,总比人没捞着,还赔了钱要好。”

是这个道理了,苏家摆明了就是将耍赖进行到底,娶苏柔进门是没可能了,二十两银子到现在也没着落,想要回来——狗嘴里抢骨头一个字,难。

萧予恒转过头看着苏南乔,面无表情道:“你要留下,还是跟我……”

“跟你走!”苏南乔没等人把话说完,就接了话茬。

笑话,跟谁走都比留在这个吃人不吐骨头的狼窝强!

萧予恒微微一愣,轻抿了下嘴角,“去收拾东西,走。”

苏南乔道:“没什么可收拾的。”

原主可怜的连衣服都是穿苏柔剩下的,还有身上的嫁衣,当初也是按照苏柔的尺寸做的,穿在她身上像麻布袋似得。

萧予恒没在说什么,转身就走。

苏南乔咬咬牙,一瘸一拐的跟在人身后,隔壁的李婶儿搀扶着送人出了门,小声跟她说:“上去跟人好好过日子,听话懂事点,会没事的啊。”

苏南乔拍了拍李婶儿的手背:“李婶儿放心。”

王秀兰看萧予恒走了,胆子才又大了起来,插着腰对众人喝道:“你们可都看见了,老幺儿可都是自愿跟人走的,我们做长辈的给人找个好人家,有错吗?!”

“她反倒恩将仇报,满口胡言乱语,还带着你们一家子来砸东西!要脸不脸啊你们!赔钱!”

最后一句话王秀兰是冲着何英翠说的,萧予恒阴沉着脸往前一站,“我们二郎要娶的是苏柔才给的二十两银子,现在换了人,可就不是这个价了,你还想赔钱,成啊,红纸黑字咱们拿着去镇上衙门,好好说道说道。”

王秀兰一梗脖子,还想胡搅蛮缠时,苏万田过来拽了她一下,“少说点吧!还嫌不够丢人吗?!”

何英翠啐道:“对!去衙门!正好把苏柔叫上公堂,咱们当面对质!”

王秀兰心里咯噔咯噔直跳,把苏柔叫上公堂那哪成啊!那他们找到新的金龟婿的事情不就露馅了?!

苏柔一辈子可就毁了啊!

王秀兰扑到苏万田怀里,哭嚎道:“死老东西,你就由着他们这么欺负咱们家啊!咱家统共俩闺女,带走一个,还要毁了柔儿啊!”

苏万田是个脾气面的,眼下只想着快刀斩乱麻,解决掉此事,愁眉苦脸的对萧予恒道:“大恒,你看老幺儿也跟着二郎走了,怎么说也是亲家,以后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不必要难到公堂上去,对不对?”

萧予恒冷笑道:“是了,亲家,这八两银子我们拿走,还有二两银子就当时我们赔给你们家砸东西的钱,聘礼十两银子,不少吧?”

苏万田连连点头:“不少不少。”

王秀兰哪能忍得了,两个拳头砸在苏万田身上:“死老东西!你疯了不成!苏柔是不是你女儿!都说苏南乔长得好,不如柔儿!不知道还以为苏南乔是你亲女儿呢!”

“今儿出了这事儿,你还偏袒着苏南乔!天杀的绿头王八蛋!”

苏万田听她满口难听话,再好的脾气也来了火:“疯婆子闹够了没有!要不然你去把人叫回来去公堂!你敢吗?!”

萧家人在骂骂咧咧的动静中离开了,看热闹的该散的也都散了,苏家闹这么一出,全当笑话看了去。

萧家是山上的猎户,一家子住在半山腰。

山路不好走,苏南乔刚开始还能勉强跟在萧予琅身后,可渐渐的就跟不上了。

浑身上下没一处是不疼的,苏南乔都不用扒下衣服看,也知道身上到处都是伤。

原主在苏家,挨打是家常便饭,昨晚被逼着替嫁时反抗了一下,又遭了一番毒打,再加上今早寻死撞到脑袋,能撑到现在已经不容易了。

苏南乔感觉身上忽冷忽热,头重脚轻,眼前的事物都带着重影,她艰难的张开嘴却只发出一声气音,紧接着一团沉重的黑雾压来,便没了意识。

身后重物到底的声音让走在前面的萧予琅顿住脚步,回头就看到瘦小的女人倒在大红的嫁衣里一动不动。

萧予琅眉头轻蹙一下,走到苏南乔身边试了下鼻息,暗自松了口气,却又不耐的说了两个字:“麻烦。”


苏南乔上辈子是保镖出身,没睡过安稳觉,睡得快醒的也快。

鼻息间尽是一股淡淡的药香,睁开眼就见萧家大媳周敏坐在床边正往自己嘴里灌药。

可能是人还没有清醒,苏南乔下意识的紧绷神经,猛地避开了人的动作弹坐起来。

周敏也因为她神经质的举动吓得差点扔掉手里的碗。

滚烫的汤汁洒在她的手背,周敏哎呀一声。

瞬间的动作牵扯到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苏南乔咬着下唇闷哼出声,脸色又白了几分,待看清面前坐着的妇人,昏迷前的记忆清晰的浮现在脑海中。

苏南乔愧疚的看向周敏的手,眼神躲闪开来:“对不起……”

不管以后的日子如何,这家人愿意收留她,苏南乔真心感激。

周敏早先听说这丫头在苏家过的不好,刚才请大夫过来看伤时,还是被苏南乔身上新伤旧伤给震撼住了,这时见苏南乔这样以为是害怕,便怀着几分同情道:“别害怕,醒了就喝药吧,待会儿就凉了。”

“我还要干活儿去,你先吃药。”

周敏是个善解人意的,怕自己在这苏南乔放不开,寻了个借口就先出去了。

妇人态度温和,并没有因为先前的事迁怒于她,让苏南乔紧绷如弦的心情稍稍转好。

她答应和萧予琅回来,也是因为萧予琅开了口,那个时候的情况,也没有第三种选择,答应后苏南乔就已经做好了来到婆家被众人排挤的准备。

可周敏刚才的态度,苏南乔看在眼里。

也许没有她想的那么糟糕。

苏南乔很快接受了现状,将屋内打量了一下,大红的囍字还贴在床头,桌上早生贵子的果盘也还在,要是没猜错的,这间屋子应该就是她和萧予琅的婚房了。

这个婚,真是结的她没一丝丝防备。

要知道在重生以前,她可是个正儿八经单身主义者,日常只有保护上级和吃饭睡觉,谁有时间谈恋爱。

眼下可好,流程都省了,直接成了有夫之妇。

而且开局送的丈夫,娶她还是个意外……

苏南乔摩挲着碗边的豁口,暗自盘算着,且走一步看一步,等到身体养的差不多,还了萧家的人情,大不了和萧予琅商量一下。

和离还是休书都可以,总归是脱离了苏家,去哪还不是她说的算。

当然,她的这一番打算萧家人不知道。

何翠英回来后就躺着了,估计是给气的,周敏在厨房忙活了晚饭,才让萧甜去屋里喊祖母吃饭。

赶巧萧予恒和萧予琅一人背着一大捆稻草,赶着几只羊从地里回来。

周敏走过去帮着把羊赶回羊圈。

就听萧予琅问道:“她怎样?”

知道萧予琅口中的她指的是谁,周敏拴上栅栏,一边说:“刚醒,看她胆子小,就让她自己在屋歇着了。”

“二郎,大嫂说句不该说的,这丫头挺可怜的,刚才大夫来看,浑身都是伤,在苏家估计不好过,她虽比不上苏柔出息,可好算也生的标志,你慢慢相处着来,说不定人也不错,现在看也是比那个劈了腿的苏柔强。”

萧予琅蹲在地上,给大黑牵上狗绳扔了两块骨头,淡淡的嗯了一声。

周敏没敢多说什么,只说了句吃饭吧就走开了。

萧甜叫醒何英翠,出来时往新房䁖了两眼,便轻手轻脚的推开二叔的房门,小小的脑袋探进去,正好和刚要下床的苏南乔对上眼。

这就是二叔娶错了的媳妇啊。

长得也还行,就是瘦了点,瘦的都脱相了。

门口的小丫头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瞧,苏南乔还有些不自在,咳了一声道:“怎么了?”

萧甜回过神,冲着人甜甜一笑:“吃饭了,我给你端进来吧。”

那怎么行,苏南乔对自己现在的身份认知很清晰,人在屋檐下,哪能让人这么伺候着。

苏南乔连忙道:“不用,我能出去吃的。”

萧甜没再说什么,转头跑了。

苏南乔身上还穿着那件大红衣裳,穿成这样出去多少有点儿不合适,原主嫁过来时,苏家为了冲面子,备的嫁妆看着鼓鼓囊囊的,实际上都是破旧衣服,大部分还都是苏柔身上脱下来的。

找了件还像样的衣服换上,苏南乔给自己鼓了鼓气,推开门走了出去。

大概和第一次见公婆的心情是一个道理的。

农家吃饭都在院子里或者厨房,今天天气不错,秋风送爽,所以苏南乔一出门就和萧家一家子正式见面了。

何翠英坐在中间,见了她脸色瞬间难看了几分:“人倒是不傻,吃饭点自己就出来了。”

背对着她的萧予琅扭过头,微微皱眉道:“伤没好,一会儿给你送进去。”

接受过高等教育的苏南乔瞬间觉得自己为了一口吃的,太下三了。

真不是这样的……

苏南乔尴尬的站在门口,怎么着都不是。

好在萧甜出来给她辩解,低头抠手指的小声道:“祖母,是我去叫二……她出来吃饭的。”

周敏也帮着打圆场:“娘,再怎么说也都是一家人了,是该做一张桌上吃饭,你瞧她瘦的,再瘦下去,外面人看见又该说我们家吝啬了。”

何英翠注重名声,闻言就没有再说什么,算是默认了。

周敏对苏南乔招招手:“过来,坐二郎旁边。”

苏南乔僵硬着脖子点点头,坐在萧予琅旁边都感觉空气更加稀薄了。

不招人待见的感觉实在太不好了。

苏南乔是真的饿了,但是吃饭的时候收敛着只吃自己面前的,那个盆里的兔肉汤,想吃,但又不好意思。

正低头咽着干饭,面前突然放了一碗兔肉汤。

苏南乔略带惊诧的看向萧予琅。

萧予琅都不看她一眼,说了句:“想吃什么自己夹。”

咦,这男人还不错?

桌上一家子各吃各的,就是看见了萧予琅的动作,也没人理会。

对人有所改观的苏南乔这才放开了点,这可能是原主少见的吃过的一顿饱饭,苏南乔都觉的粗茶淡饭吃下去异常满足。

萧予琅吃饭吃的快,最先吃完就闷头干活儿去了。

吃过了饭,周敏和萧甜分工明确的开始收拾碗筷。

苏南乔手疾眼快的抢了萧甜的活儿,说:“我来吧。”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