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爱书屋 > 其他类型 > 玄学大师的豪门生活小说

玄学大师的豪门生活小说

苏正光 著

其他类型连载

她感慨道:“其实这么一说,大师跟咱们家也挺有缘分,没出生就跟元景有婚约,现在兜兜转转,又成了元景的救命恩人,如果将来……算了,这种事情都是缘分,强求不来。”而且她也知道,元景还挺反感这种包办式婚约的,之前听说跟孟家有婚约后就一直非常不悦,说等到孟家女儿成年后,会亲自去解除娃娃亲。

主角:元景苏锦   更新:2023-02-10 11:3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元景苏锦的其他类型小说《玄学大师的豪门生活小说》,由网络作家“苏正光”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她感慨道:“其实这么一说,大师跟咱们家也挺有缘分,没出生就跟元景有婚约,现在兜兜转转,又成了元景的救命恩人,如果将来……算了,这种事情都是缘分,强求不来。”而且她也知道,元景还挺反感这种包办式婚约的,之前听说跟孟家有婚约后就一直非常不悦,说等到孟家女儿成年后,会亲自去解除娃娃亲。

《玄学大师的豪门生活小说》精彩片段

她感慨道:“其实这么一说,大师跟咱们家也挺有缘分,没出生就跟元景有婚约,现在兜兜转转,又成了元景的救命恩人,如果将来……算了,这种事情都是缘分,强求不来。”

而且她也知道,元景还挺反感这种包办式婚约的,之前听说跟孟家有婚约后就一直非常不悦,说等到孟家女儿成年后,会亲自去解除娃娃亲。

如果不是去年元景突然倒下了,那么现在他们和孟家的婚约就已经解除了。

苏锦本人又身怀玄学大能,想来对这种东西也是没有兴趣的。

可惜这一对男才女貌,多半是有缘无分了。

作者有话说:

元景:我老婆呢?谁说我不愿意!?

苏锦回到孟家时,孟正成林夕竟然还在客厅里坐着。

见她这么晚才回来,孟正成脸色不太好看。

“听司机小李说你去同学家玩了?”

苏锦漫不经心地“嗯”了一声。

孟正成问:“是男同学还是女同学?你不是刚来帝都吗?这么快就有交好的同学了?”

苏锦一边往楼梯方向走一边随意答道:“同班的男同学,怎么了?”

“怎么了?你一个女孩子,跟刚认识不久的男同学出去玩,你觉得这合适吗?”

“哪里不合适?”

“这是不自尊、不自爱,这不是一个该有良好教养的淑女该做的事情!我知道你以前没有规矩惯了,但你现在已经回到了孟家,就要遵守孟家的规矩。”

苏锦倚着楼梯扶手,回身看他,懒洋洋道:“你也说了,我就是这样惯了,不会改的。我不是什么淑女,不会遵循淑女那套规矩。”

“你必须遵守!”孟正成看她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顿时竖起眉毛,“你站直了!长辈跟你说话,你什么态度?”

苏锦感觉有些新奇。

她以前听人说过,有些父母长辈会给孩子树立一套自己喜欢的规则,希望把孩子塑造成理想中的样子,一旦孩子偏离方向,他们就会对孩子进行训斥。

而当他们无话可说,也没有道理可讲的时候,他们就会用长辈的身份从道德层面上压制小孩,挑剔小孩的态度等等。

看来孟正成就是这种人了,他理想中的女儿,应该是娇滴滴可以控制的吧,就像苏锦玉一样。

苏锦饶有兴致地看着孟正成。

“目前这个世界,除了法律外,好像没有什么是必须遵守的。”

“我们之间虽然有血缘关系,但是却没有亲人之情,对于彼此来说,只不过是在短暂人生中偶然相逢。我不觉得我需要遵守孟家的规矩。”

“你!”孟正成气得噎住。

林夕连忙给他倒了杯茶:“怎么这么大火气?也不怕气坏身体,快喝口水。”

她转头看向苏锦,不悦道:“清晚,给你爸爸道歉,你怎么能这么说话?婉婉从小到大都没有这么和爸妈说话过。”

孟正成脸色阴沉道:“不用了,我看咱们孟家是管不了她了。”

“正好,你身上还有桩婚约。”孟正成对苏锦说,“为了防止你以后做出什么丑事,丢了我们孟家的脸,还不如早点给你安排订婚。”

林夕表情和缓下来,也说:“这桩婚约还是你在我肚子里的时候订下的,现在你也成年了,不结婚也可以先订婚。对方家里地位很高,比咱们家还强得多,算起来也是孟家高攀了,你不用担心会委屈了你。”

孟正成半真半假翻了翻台历:“明天我就去拜访一下傅家,尽早把订婚的事情敲定下来,也让你收收心。”

林夕柔声道:“这太快了吧,女儿回来没有几天,我还没有好好关心过她。”




“快什么快!”孟正成斥了一声,看了一眼苏锦,阴阳怪气道,“枉我还花了一大笔冤枉钱,费尽心思给她找大学,让她读书,她倒是好,大晚上跟男同学出去玩,回来说了几句就顶嘴,在家里待下去还不一定要干出什么事情来。”

两个人一个唱黑脸一个扮白脸,转眼间竟然就要把事情敲定。

苏锦旁观全程,不由得啼笑皆非。

如果苏锦到现在还看不出来,孟正成林夕这一出大戏为什么而唱,那她也白活两辈子了。

回忆她今晚在医院看到的那个苍白俊美的男人,她有点玩味的想,傅氏掌权人竟然会被一对普通豪门夫妇嫌弃,也是挺有意思的。

以傅氏的地位,就算元景死了,也多的是人想嫁给他的牌位。

孟正成林夕不把这个高攀的好机会留给苏锦玉,而是让苏锦玉去攀那个什么吃崇,这其中一定有猫腻。

是什么缘故呢?

苏锦想到苏锦玉眉眼间隐隐约约透露出的桃花运,再一联想凌弋跟他聊天时抱怨说傅家分支有一脉格外躁动,顿时猜了个大概。

孟家人打的一肚子好主意,既觉得元景必死无疑,分支有望上位,想要把苏锦玉嫁过去,又担心事有万一,主家还留有后手,索性把她跟元景的娃娃亲坐实。

这样子的话,不管傅家落到谁手上,他们都不亏,无非是哪个更赚的差异罢了。

只不过看他们的样子,多半是将自己当做弃子。

苏锦唇角一弯,弯出一点讽刺的笑意。

她打断孟正成林夕的对话:“我知道了,你们都商量好了再来告诉我吧。”

客厅一静,孟正成林夕互相看了看,没想到她对婚约一事问都不问,默许他们操作。

他们本来做好了各种应付她的方式,此时看来一个都用不上。

“没什么事情的话,我先睡了。”苏锦走到楼梯中间,突然侧头,“对了,我最近在看《尚书》,看到一句话,分享给你们。”

“‘作德,心逸日休,作伪,心劳日拙’,是不是很有意思?”

她状似询问,然而根本不用人回答,说完便径直回房了。

孟正成林夕听她说什么心什么作,也没有听明白,反而觉得这个亲生女儿十分古怪。

林夕还叹道:“果然是山里长大的,到底不比婉婉。”

方才感觉气氛不对而退出客厅的管家站在门后,恰好听到苏锦离开时说的内容,根据出处和发音大致搜索了一下。

他听着林夕的叹息,又看了看手机屏幕上苏锦说的那句话的解释,脸色严肃起来。

“作德,心逸日休,作伪,心劳日拙。”,意为行德的人心地坦然,处境越来越顺利,弄虚作假的人费尽心机,处境越来越困窘。

大小姐是不是知道了什么?他是否该提醒孟正成林夕?

管家几番犹豫后,去厨房热了杯牛奶,去了苏锦房间。

苏锦正站在窗前往外看,听到敲门声,头也没回,直接道:“进。”

管家态度很恭敬:“大小姐,看您今天回来的晚,给您热了杯牛奶,您等下喝了再睡,可以助眠。”

他把牛奶放到床头柜上,端着托盘看向苏锦。

苏锦没有转身,也没有说话。

管家心情复杂地垂下眼睛:“那大小姐早点睡。明天周六,先生夫人的早餐时间会比平时晚一个小时,如果您想和夫人他们一起用餐,可以调整一下时间,或者您想安排在其他时间用餐也可以。”

他微微欠身,正要告辞,却听苏锦冷不丁问了一句:“你有个儿子?”

管家全身一僵,猛地看向苏锦。

他既然是管家,自然对整个孟家的动向了如指掌。

苏锦来到孟家这些天,从来没跟人闲聊过,她怎么知道他有个儿子?




夜晚的玻璃如同一面不太清晰的镜子,可以大致映照出人的神情。

苏锦站在窗户前面,无需回头看向管家,就已经通过旁边的玻璃上看到他的神态。

她失笑:“你不要这么紧张地看着我,我就随口一问,没有别的意思。”

“抱歉。”管家收敛好失态,“我只是没想到大小姐这么短时间内就清楚我的家庭情况了。”

“你说错了。”苏锦摇摇头,“不是这么短时间,而是见你的第一面。”

她对着不远处的书架扬了扬下巴:“你儿子最近在生病吧?书架从左边数,第三格,从盒子里拿出一个三角形状的符,压在你儿子枕头底下,三天之内必有改善。”

管家依言找到一个黑皮盒子,打开后对其他东西并不乱看,只拿了一枚三角符箓攥在掌心。

他是曾经跟着孟老爷子的人,见识过不少场面人物,几乎立刻就猜到了苏锦的本事。

怪不得她气场威势如此奇特,怪不得她说第一面就了解他的情况。

管家心内凛然,上楼前那些徘徊的心思完全确定下来。

他再次欠身,这次弯腰弯得更深:“大小姐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吗?”

“暂时没有。”苏锦想着跟聪明人说话就是省心,“以后有的话我会主动找你。”

言下之意,她不主动找他,就不需要他做什么。

管家表示明白。

他替苏锦带上房门的时候,没忍住快速望了一眼苏锦,她竟然还站在窗前,不知道在看什么。

苏锦在看什么?

她在看月华银河,星轨气形。

外人眼中的昏沉夜色在她眼中是透明的,她夜间视物如同白昼,而她放眼望去,便见天幕上银色与淡金交织而行,半空中诸般线条来回穿梭,如同密网,笼罩在天地之间。

万物皆有气,普通人无法看到,唯有天纵奇才的个例才能得见。

别人眼里黑乎乎的夜,在天才面前是五彩斑斓的盛景。

但这盛景苏锦看了太多年,早已无动于衷,她看了一会儿就打算上床睡觉。

睡觉之前,她习惯性地做了个掐算。

苏锦从来到这个世界开始,每晚都会给自己算一次,除了一年前的某一次结果显出异样来,她过往所有掐算结果都是一致的,然而今天注定不同。

如玉纤指飞速动了几下后,苏锦霍然抬头,眼中光亮大盛。

她原本已经躺下,此时却立刻起身,从柜子里翻出纸笔开始根据术数演算。

夜深人静,明月西移,苏锦伏案疾书,没有发现有少量斑斑点点的光芒悄无声息地汇聚起来,涌入她的身体中。

等到苏锦推演确定后,已经将近凌晨三点,她长舒一口气,脸上不见疲倦,反而满是喜色。

然而此时,苏锦看着眼前这一纸密密麻麻的推演过程,脑海里闪过孟家父母的脸、凌弋身上沾染到的气运、元景躺在床上没有呼吸但浓郁到凝实的紫气,终于豁然开朗。

原来如此。

她终于知道,那一线生机,究竟是在何处!

生机应在孟家,却不在孟家,孟家是一点线头,只为引她走过重重关卡,让她得以顺利地见到元景。

她的那一线生机,实际上在元景身上。

她现在回顾这些年,才发觉一点蹊跷。

孟家的女儿未出生便与傅家订下娃娃亲,出生后却被抱错流落在外,幼童早夭,苏锦苏醒,多年后归家,遇到昏迷被害的元景。

每一件事情如果走向不同,都会引发截然不同的后果,如今这一切,这是偶然还是必然?

冥冥之中,是天意如此,还是有看不见的大手在背后推动?

她的生机应在元景身上,又具体指什么?

各种谜团扑面而来,苏锦沉吟许久。

她将桌上的纸拿在手里叠来叠去,最后叠成一个三角形,捏在指尖凝视。

深夜里雾气升腾,室内仿佛也起了一层水汽,苏锦的眉眼氤氲其中,显得有些迷离。




她指尖一松,那折成三角形的纸便晃晃悠悠跌落下去,还没碰到地面,就唰一下燃起火光,瞬息间化作一小撮灰尘,堆在地板上。

罢了,车到山前必有路,不管怎样,能活下去总比早死要好,就像孟老头说的,他还等着以后让苏锦给他上香呢。

苏锦轻轻一笑,翻回床上睡觉,上床前把拖鞋一踢,恰好将不远处的灰尘踢散。

第二天是周六,阿姨来给苏锦清扫房间,突然“咦”了一声。

“大小姐,你是夜里开了窗户吗?我记得昨天我把地板拖得很干净,怎么今天缝隙里有这么明显的灰尘。”

阿姨每天打扫,家里人在卧室又都穿着干净的拖鞋,按理说不应该出现这种状况。

苏锦倚在懒人沙发中看书,闻言抬头,冲阿姨歉意一笑:“我不记得了,应该是吧,下次我注意一下,今天辛苦您了。”

她长得漂亮,弯着眼睛笑起来时很是甜美,阿姨看得心都软了,连忙说:“这有什么,本来就是我的工作,只是想提醒大小姐,最近天气冷了,夜里开窗户容易着凉,您要是想通风透气还是尽量白天开窗。”

苏锦乖巧点头:“谢谢阿姨,我记住了。”

阿姨拎着装有灰尘的垃圾袋下楼,因为客厅也有垃圾,她就顺势去了趟客厅。

不知哪里来的风忽然吹来,阿姨手里的垃圾袋袋口一松,一些肉眼难见的灰尘便漂浮而出。

坐在客厅里正在和林夕说话的孟正成全身一冷,猛地打了个喷嚏。

林夕停住话,关切地摸了下他的额头:“你这是怎么了,是不是感冒了?”

孟正成皱眉:“可能有点。我约了傅家的人,说咱们明天上门拜访,你说要不要带清晚过去?”

林夕还是有些犹豫:“真的要把清晚嫁过去吗?傅三爷那个情况……她到底是我们的亲生女儿。”

孟正成站起来想找手机看消息,可能是起得有点急,脑袋一晕。

他揉了揉太阳穴:“德勇那边已经准备行动了,傅家的事情我是不敢断定的,只能先把清晚跟主家绑上,要是有个万一,咱们也有退路。”

“我知道你是看清晚优雅好看,符合了你心目中对于女儿的期盼,但眼下情况特殊……以后不管如何,咱们多给清晚打些钱,保证她生活富足,你看怎么样?”

林夕说:“也只能这样了。”

她不是不感觉可惜的。

虽然这些年她和苏锦玉关系很好,苏锦玉也是同一层豪门圈中倍受赞美的名媛千金,但是她总觉得苏锦玉身上差点什么,不符合她对女儿的全部期望。

直到苏锦回家的第一天,她看着跟她同桌吃饭的苏锦浑然天成的美貌气质,突然醒悟。

苏锦玉缺的是一种从骨子里流淌出来的贵气,那是后天培养也没能给予她的,但是苏锦拥有。

那一刻林夕心中颇有惋惜,忍不住想如果苏锦从小没有被抱错,养在孟家,现在该有多优秀,而她作为孟家的夫人,在夫人圈子里又该多有面子。

林夕像失去了一个值得炫耀的绝世珠宝一样,遗憾地叹了口气。

早晨时孟正成打了个喷嚏,谁也没当回事,但是没想到当天下午他就发起高烧,脸上烧得通红,脑袋昏昏沉沉,人都爬不起来。

家庭医生看过以后,就说必须得送医院,不然容易由高烧引起其他病症。

孟家人于是赶紧把孟正成送到最近的医院里打吊针,又听从医生的建议让孟正成留院观察几天。

孟正成和傅家约定的第二天见面详聊婚约一事,自然不了了之。

跟着孟家上下去了趟医院后,苏锦乘车回来,在花园里散步,看着有一小片雪白簇拥的大朵花丛非常好看,便询问路过的管家。

“这是什么花?”

管家仔细看了看,又叫来园丁确认,才答:“是一种秋菊,名字叫做金堂玉马,是孟先生点名要的。”

苏锦“噗嗤”一笑:“他点名要白菊?”

虽然此白菊花非彼白菊花,但它也是白菊花啊。

管家对于她明显带有嘲讽的笑容语气视而不见,补充道:“采购的时候孟先生喜欢名字,点名要它,后来发现是白色的菊花后就淡了。”

可不是嘛,谁家里好好的花园种一片白色的菊花。

苏锦猜测,孟正成多半想直接让人把它拔了,又觉得是自己一开始点名要的,怕丢脸,不好意思开口。

“金堂玉马,好名字。”苏锦含笑抚过花瓣,若有深意道,“可能很多事情就像选花这样,看名字看表面,觉得富丽堂皇,以为结果一定得偿所愿,却不知道有苦说不出的都在后面等着呢。”

管家似乎什么也听不懂,他低着头静立一旁,充耳不闻。

这一周孟正成都在医院,林夕在旁陪护,孟家里顿时冷清不少。

苏锦玉自从被苏锦警告过后,似乎对于苏锦也有些忌惮,没再闹出什么事情来。

苏锦乐得轻松,每天除了上课外,就是在准备周六要用的东西。

凌弋对这件事很上心也很好奇,天天追着苏锦问东问西,苏锦翘课去古玩街,他也跟着去。

“你到时候会不会搞得很大场面,电闪雷鸣噼里啪啦的,需要我们找好场地吗?需要避雷针吗?”

“还有我看人家都要开坛请神,开坛的是不是都要那种大盆,要不要定制?”

苏锦无语。

她幽幽道:“避雷针不需要,大盆要一个,最好量身定做,就以你的身高体型为准。”

凌弋原本记得认真,听到最后不由奇怪道:“为什么要以我为准?”

苏锦正在四处扫看,扫到不远处的摊子上有一样好东西,便向那边慢慢靠过去,还抽空冲他友好一笑。

“因为到时候要把你放进去啊,再放点葱姜蒜,撒点孜然粉,新鲜乱炖,直接升天。天上的神仙都很寂寞,就喜欢你这种聒噪的,你看怎么样?”

凌弋惊恐:“不怎么样不怎么样,我皮糙肉厚不好吃,神仙不喜欢的。”

两人说话间正好走到苏锦看中的那个地摊前。

地摊老板是个四十多岁的大叔,坐在马扎上玩开心消消乐,听到人来,头也不抬,随口道:“都是真品,随便看,看中问价。”

苏锦蹲下来,状似随意地拿起一个瓷盘打量,余光却落在旁边的一枚平安扣上。

平安扣大小如同铜钱,通体浅绿,但绿色之中,又夹杂着丝缕白线,看上去并非佳品。

但苏锦一眼就看中它身上散发着的淡淡灵气。

她看了一会其他东西后,才把平安扣拿起来把玩,问:“老板,这个多少钱?”

老板抬头看她一眼,愣了一下,没想到问话的是这么漂亮的女生,面上闪过一抹惊艳,这才把手里的小游戏暂停。

古玩街的人眼睛都毒,他一眼就看出来苏锦和凌弋非富即贵,因此面对苏锦的问价,毫不心虚地比了个“五”的手势。

苏锦似笑非笑:“五百?”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