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爱书屋 > 女频言情 > 大明爷爷我不想当皇上啊

大明爷爷我不想当皇上啊

情绪的面具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朱烨本是一个穿越者,穿越至大明已有半年,他早已适应了原主的身体。他本打算替原主好好尽孝,可谁知却在机缘巧合之下认错了爷爷,将微服私访的朱元璋错认成了打仗归来的便宜爷爷。就这样,他做了数月乖孙,到最后竟给自己混来了一个皇位……

主角:朱烨,朱元璋   更新:2022-07-15 22:3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朱烨,朱元璋的女频言情小说《大明爷爷我不想当皇上啊》,由网络作家“情绪的面具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朱烨本是一个穿越者,穿越至大明已有半年,他早已适应了原主的身体。他本打算替原主好好尽孝,可谁知却在机缘巧合之下认错了爷爷,将微服私访的朱元璋错认成了打仗归来的便宜爷爷。就这样,他做了数月乖孙,到最后竟给自己混来了一个皇位……

《大明爷爷我不想当皇上啊》精彩片段

大明。

洪武二十五年。

洪武皇帝最爱的儿子太子朱标病逝!

朱元璋处在伤痛中,不及悲伤,就投入到了繁重的国事之中。

“陛下,中书舍人刘三吾求见!”

贴身太监黄狗儿轻声道。

“滚!让他给咱滚!咱儿子刚死就来逼咱立皇储,他是要逼死咱吗?”

朱元璋将手中奏折摔在地上。

“是,陛下!”

哗啦……

朱元璋愤怒的将御案上的奏章全部推倒在地。

半天后,朱元璋才平息了愤怒,而后重重的叹了口气,眼中悲伤渐浓。

他又何尝不明白刘三吾的忠心,太子病逝,他又老了,皇储一日不决,皇权一日不稳,朝堂人心惶惶,大明就有倾覆之危。

可是他不想啊,他为难啊!

太子病逝,他那么多皇子立谁都有可能引来藩王之乱。

想立皇孙,可是两个皇孙朱允炆、朱允熥,都无帝王之才。

他难啊!

“儿啊,你走了却给爹留下一个大大的难题啊。”

“大明的家不好当啊!”

朱元璋叹息一声,冲着阴影处沉声道。

“陪咱出宫散散心。”

“是,陛下。”

……

与此同时。

应天城郊外的一处院落中。

朱烨正准备着饭菜。

石桌上一口大铁锅,里面浮油滚烫,旁边放着青菜、羊肉卷还温着一壶酒。

朱烨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半年前他穿越而来。

祖父朱老大是个老兵卒,一生未娶妻,而前身朱烨则是十年前被他捡来的。

朱烨穿越来的时候朱老大正跟随着蓝玉在外剿灭北元余孽。

而经过半年的适应,朱烨已经渐渐融入了朱烨的角色。

今日就是祖父朱老大回来的日子,朱烨自然好酒好菜备着,等着祖父到来。

其实年前朱老大就应该跟随蓝玉回京,可是却被蓝玉留在西北继续清扫余孽。

直到十天前朱烨才收到朱老大信件,约定今日回家。

“火锅已备好,只等祖父归来!”

朱烨拍拍手满意的看着石桌上的吃食。

说实话朱烨对未曾谋面的祖父是感激的,因为军功积累,家中很是富足,朱烨有吃有喝,按照此时的物价,朱老大存的钱够他安安稳稳活一辈子了。

而且朱烨还知道朱老大有两箱子打仗时抢的战利品,都是金银珠宝。

“既然侵占了原主的身体,我自当替他好好尽孝!”

朱烨用手扇着锅边,火锅牛油的香气,让他陶醉。

可是朱烨不知道的是,十天前在返京途中,朱老大一行正好遇到北元余孽的突袭,全部战死。

……

此时一老人带着一中年汉子正好经过小院。

正是出来散心的朱元璋。

“嗯?这是什么饭菜,竟然如此之香?”

朱元璋耸了耸鼻子,惊奇道。

“陛下,想来这家主人也是个懂生活的,反正已到中午不若进去讨顿饭菜吃?”

蒋瓛为锦衣卫指挥使是朱元璋的心腹,对朱元璋忠心耿耿,自然知晓陛下自太子病病逝以来,已经好久没正常吃饭了。

此时见陛下对乡野之食感兴趣,自然是立即提议起来。

“嗯,如此甚好。”

经过一上午,朱元璋心情稍有缓和,竟然笑着走上前主动叩响了院门。

咚咚……

正忐忑的想着怎么迎接便宜爷爷的时候,朱烨就听到了敲门声。

嗯?

这么快就来了?

朱烨三步并做两步,打开院门。

当看到门外果然站着一个老人的时候,朱烨几乎是脱口而出。

“爷爷,您回来了!”

啊?

而朱烨开门的一句话,立即让朱元璋愣在原地。

脸上的笑容也变成了错愕。

这是怎么回事,这少年怎么上来就喊自己爷爷呢?

咱啥时候多出来个孙子啊!

而身后跟着的蒋瓛也是错愕不已,从哪里冒出来的皇孙?

莫不是哪个皇子在外的私生子?

不对啊!

若是皇子在外风流,他这锦衣卫指挥使必定是第一个知晓的。

可是眼前这少年,他可不认识。

“爷爷,您都六十多岁了,还在外征战为了孙儿操碎了心,您辛苦了,这次回来孙儿一定好好孝顺您!”

朱烨说这话的时候眼眶里含着泪。

这倒不是他伪装的,而是心中确实如此想。

朱老大都六十多岁了,为了这个家,自愿再次上战场,对朱烨可是比亲爷爷还要亲啊!

原来如此。

闻言,朱元璋恍然大悟。

大明初期连年用兵,这孩子竟然把自己当成征战归来的爷爷了。

倒也是一片孝心,朱元璋暗自点头,正要开口解释清楚。

可是下一秒,朱烨已经激动的将他拉进了院子。

“爷爷,您舟车劳顿一定饿坏了吧,孙儿给您做了火锅,您一定爱吃!”

哦?

“这饭菜是你准备的?”

闻着满院子的香味,朱元璋食指大动。

“老爷这些天您心力交瘁、从未好好吃过一顿饭,小少爷一片孝心,还是不要辜负的好。”蒋瓛忙道。

蒋瓛这话其实是说朱元璋丧子之痛。

闻言朱元璋叹了口气,而后坐了下来。

“是呀,咱这些天都没好好吃饭,今日难得有了胃口,自然不能错过。”

嗯?

听着朱元璋的话,朱烨心中却是一动,暗道爷爷这些天一定是着急赶路,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

当下心中对朱老大为养孙的无私奉献,大为感动。

“爷爷,您尝尝着羊肉,我都特意腌制过的,保管比大酒楼里的都好吃。”

朱烨忙给朱元璋夹了一筷子羊肉。

闻着香气扑鼻的肉香,朱元璋食指大动,顿时眼前一亮,拿起筷子就往嘴里送。

可是却被一旁的蒋瓛拦住了。

“老爷莫急,我先试试。”

皇帝出行,为了以防万一,饭前必须试毒。

虽然蒋瓛自诩自己治下的京城绝对没有刺客,可是万一呢?

所以他不敢冒险!

而朱烨看着蒋瓛,却是眉头一皱,暗道自己爷爷在军中职位必定非同一般,竟然还有人饭前试毒。

这待遇也就皇亲国戚和将军才能有的吧!

而朱元璋此时也看到了朱烨的表情,忙对蒋瓛使了个眼色,笑道。

“在自己家哪有那么多讲究。”

朱元璋说完,就将羊肉放进了嘴里,顿时瞪大了双眼。

火锅麻辣鲜香的味道不停刺激着味蕾,顿时食欲大增!

“真想不到世间竟然有这等美味。”

饭后朱元璋感慨道。

“哈哈,爷爷如果喜欢吃,孙儿天天给您做。”

朱烨一边收拾着桌子一边说。

“真的?你每天都给咱做?”

闻言朱元璋有些哽咽道。

“是啊,孙儿给爷爷做饭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吗?”

朱烨理所当然道。

呃。

朱元璋顿时眼眶含泪,他是大明天子,人人都言他残暴,杀人如麻,动不动就把人点了天灯。

可是不晓得他杀的都是脏官恶官,最重骨肉亲情,最怀念的是妹子烙的大饼,最怀念的是一家人如百姓一般围着锅台吃饭。

可是自从他当了皇帝,这些都离他远去了。

“陛下,请您收敛情绪,莫要被小郎君发现不妥。”

蒋瓛趁着朱烨收拾碗筷的时候,低声提醒朱元璋。

“嗯,咱知道。”

朱元璋看着朱烨离去的背影点点头。

突然朱元璋的眼神一凛,继而全身颤抖,猛然站了起来。

“陛下,何事?”

蒋瓛手紧张的按住了刀柄。

“蒋瓛,你,你看这少年的背影,是不是和咱儿子很像!”朱元璋指着朱烨道。

嗯?

“陛下,你这么一说确实和故太子很像,这走路姿势和那份温和的性子都和故太子很像。”蒋瓛沉吟片刻道。

而听着蒋瓛如此说,朱元璋更觉如此。

“这是怎么回事?”朱元璋喃喃道。

而就在此时蒋瓛却又道,“陛下,您不说臣还没注意,臣现在竟然觉得这少年相貌上竟然也与故太子有几分相象,乍一看似乎和……”

“怎样?”朱元璋激动道。

“似乎和大爷有几分相似。”蒋瓛忙道。

轰……

朱元璋只觉得心头炸裂。

蒋瓛口中的大爷,不是别人正是太子朱标嫡长子,朱元璋的长子长孙,八岁早夭的朱雄英!

 


“你是说他是咱大孙雄英!”朱元璋颤声道。

“陛下,臣不敢妄言,臣观这少年的相貌身形确实和年幼时的大爷十分相似。”

“当年大爷下葬的时候不过八岁,如今已过去十年,相貌上即使有些变化,也必定能看出年幼时的影子。”

蒋瓛低声道。

“可是咱孙儿已经下葬十年了,若这少年是咱的孙儿,那……”

朱元璋说着眉头紧锁,当即道。

“回去你就去墓室看看,咱孙儿的尸骨可还在!”

“是,陛下!”

两人正说着朱烨已经从厨房出来,手上端着一壶茶。

“吃了火锅,喝点茶解解腻。”朱烨笑道。

可是他却没有注意到,此时的朱元璋正愣愣的看着他。

“像,太像了。简直就是咱放大版大孙。”朱元璋喃喃着。

自古就是老儿子、大孙子老太太的命根子。

隔辈亲在朱元璋这个帝皇身上表现的也是淋漓尽致。

朱雄英在世的时候,他对朱雄英这个长孙比对朱标还要好,好到连朱标都吃醋的地步。

可是不曾想朱雄英天生命薄,生下来就体弱多病,八岁的时候就死了。

朱元璋含泪将孙儿埋葬,担心孙儿在那边受苦,甚至殉葬了所有伺候过的宫女太监。

可以说长孙朱雄英的死一直是朱元璋心头抹不掉的刺。

“爷爷,您说啥呢?我像啥?”朱烨抬头看着朱元璋。

“像咱大孙。”朱元璋喃喃道。

“爷爷净说胡话,怎么是像呢。我就是您的大孙啊!”朱烨笑道。

“啊,对,是爷爷说错了,你就是咱的大孙,哈哈……”

朱元璋笑着掩饰自己的尴尬。

蒋瓛站在旁边,眼看着朱元璋要失态,顿时低声对朱元璋道。

“老爷,您刚回京,该去兵部报道了。”

“啊,对,对,是该先去兵部。”

朱元璋说着对着朱烨道。

“孙儿,爷爷先去兵部报道了。”

知道爷爷有正事,朱烨也不拦着,而是转回房间,拿出一件厚实的大氅披在了朱元璋身上。

“爷爷,虽然已经开春,但是这几日天冷了,注意保暖。”朱烨温和道。

听着朱烨的话,朱元璋眼泪差点掉下来,这是咱大孙。

“大孙,你在家好生等着爷爷,爷爷去去就来。”

朱元璋伸手抚摸在朱烨的脸上,生怕下一秒就再也看不到似的。

“老爷,该走了!”蒋瓛担心再待下去朱元璋失态,忙提醒着。

走出院子的朱元璋心里很乱。

有欣慰、有忐忑也有苦恼。

这些年他以为长孙朱雄英死了,所以就将对他的爱和思念都寄托在了大明名义上的长孙朱允炆身上。

更是请名师教导。

虽然朱允炆没有帝王之相,但是权衡利弊,为了大明社稷,他也只能将皇位传给朱允炆。

但是此时却发现,大孙朱雄英没有死而且还健康的活着。

按照他定的嫡长子继承制,朱雄英继承皇位毋庸置疑,也没有人会有任何异议。

可是……

朱烨却在民间长大,虽是大明正统,但是他有能力担起大明的江山吗?

“哎!”朱元璋重重叹了口气。

蒋瓛为朱元璋心腹,自然知晓皇帝为何叹息,当即劝道。

“陛下,不必烦恼,那少年是不是大爷还有待商榷,等臣去钟山墓陵回来再做决议。”

“嗯,速去查明!”

一晃半天过去,朱元璋在奉天殿内,却怎么也静不下来,脑海里全都是朱烨的模样。

忐忑的等待着蒋瓛的回禀。

终于,蒋瓛回来了。

“陛下,查明了,墓穴之中并没有大爷的尸骨!”蒋瓛沉声道。

朱元璋身体一晃,险些晕厥过去。

半天后才稳住身形,沉声道,“有没有可能是盗墓贼……”

“绝无可能!臣查探过了墓中珍宝一件不少,没有任何盗墓贼的痕迹。”

蒋瓛说着低声道,“陛下,大爷的墓门被掀起了一条仅容少儿爬过的缝隙,而且在墓门上臣还看到了无数的血痕,虽然血迹已经模糊但是……”

“什么?”

朱元璋闻言,只觉气血上涌,一下竟晕厥过去了。

“陛下!”

蒋瓛忙上前,半天后朱元璋才悠悠转醒。

“是咱把咱大孙活埋的啊,他那么小,为了出墓,只能用双手刨门,那墓穴上的血迹,都是咱大孙的啊,他才八岁啊,他当时得多么无助啊。”

朱元璋眼眶里噙满了泪水。

一想到孙儿为了活命凭借小手生生将墓门搬开,他的心就在滴血。

“陛下,大爷还活着您应该高兴啊。”蒋瓛道。

“对啊,咱大孙活着就好,活着就好。”

朱元璋喃喃道,“蒋瓛,那少年郎是不是……”

“回陛下,臣已经将那少年的一切都已经探明,朱烨正是朱老大十年前在钟山墓陵附近的村落捡到,而最能表明大爷身份的则是他身上有下葬时您亲手挂在他脖上的龙形玉佩!”

轰……

闻言,朱元璋看着蒋瓛颤声道。

“这么说那少年真是咱的大孙?”

“是,陛下!”蒋瓛道。

……

而另一边。

朱元璋、蒋瓛走后,朱烨坐在院中脸上却是愁云密布。

现在是洪武二十五年,朱标死后朱元璋猜疑之心日盛,为了扶持朱允炆上位更是大杀功臣武将。

尤其是淮西武将,被杀的一干二净。

其中首当其中杀的就是大将军蓝玉,而爷爷正是在蓝玉手下,而且貌似还是个不小的官职,爷爷有性命之忧啊。

“我一定要劝爷爷解甲归田,不能让他受蓝玉的牵连!”

……

得知朱烨就是自己嫡长孙朱雄英之后,朱元璋一刻也安耐不住,带着蒋瓛重新回到了小院。

小院外。

“陛下,见到大爷你千万要忍住,万不可相认!”蒋瓛低声提醒道。

“混账!咋不能认!咱亏欠了孙儿这么多年,咱要立即相认将他接入宫中!”

朱元璋一想到大孙子流落民间十年,小小年纪就尝遍了生活的苦,洗衣做饭样样精通就觉得心头疼的厉害。

若是长于宫内,身边丫鬟太监服侍,哪轮得到大明皇孙亲自动手做这些粗活。

一想到这些朱元璋心头就愧疚的要死,恨不得将天底下所有的好东西都给朱烨,来弥补他。

 


“陛下您三思啊!大爷长于民间,更是您的嫡长孙,此时正值太子病逝皇储未立,若是认回大爷,必将引起朝堂之争,将大爷于危险之中啊!”蒋瓛跪在地上连连磕头。

听着蒋瓛的话,朱元璋接连后退,脸上哀色更盛。

是啊,蒋瓛说得对。

咱是皇帝,咱的嫡长孙关系着大明的安危。

咱儿子刚死,皇储之位未立,朝堂之上暗流涌动,大孙长于民间脱离皇室十年,根本就没有任何势力。

此时若是把他认回去,必定成为众矢之的,有自己护着明枪或许没有,暗箭却会不断。

“你说的对,现在还不是认回孙儿的时候。”朱元璋重重叹息。

大明的天子也有无奈之事。

“可是咱心里难受,眼看着自己孙儿在前却不能相认,咱心疼啊。”朱元璋道。

……

朱元璋强压下认亲的冲动,推开了院门。

却看到朱烨正坐在院子里满目愁容。

“孙儿在想什么事呢,这么入神,爷爷回家都没发现。”朱元璋走到朱烨面前。

此时知道朱烨就是自己的大孙朱雄英之后,朱元璋再看朱烨心里越发的亲近,也越发的愧疚了。

多像啊!

这张脸多像咱儿子标儿啊。

这是咱的大孙啊。

“爷爷您回来了。”

朱烨见朱元璋回来,忙起身给朱元璋搬了个凳子。

又倒了杯热茶双手奉上。

“喝点茶暖暖身子。”

看着朱烨忙前忙后的模样,朱元璋心里更不是滋味,孙子在前不能相认,却冒充别人来享受孙儿的孝顺。

“大孙别忙了,坐下陪爷爷说说话。”

朱元璋笑道。

朱烨顺从坐下。

“孙儿,咱方才看你眉头紧锁,不知道你有啥难事了,告诉爷爷,爷爷都能帮你实现!”朱元璋笑道。

闻言,朱烨心中一动,本来他还在考虑怎么劝说爷爷解甲归田,此时爷爷主动问起,索性也就直接说出来了。

“无论什么事爷爷都能答应孙儿?”朱烨试探道。

“当然!在这大明朝,你爷爷还是有些分量的,闯了什么祸,想要什么东西,爷爷都能给你摆平!”朱元璋自信道。

作为大明皇帝,朱元璋有这个底气。

而且为了弥补自己的孙儿,他甚至想直接传位给朱烨了,更别说其他无足轻重的东西了。

而他也不觉得朱烨会提出什么过分要求。

听着朱元璋大包大揽的话,朱烨更是肯定了心中猜想,爷爷必定在身居要职,不然也不能这么有底气!

而这也让朱烨更坚定了劝爷爷解甲归田的决心!

“爷爷,我想让您解甲归田!”朱烨深吸一口气道。

嗯?

闻言,朱元璋愣住了,他本以为朱烨是想要什么东西,可是没想到竟然让他解甲归田。

这让朱元璋很是不解。

“孙儿,这次北元余孽基本肃清,以后十几年都不会再有大的战事,而且爷爷年纪大了,以后自然不用再上站场只在应天城当差,凭借爷爷的军功在五军都事府也有一席之地,这时候辞官归田,是不是太可惜了。”朱元璋不解道。

听着朱元璋的话,朱烨一点也不意外。

他早就知道爷爷难以理解。

辛苦一辈子搏下的官位,怎么可能说放弃就放弃。

“爷爷,我说了您可能不信,但是我告诉您,大明朝看似风平浪静,实则是暗潮涌动。”朱烨道。

听着朱烨的话朱元璋顿时来了兴趣。

“大孙你莫不是有诸葛之才,住在这郊区小院,竟然也知朝堂之事。”朱元璋笑道。

朱烨当然不会告诉朱元璋自己穿越而来,知晓大明朝的历史脉搏。

“爷爷,太子朱标新故,洪武皇帝年迈,大明皇储悬而未立,而据我推测当今的洪武皇帝必定会立皇孙为储君,而最大可能是立淮王朱允炆为王!”

朱烨知道不给爷爷一个说得过去的理由,爷爷绝对不会同意解甲归田的。

爷爷辛辛苦苦这么多年,好不容易能安享晚年了,绝对不能再卷入皇储之争当中!

“什么?”

朱元璋心中顿时掀起惊天骇浪!

自己培养一辈子的太子死了,朱元璋悲伤之余,虽然不情愿,但是立储君之事却刻不容缓。

他虽然暗恼刘三吾逼他立皇储,但是为大明他却不得不思考。

而他斟酌再三,沉吟许久之后,他心中的决定正是淮王朱允炆!

可是这个想法他也只是藏在心头,尚未成熟,所以还未对任何人说过。

就连他最宠爱的妃子郭慧妃都不知道。

可是朱烨是怎么知道的?

朱元璋紧紧盯着朱烨,一股上位之势,瞬间爆发出来。

“孙儿,你是怎么知晓的?”

朱元璋强压下心中震惊道。

“爷爷这事不难推测,父死子继,太子朱标病逝,自然从他的儿子中选一个立为储君,将来继承皇位。”朱烨道。

“哦,那为何不是吴王朱允熥,偏偏选淮王?”听着朱烨的话,朱元璋心中竟然升起几分考较之意。

“爷爷有所不知,这朱允熥有结语的毛病,而且为人懦弱,洪武皇帝戎马一生怎么会让一个懦弱子孙继承皇位。”

“而反观朱允炆,颇有故太子遗风,所以即使朝堂所有人都阻拦,皇帝也会立朱允炆为储君的。”

听着朱烨的话,朱元璋心中感慨,自己这孙儿流落民间十年,竟然将自己的心思看得如此通透,实在是简在帝心啊。

“大孙,他立他的皇储,我做我的将军,我又不造反,为何会有杀身之祸?”

朱元璋点点头继续道。

“大孙你不在朝堂不知道当今天子是何等之人,对待咱们这些武人最是亲厚,从不枉杀,甚至武人犯错只要不是大过错,都可以用军功抵。”

朱烨就知道老爷子会这样想,所以继续道。

“爷爷,皇帝虽然亲厚老兵,但是为了大明江山,为了皇权稳固,他必须杀!”

“淮西武人多为姻亲,开国公常遇春是吴王朱允熥的亲姥爷,大将军蓝玉是朱允熥的舅老爷,淮西武人必定支持吴王朱允熥。”

“若是皇帝执意立淮王朱允炆为储君,为了保证朱允炆能顺利登基,他必定会对淮西武人大开杀戒!”

“而且还得多杀,淮西武将一个不留,到时候必定血流成河!”

“开国公常遇春已经病死,则首当其中之人正是爷爷的上司,大将军蓝玉!”

“到时候爷爷必定会被牵连!”

嗯?

这……

朱元璋看着朱烨,满眼震惊!

自己内心的想法,竟然全都被咱孙儿说中了!

流亡民间竟然对朝堂局势、帝王心术把控如此准确,这等眼光就算是活着的太子都未必有啊!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