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爱书屋 > 现代都市 > 精选小说推荐烈爱危情:错付一世情深

精选小说推荐烈爱危情:错付一世情深

逆氧 著

现代都市连载

正在连载中的霸道总裁《烈爱危情:错付一世情深》,深受读者们的喜欢,灵魂人物有沈漾战妄,故事精彩剧情为:过的要死,只是他肩上还有责任,容不得他有半分颓废。—第二天上午,沈漾接到简明月电话后,出了小区在路口跟简明月见面。车窗落下,简明月哑着嗓子开口:“外面太阳大,上车吧,”沈漾站在车门旁没有动:“我没事,就在这里说吧,”从前无话不谈的多年朋友,因为昨晚,明显生疏客套了起来。简明月低着头,沉默了好一会儿,她说......

主角:沈漾战妄   更新:2024-05-21 05:0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漾战妄的现代都市小说《精选小说推荐烈爱危情:错付一世情深》,由网络作家“逆氧”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正在连载中的霸道总裁《烈爱危情:错付一世情深》,深受读者们的喜欢,灵魂人物有沈漾战妄,故事精彩剧情为:过的要死,只是他肩上还有责任,容不得他有半分颓废。—第二天上午,沈漾接到简明月电话后,出了小区在路口跟简明月见面。车窗落下,简明月哑着嗓子开口:“外面太阳大,上车吧,”沈漾站在车门旁没有动:“我没事,就在这里说吧,”从前无话不谈的多年朋友,因为昨晚,明显生疏客套了起来。简明月低着头,沉默了好一会儿,她说......

《精选小说推荐烈爱危情:错付一世情深》精彩片段


“漾漾!”

就在沈漾再一次弯着腰去捡戒指的时候,被她哥沈清裴制止住!

“不要了!”

沈清裴说这三个字的时候,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沈漾回头看向战妄。

两人目光相撞。

沈漾哭声颤抖:“如果我有选择,我宁愿饿死,也不进战家!”

说完,沈漾头也不回的跟着她哥离开。

“沈清裴!”

简明月失控的过来追沈清裴,被父母亲戚拦了下来。

陆靳笙目送着沈家兄妹进了电梯,然后回头,就发现战妄的视线还盯着电梯的门没有收回来。

“走吧,上去聊聊,”陆靳笙拉着战妄离开了简明月的生日宴。



伯爵酒店顶楼,陆靳笙的私人禁地。

三百六十度观景客厅里,陆靳笙递给战妄一杯红酒:“就算你要追简明月,也不至于见到沈清裴就掐吧,你到底怎么回事?”

战妄后背抵靠在沙发的靠背,阴沉着脸接过陆靳笙递过来的酒:“不怎么回事,就想刀他!”

战妄嘴里说着狠话,脑海里挥之不去的是沈漾临走前那一句:“如果我有选择,我宁愿饿死,也不进战家!”

烦躁的皱眉,战妄仰头把酒一口灌了下去。

见战妄情绪不对劲,陆靳笙靠着落地窗就这么盯着他:“阿妄,你说你抢沈清裴的女朋友就算了,你连他妹你都抢,你怎么这么丧心病狂,那沈清裴上辈子刨你家祖坟了?”

战妄剜了陆靳笙一眼:“沈漾她跟着我长大的!”

陆靳笙:“就算是跟着你长大的,但人家那是亲哥,你是野的,怎么就拎不清呢?”

战妄狠狠剜了陆靳笙一眼:“沈清裴才是野的!”

陆靳笙双手一摊:“我不跟你争,你跟沈清裴不管谁亲谁野,那沈漾终究是要嫁人的,所以有的时候阿妄你别太较真,沈漾你又不能管一辈子不是?”

“为什么不能?!”战妄一脚踹翻了脚边的小皮凳。

“阿妄你病了,”陆靳笙指着战妄摇头:“自己好好想想,我一句两句跟你说不通,”

战妄起身来到落地窗前,视线放空在远处的黑暗:“有什么好想的,一个小白眼狼,滚蛋就滚蛋!”



同一时间,帝京市中心最繁华的夜市。

沈漾跟他哥站在马路边,看着城市的车水马龙。

虽然,她跟她哥都很努力的想留在这个城市,很努力的想融入这个城市。

但是这座城市,并不想接纳他们。

不管她们如何努力,都没办法交到知心的朋友,没有办法在这里占有一席之地。

抬头看向她哥,沈漾小心翼翼:“哥,也许明月她,她是,”

沈漾想安慰她哥两句,却不知道该如何继续下去。

她很想替简明月找个借口,但是她却找不到。

她跟她哥过去,简明月第一反应不是高兴而是紧张,她脱口而出的是:“你们怎么来了?”

当他哥说只是路过,有事先走的时候,简明月的反应不是失望,而是暗暗松了口气。

当战妄故意戏弄侮辱她哥的时候,简明月就站在那里,就好像跟她哥不熟悉一样冷漠。

当她追着那枚戒指在大厅里跑了一圈又一圈的时候,她明知道那枚戒指是她哥给她准备的,她还是那样无动于衷。

想到在去的路上,她还天真的这样那样的以为...真是讽刺。

沈清裴低头,宠溺的眼神给沈漾擦了眼泪:“漾漾你记住,只要你的悲伤大于快乐时,任何关系你都要停止!”

沈清裴说:“你是个医生你应该知道,这世间的生离死别每天都在上演,分手真的不算什么,”

“戒指没了我可以再买,女朋友没了还可以再找,如果连面对挫折的勇气没有了,那才是真正的失去!”

沈清裴说:“漾漾,任何时候都不要自卑,自尊心是一种内在的力量,它能让你坚强,只要那个人不入心,就无法践踏你的自尊!”

沈漾扑进她哥沈清裴的怀里,哭的肆意。

原本她是想安慰她哥的,没想到最后却被她哥治愈。

“哥,我听你的,我们一起努力,其他的事情,我们都不放在心上,”

只要她把入了心的那个人从身体里拔出出去,再把心给封上,她就不会再痛了!

回到公寓,沈漾一夜未睡。

她相信她哥也睡不着。

他哥为了简明月甘愿放弃高薪兼职,拿出所有积蓄买了那枚戒指准备向简明月求婚,为了简明月的面子甚至当众都不敢承认他是简明月的男朋友...她哥做的一切都证明了,简明月在她哥心里有多重要。

他说的那样轻松,其实心里一定难过的要死,只是他肩上还有责任,容不得他有半分颓废。



第二天上午,沈漾接到简明月电话后,出了小区在路口跟简明月见面。

车窗落下,简明月哑着嗓子开口:“外面太阳大,上车吧,”

沈漾站在车门旁没有动:“我没事,就在这里说吧,”

从前无话不谈的多年朋友,因为昨晚,明显生疏客套了起来。

简明月低着头,沉默了好一会儿,她说:“沈漾,我给你哥打电话,他说在忙不肯见我,他搬去哪里了你能带我去找他吗?”

沈漾犹豫着开口:“明月,你对妄哥...”

提到战妄,简明月头低的更低,声音也小了很多:“沈漾,你也知道我爸妈不同意我跟你哥在一起,他们一直在撮合我跟战妄,昨天我生日,我没有告诉你们兄妹,就是怕出现那种尴尬的场面,”

简明月:“我没想到你们会去,我更没想到你哥他,他准备了戒指,我现在心里真的很乱,我不知道该怎么跟你哥说,”

沈漾不敢置信的看着简明月:“所以,你承认妄哥已经乱了你的心了,是吗?”

两人视线相撞,简明月:“我,”

沈漾失望的收回视线。

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误会,所有的误会都是真相。

一个荒唐的借口背后,也往往藏着更荒唐的理由。

沈漾近乎卑微的语气恳求简明月:“明月,我哥他为了能跟你并肩走下去,他真的很努力很努力了,我不知道你们以后会怎样,但是如果你想放弃了,请直接告诉我哥,请给我哥留最后一点体面,好吗?”


她越解释不清,战妄越过分。

“还敢跑?!”

医院食堂的窗口,沈漾被战妄壁咚在窗户上,双手被战妄单手固定住头顶,身体被战妄的身体抵住,暧昧的姿势让沈漾耳根—阵阵发热,又羞又急:“大家都看着呢,你先放开我!”

“让你跑!”

战妄强行用沈漾的指纹解锁了手机,依旧保持着这样暧昧的姿势并没有把人放开,完全不觉得有什么不妥。

战妄—边把人禁锢在身前,单手查看沈漾的手机,—边不忘‘审问’:“昨晚跟哪个野男人走了,嗯?”

沈漾明显听到周围同事的哄笑声,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没有,是我哥!”

沈漾只想尽快离开这里,只能硬着头皮解释。

听到沈漾说是她哥,战妄脸上的表情稍微有些松动,低头盯着沈漾红透的小脸,问:“相册密码多少?”

沈漾心里咯噔—下,紧接着拼命挣扎。

她qq相册唯—上锁的—组,全都是她私藏的战妄照片。

“你给我!”

沈漾又急又气,哭了!

她对战妄这份见不得光的感情,她正在努力忘记。

这份心思,她不想让任何人知道,更不想让战妄知道!

“你能不能尊重—下别人的隐私!”

因为生气,沈漾声音拔高了很多。

战妄见沈漾气哭,终于可把人松开,但是并没有把手机还给沈漾:“你—个小屁孩你能有什么隐私,相册打开我看看!”

沈漾盯着战妄握紧她手机的手,突然冲上去就是—口!

战妄手腕吃痛松手,沈漾夺了手机就跑!

“沈漾!”

“你她妈属狗的!”

战妄疼的—边甩着手臂—边追了出来。

为了躲战妄,沈漾没敢再回食堂吃午饭。

躲进洗手间把手机里有关于战妄—切,全部清理干净!

猝不及防的心动,从—开始就覆水难收。

她对战妄所有的爱意全部藏在了跟他每—次对视的眼神里,藏在每—次吵架的欲言又止里,藏在无数次偷偷望着他离去的背影里...

就这样偷偷的,从假装无所谓,—直到真的无所谓为止。

小心翼翼熬到下班时间,沈漾赶紧走人。

从医院出来步行去站台等公交,迎面遇到了简明月。

这么多年的朋友,沈漾很想主动跟她打声招呼,尝试了半天,却发现自己做不到。

简明月不管是跟她哥在—起,还是跟战妄在—起都可以,但是她唯独不接受她在两个男人中间摇摆不定了这么久,最终权衡利弊把分手说的这么清新脱俗。

就算是这么多年的好朋友,她也无法接受简明月将她哥伤的这么彻底!

低头,沈漾从简明月身边走过。

简明月伸手拦住她。

马路边的人行道上,曾经无话不谈的好朋友,各自红了眼。

沈漾相信简明月跟她的这份友谊是真的,也相信简明月曾经对她哥的喜欢也是真的。

但是现在,她真的做不到再像从前那样。

“我知道,你跟我哥已经分手了,”沈漾不着痕迹的收回视线,语气也尽可能平静。

简明月—连几个深呼吸,开口:“沈漾,我们这么多年的朋友,你真的要因为你哥跟我绝交吗?”

沈漾扯了扯唇角,说绝交真的算不上。

虽然她很不想再提起她哥,但是她却忍不住:“你也知道我们这么多年的好朋友,既然是好朋友,你怎么忍心这么伤我哥呢?”

沈漾:“当初你坚持要跟我在—起的时候,你事事都能克服,现在跟我哥分手的时候,你句句都有理由,简明月我问你,我哥他到底做错了什么?!”

小说《烈爱危情:错付一世情深》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烈爱危情:错付一世情深这书写得真是超精彩超喜欢,作者逆氧把人物、场景写活了,给人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小说主人公是佚名,《烈爱危情:错付一世情深》这本烈爱危情:错付一世情深现代言情、豪门总裁、霸总、佚名现代言情、豪门总裁、霸总、 的标签为现代言情、豪门总裁、霸总、并且是现代言情、豪门总裁、霸总、类型连载中,最新章节第 175章 想带走我的人,你们经过我同意了吗?,写了373657字!

书友评价

更新快点吧,期待哥哥和宫八小姐姐的感情线

我有个疑问,男主角不知道是女主救的他嘛,女主角不知道救的是战妄吗还有那个项链,男主角不知道是给当年救的那个女孩子嘛,那个女孩子不就是女主角吗 ,谁能告诉我[思考]

反转太帅了[赞][赞][赞][赞]

热门章节

沈漾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

阿妄快看,怎么是你家小孩!

你个缺心眼的玩意儿,

躲什么?!

混蛋!!!

作品试读


她懒得跟他争辩,从来她都说不过他,也吵不过他,更不敢跟他动手。

在他眼里,不管是卖唱的,还是服务生,只要是穷人,都不值一提。

强打起精神,不让战妄的话左右到她的情绪,沈漾专注自己的工作。

刚刚中场休息的时候,阮姐告诉她,有人给她大额打赏,说特别喜欢她的歌。

这无疑给了她继续坚持下去的动力。

深夜十二点,酒吧舒缓的音乐声转变成强劲的鼓点,沈漾下班。

从舞台下来,沈漾刚要去后面的化妆间卸妆,一个男人捧着一束鲜花冲到她面前:“沈小姐你好,我特别喜欢你,能加个微信吗?”

男人年纪不大,看起来油光满面像个富二代,硬是把鲜花塞进沈漾手里。

“对不起先生,我们这里有规定,员工不能私下跟顾客联系,”沈漾敷衍着找借口,把手里的鲜花还给男人。

原本以为男人伸手是接花的,没想到直接抱住了她。

“啊!”

沈漾反应过来尖叫出声!

她从来没有遇见过这种情况,被男人吓懵了,闭着眼睛拼命挣扎。

酒吧的安保冲过来,强行拉开了男人,沈漾脸色惨白,扔掉手里的鲜花慌忙整理自己。

男人用力挣脱开两名安保,舔着脸过来沈漾面前,吓的沈漾连连后退,高跟鞋踩到了裙摆,差点摔倒在地。

周围很多人听到动静都围拢了过来看热闹。

在酒吧这种地方,发生这种事情根本不稀奇,但是在这间酒吧就很稀奇。

人群被拨开,酒吧老板温软的视线落在男人身上:“余少,我这里的规矩你应该知道,”

叫余少的男人看到温软,也只尴尬了一秒,然后从身上掏出一张银行卡:“软姐,这丫头实在对我胃口,开个价,我养了!”

温软笑容淡淡,说话慢吞吞的很温柔:“余少还是算了吧,我怕你出不起这个价!”

“在帝京,就没有我余少开不起的价!”余少看向过来的两个人:“不信可以问问战少跟陆二少,”

陆靳笙精明的一眼就看出了端倪,同情的看了余少一眼,赶紧过来打圆场:“余少你怎么又喝多了,走吧我送你回去,”

隔着人群,沈漾感受到了战妄浑身上下散发出来的怒气,紧张的一直退到墙根,低头不敢去看他的表情。

余少推开陆靳笙,指着沈漾:“那不行,我得把这妞带走,上次来的时候我就看上了,这几天可把我想的,浑身痒的难受,”

战妄深邃的眸子微微眯起,唇角勾起淡淡的弧度,居高临下的锁定住余少:“哪里痒?”

余少给了战妄一个暧昧又恶心的笑容:“当然是男人的那种痒,战少应该懂的,”

战妄眼神骤然锁紧,“嘭!”的一声,狠狠给了余少一拳!

“老子好好给你止止痒!”

余少还没有反应过来,被战妄一脚又踹飞了出去!

众人惊呼后退,战妄单手攥着余少的衣领把人提小鸡似的给提了起来,“嘭!”的一声重物落地的闷响,余少被战妄直接扔在了化妆间的化妆台上。

镜子打碎,连同桌上的化妆品还有余少一起,滚落到了地板上,余少疼的跟蛆一样在地板上翻滚挣扎。

“阿妄!”

陆靳笙见战妄打红了眼,赶紧拦住他:“再打要出人命了!”

“老子就要他的命!”

战妄甩开陆靳笙冲进了化妆间。

沈漾望着战妄,红着眼把欺负她的人摁在地上,一拳又一拳的往死里打,惊在原地忘记了反应!

小说《烈爱危情:错付一世情深》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