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爱书屋 > 其他类型 > 佳佳有家(陈佳顾霄)

佳佳有家(陈佳顾霄)

陈佳顾霄 著

其他类型连载

他带着我去了他办公室,进门后,反锁了门。我的手扶着自己胳膊,有些紧张。“说话就说话,你锁门干什么?”我望着门锁,略感不妙。“不想被打扰。”他扔下一句话,自顾坐在了办公椅上。

主角:陈佳顾霄   更新:2023-05-31 14:1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陈佳顾霄的其他类型小说《佳佳有家(陈佳顾霄)》,由网络作家“陈佳顾霄”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他带着我去了他办公室,进门后,反锁了门。我的手扶着自己胳膊,有些紧张。“说话就说话,你锁门干什么?”我望着门锁,略感不妙。“不想被打扰。”他扔下一句话,自顾坐在了办公椅上。

《佳佳有家(陈佳顾霄)》精彩片段

他待在原地,像是受了什么重创。

看他不爽,我就爽得不行。

关上门后,我回了妇产科。

得到了一个打脸的消息。

孩子没掉。不仅没掉,还很健康。

「很正常,有时候 HCG 刚开始很低,慢慢就高了,小家伙长得不错,我先给你建个卡。」

我整个人就蒙了。  

「我那天上厕所有血。」我颤抖着问刘医生。

「一点点没关系的。」刘医生苦口婆心安慰我,「这个孩子跟你有缘分,别想不开了,你是顾医生的朋友,我就实话跟你说,现在不孕不育的特别多,怀一个孩子特别不容易,而且你的子宫内壁太薄了,这种情况怀孕更难。」

「对了,你刚才说顾医生有孩子了?你一定搞错了,好像是他表姐生了孩子,他自己还没女朋友呢,你吓了我一跳。」

我:啊?!是他表姐?

那他神经病啊,表姐生孩子,他发那个说说干什么?

我才意识自己闹了好大一个乌龙。

难怪他刚才那么生气。

可是乌龙归乌龙,他不喜欢我,不想要这个孩子,也是真的。

我冷静了几秒,叹了一口气,「没办法,孩子爹不要。」

刚说完,顾霄又出现在我面前。

「你出来一下。」

我浑身一个激灵。

怎么又是他?

又是这句话?

刘医生都觉得有些无语,狐疑地看着我们两个。

我有些头疼,跟他走了出去。

「又怎么了?顾大医生……」我现在因为孩子心烦意乱,实在不想跟他对线了。

「你这么忙,能不能别找我碴……」

「那天晚上……你是说我和你,发生了什么?」他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我。

「哪天晚上?」我装傻。

「同——学——会。」他说得咬牙切齿。

「你自己做了什么,你不知道?」

那天晚上可没少叫我名字,现在失忆了。

「我以为……是梦。」他沉默着不说话了。

「梦?」我真是要被气死了。

该狠的时候一次没含糊,现在跟我装做梦?

半晌,他又开口:「孩子是我的?」

「要不然呢?」

「陈佳,你别耍我!」他皱着眉头看我。

「我耍你?」我笑了,「那几天,除了你没别人。」

其实一直都没别人,我又怕说出来显得我好像忘不了他。

「说吧,你想怎么办?」他叹了一口气。

什么叫我想怎么办?

好汉不吃眼前亏,我懒得跟他理论。

「跟我扯个证,孩子需要准生证每个月给我打 3000 块,我自己养不活一个孩子。」

我的诉求很简单。

他盯着我不说话。

我被他盯得不自在。

见他久久没说话,我越发心虚。

「要是 3000 你觉得多,2500 也行。」我试探着问他。

「陈佳……」他声音低沉得可怕,「婚姻不是儿戏。」

我不说话。

他还是不想跟我结婚?

僵持几秒,我觉得自己有些自讨没趣,咬着唇转身就走……

「周末,把时间腾出来。」他叫住我,像是做了什么艰难的决定。

「干什么?」

「去你家。」

我愣了一下,反应过来,装作无所谓地回了一个:「哦。」

回到科室,我建了卡,刘医生对我依旧很热情,还拉着我要问顾霄的事。



我万万没想到,他不承认就罢了,居然说老子后悔了?


就他这种渣男,我陈佳一辈子都不会后悔。


就算……后悔,也绝不能被他看出来!


"……"我让自己冷静了几秒,想想该怎么说。


"你不觉得那孩子眼睛长得跟你一模一样?"


"……"他埋着的头还是往报告单瞟了一眼,最后叹了一口气。


是吧?


他终于承认了?


"一个10周的B超照,你给我说说他眼睛在哪里?"


吼……


一瞬间我顿感失策。


算了,你没法叫醒一个不想当爹的人。


"行,那我去给他找个爹。"


扔下这句话,我转身出了他的门。



3


顾霄是比我大一届的学长。


医学院的高岭之花。


很不好追。


我舔了整整四年,终于在毕业前几个月把他追到了。


她们都说顾霄跟我在一起,是因为我一哭二闹三上吊,把顾霄弄烦了。


"要不然高高在上的A大才子怎么看得上又胖又丑的历史系陈佳?"


"就她那肚子吃饱了活活像怀了5个月。"


她们不知道为了追顾霄我瘦了30斤,体重从120降到90。


卸载了所有外卖软件,早上苹果,晚上黄瓜。


吃了几个月,看见蚊帐里的长脚蚊都馋的流口水。


人是瘦了,大姨妈严重不正常,睡眠严重紊乱。


就为了让顾霄多看我一眼。


有一天,我在操场跑步,跟在他后面,他回过头看我。


看了好久好久,我整张脸羞得绯红。


他喜欢我,一定是。



我接过他给的水,第一次离他那么近。


他睫毛好长,鼻子好挺。


谈吐也好温柔。


可是,他的文字好冰冷。


"行。"我把委屈咽进肚子。


于是,后来我们经常在操场相遇。


相遇的第10天,他要了我的微信。


我第一次感觉到我瘦的30斤,值!


因为我从小到大,除了在街上卖广告的,还没有人向我要过微信。


我约他去看电影他没拒绝。


谈恋爱我提出的,他也没拒绝。


就连最后我提出分手,他也没拒绝。


反倒是我自己在寝室哭了一天一夜。


室友问我,"失恋有这么难过吗?"


我哭着说,"还行。"


"就像是送走了一位故人,总还是要哭一哭的。"



4


他就像是湖底的一潭死水。


平静到我有恐惧症。


只是听说他的朋友后来在他面前从来不敢提我的名字。


一提就翻脸。


这感觉,我理解。


他这样的大游艇在我的小阴沟翻了船?


郁闷和气愤是难免的。


要说恨,估计我还不配。


毕业后我回了老家的市区工作。


工资4500,我妈一年给我相十次亲。


大大小小相了百来次,我早已经麻木。


以至于这次,媒婆介绍,认识不到一个月就敲定了婚事。


对方镇上小学老师,30岁,工作稳定,父母待在农村,有个上高中的弟弟。


"他这样的条件可不好找。他弟弟上高中大学能用多少钱啊。"



顾霄是比我大一届的学长。


医学院的高岭之花。


很不好追。


我舔了整整四年,终于在毕业前几个月把他追到了。


她们都说顾霄跟我在一起,是因为我一哭二闹三上吊,把顾霄弄烦了。


"要不然高高在上的A大才子怎么看得上又胖又丑的历史系陈佳?"


"就她那肚子吃饱了活活像怀了5个月。"


她们不知道为了追顾霄我瘦了30斤,体重从120降到90。


卸载了所有外卖软件,早上苹果,晚上黄瓜。


吃了几个月,看见蚊帐里的长脚蚊都馋的流口水。


人是瘦了,大姨妈严重不正常,睡眠严重紊乱。


就为了让顾霄多看我一眼。


有一天,我在操场跑步,跟在他后面,他回过头看我。


看了好久好久,我整张脸羞得绯红。


他喜欢我,一定是。


我紧张的走过去,想着我的开场白——


"你是陈佳表妹?"


他一句话像一盆冷水从头给我泼到底。


我又气又觉得好笑。


"算……算是。"


他沉默一会,递给我一瓶水,"那你回去告诉她,别缠着我了。"


我接过他给的水,第一次离他那么近。


他睫毛好长,鼻子好挺。


谈吐也好温柔。


可是,他的文字好冰冷。


"行。"我把委屈咽进肚子。


于是,后来我们经常在操场相遇。


相遇的第10天,他要了我的微信。


我第一次感觉到我瘦的30斤,值!


因为我从小到大,除了在街上卖广告的,还没有人向我要过微信。


我约他去看电影他没拒绝。


谈恋爱我提出的,他也没拒绝。


就连最后我提出分手,他也没拒绝。


反倒是我自己在寝室哭了一天一夜。


室友问我,"失恋有这么难过吗?"


我哭着说,"还行。"


"就像是送走了一位故人,总还是要哭一哭的。"



4


他就像是湖底的一潭死水。


平静到我有恐惧症。


只是听说他的朋友后来在他面前从来不敢提我的名字。


一提就翻脸。


这感觉,我理解。


他这样的大游艇在我的小阴沟翻了船?


郁闷和气愤是难免的。


要说恨,估计我还不配。


毕业后我回了老家的市区工作。


工资4500,我妈一年给我相十次亲。


大大小小相了百来次,我早已经麻木。


以至于这次,媒婆介绍,认识不到一个月就敲定了婚事。


对方镇上小学老师,30岁,工作稳定,父母待在农村,有个上高中的弟弟。


"他这样的条件可不好找。他弟弟上高中大学能用多少钱啊。"


"你都28了,再不结婚就只有找二婚的了。"


"现在二婚带娃的,要知道你家里还有个这样的妹妹,估计也难。"


……



她倒是想得远,想得美。


“你别管了,我过两天去医院,做手术。”我把我妈打发走了。


我妈听我这样决绝,又想再劝我。


“你别冲动,那是一条命。”我妈在我关上门的一瞬间还在挣扎。


“你当年就是这样生下陈玉的吗?”我脱口而出。


“……”我妈一下子闭嘴了。


她眼神里很受伤。


陈玉是我的妹妹。


是我妈的死穴。


因为她是个癫痫儿,今年10岁了不会说话。


气走她后,我胸口闷得慌。


每次说出那些话,我觉得是报复,却又觉得后悔。


我拿起手机,挂了一个号,去了医院。


去的路上,我甚至在认真的考虑我妈的那句话,“要不然结婚算了。”


我在思考,如果嫁给顾霄我愿意吗?


为什么不愿意,这是我曾经的梦想啊。


路过一楼急诊科的时候,我一眼就看到了顾霄。


一群护士医生围着一个刚送来的病人抢救。


而他穿着白大褂,刚为病人插上气管,就一个侧脸就迷得我呼吸乱了节奏。


所以我想,就算再来一次,同学会那天晚上我还是推不开他。


在我看到他的瞬间,他也看到了我。


他只匆忙看了我一秒,收回目光,继续抢救。


他好忙。


我不敢上前打扰,只好坐在外面的椅子上等他。


我想清楚了,就算是他再次拒绝我,我也要问清楚。


他为什么同学会那天表现得对我那样热烈,过后却不认。


就算,他不认,做手术,他也该陪着我去做……


我没钱。


在等他的十几分钟内,我想了好多好多种可能。


每一种都给自己想好了退路。


一切却在我点开QQ空间看见他的那条说说的时候化为乌有……


“六斤六两,母子平安--顾霄。”


我心猛地抖了一下,像是被人抽干了力气。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