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爱书屋 > 其他类型 > 低调的倩倩免费阅读

低调的倩倩免费阅读

彭茜 著

其他类型连载

「好,去就去呗,明天来接我。」我答应了。「可以,能当省状元的司机是我的荣幸。」余伊优雅地躬身,学起了西方绅士,引得众人再次哄笑。余伊自己也忍俊不禁,故意用斜眼上下打量我,仿佛看土包子。「就这么说定了,明天就出发,坐高铁去,茜茜你记得别穿校服了哦。」余伊善意提醒我,班上怪笑声更多了。

主角:周子槿彭茜   更新:2022-09-10 23:1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周子槿彭茜的其他类型小说《低调的倩倩免费阅读》,由网络作家“彭茜”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好,去就去呗,明天来接我。」我答应了。「可以,能当省状元的司机是我的荣幸。」余伊优雅地躬身,学起了西方绅士,引得众人再次哄笑。余伊自己也忍俊不禁,故意用斜眼上下打量我,仿佛看土包子。「就这么说定了,明天就出发,坐高铁去,茜茜你记得别穿校服了哦。」余伊善意提醒我,班上怪笑声更多了。

《低调的倩倩免费阅读》精彩片段

随后故作惊讶道:「哎呀,光聊房子,忘了咱们的省状元了,我看学校、教育局都会奖励彭茜,彭茜发达了,一百万少不了。」

班里一静,众人看过来,神情各异。

他们还是对我有偏见的,奈何我考了个省状元,把他们吓坏了。

最终一个女生哼了一声:「一百万连北京的厕所都买不起,省状元又怎样?无非就是分数高点,到了大学里,分数算得了什么?」

「就是就是,之前我看有省状元毕业卖猪肉的,所以分数真不算什么,不用过度神化。」

我笑了,过度神化?

这要是你们考个省状元,怕不是高兴得当场火化吧?

我考了就不算什么?

「啊对对对,高考状元没用的,我以后也卖猪肉。」我确实可能卖猪肉,毕竟我家是开猪场的。

余伊忍住笑,彻底舒服了。

她就是想同学们依旧瞧不上我。

「好啦好啦,虽说有些人出生就在罗马,有些人出生就是牛马!可乾坤未定,你我皆是黑马嘛。」余伊让大家别说了,实则暗指自己已经在罗马了。

而我是一头牛马。

同学们哄堂大笑。

我无所谓地耸耸肩:「啊对对对,本牛马就不去北京了,祝你们玩得开心。」

我是真不想鸟他们了,他们脑子有问题的。

「你不去我们怎么开心?省状元不赏脸吗?」余伊挽了一下头发,笑容很甜,「茜茜,你必须去哦,说不定我们以后是校友,我先带你去北京熟悉一下,见见世面也好嘛。」

余伊可不准我不去,不然她的豪宅还怎么秀?

周子槿也开口:「省状元没去过大城市,去涨涨见识也好,不然只会死读书,连打扮都不会,没有男生会喜欢的。」

一阵窃笑。

我着实火大,周子槿什么狗屁话?

行,豪宅是吧?我也去看看我家的豪宅!

「好,去就去呗,明天来接我。」我答应了。

「可以,能当省状元的司机是我的荣幸。」余伊优雅地躬身,学起了西方绅士,引得众人再次哄笑。

余伊自己也忍俊不禁,故意用斜眼上下打量我,仿佛看土包子。

「就这么说定了,明天就出发,坐高铁去,茜茜你记得别穿校服了哦。」余伊善意提醒我,班上怪笑声更多了。

他们被余伊带偏了,我明明是飞上枝头的金凤凰,但被余伊一顿操作,又成了村里的土鸡。

这偏见也是深入骨髓了。

懂不懂省状元的含金量啊!

拍了毕业照后,我回租房去了。

我爸早就等着了,见我回来一把将我抱起:「闺女,我滴老天鹅啊,729分,729分!」

他已经知道了,我都是名人了。

我内心也挺激动的,不过这都在预料之中,所以我比我爸冷静很多。

「爸,我明天去北京旅游,同学请客。」我说了一下打算。

我爸一拍胸脯,掏出一张黑色的卡递给我:「去吧去吧,这卡你随便刷,三百万以内都行。」

「这什么卡?能刷三百万?」我震惊了,看着卡上面盘卧的金龙,感觉不真实。

「建行邀请我办理的全球至尊信用卡,也就是龙卡,听说有人的额度能达到800万呢,老爸还不够有钱。」我爸显然了解过,他对这方面比较上心。



「对了,北京房子的钥匙给你,这个小卡片你带着,到了天泽台小区12号洋楼,刷一下就能开门了。」我爸给我一张小卡片,只有三分之一手掌大,但金属质感十足,上面花纹美观又雅致。

我也收下了,这下有钱又有房了。

美滋滋。

翌日,我还在睡懒觉,滴滴声把我吵醒了。

我爸昨晚回老家去了,不可能是他摁喇叭。

我趴窗一看,只见一辆帕拉梅拉停在楼下,余伊满脸笑容地朝我挥手,旁边还站着周子槿。

「茜茜,出发了,我家司机送我们去高铁站。」余伊招呼我快点。

我猜她是迫不及待想装逼了。

她的高考成绩被我碾压碎了,必须用北京的房子找回场子。

我随便穿了一套衣服就下楼去。

余伊噗嗤一笑:「虽然不是校服,但也太朴素了吧?」

周子槿看我一眼,有点厌烦地移开目光。

他喜欢潮流的女生,像余伊那种。

「上车吧,穿啥都一样。」我可不墨迹,我也要去看我的房子呢。

车子出发,赶往高铁站。

到了高铁站,同学们也都来了,欢呼雀跃地集合呢。

有人问余伊:「校花大人,我们这么多人,要用很多钱哦,你钱够吗?」

余伊变魔术一样掏出了一张银行卡,通体发黑,上面有白色的中英文字。

众人全都惊奇看着,问这是什么卡。

余伊扫了我一眼,嘴角带笑地解释:「广发银行白金卡,又名水钻卡,额度20万,够不够我们刷?」

「卧槽,20万?」大家都是高中生,平时连信用卡都不多见,更别提什么20万额度的水钻卡了。

那个家里开表行的男生赞叹:「水钻可不容易获得啊,听说有很多权益,什么机场走VIP通道、24小时道路救援、数百万医疗保险……总之特别牛逼!」

同学们一听,更加惊叹了。

周子槿也欣喜夸道:「我老婆真有钱。」

余伊咯咯一笑,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我是不在乎的,这卡太一般了。

结果余伊故意找茬:「茜茜,大城市的有钱人都用信用卡的,有空你也去申请一张,毕竟是高考状元,不能落了面子。」

众人又是一阵爆笑。

我直接掏出我爸给我的龙卡,说已经有了。

同学们一愣,接着疑惑地看龙卡,根本没见过。

余伊都没见过,那个表行同学凑近看看,摇头讥笑:「从来没见过这种卡,估计是淘宝买的吧?就跟那些豪车钥匙一样。」

「哈哈哈!」同学们再次笑死了。

我也是服了,看来龙卡级别太高了,很多有钱人都未必认识,更何况这帮学生仔?

得,懒得废话了。

出发!



临近北京的时候,我去上个厕所,结果正撞见走出来的周子槿,跟他撞了个满怀。

我暗叹晦气,周子槿更晦气,沉着脸道:「彭茜,你是在制造偶遇吗?趁着附近没人,我也跟你明说了,就算你是高考状元,我也不喜欢你。」

「女人用不着有多厉害,重要的是漂亮、温婉,不然分数再高,也没有男人喜欢!」

哈?

你他妈找抽?

我真想一巴掌抽过去,但周子槿转身就走了,仿佛多高贵一样。

我血压有点高了,以前怎么没发现周子槿这么下头呢?

气得我都尿分叉了。

半小时后,高铁进京了。

我们又转车,终于到了天泽台附近。

看着豪华的街道和远远近近的高楼,我不得不感叹,首都就是首都啊。

我那小洋楼在这一带,可见有多值钱。

「快到了,大家扫电动车吧,骑着去,一路吹吹风看看风景。」余伊很开心,她终于可以炫耀她的豪宅了。

大伙纷纷找电动车,浩浩荡荡赶往天泽台。

余伊跟周子槿骑在最前面,青春浪漫,一路吸引无数目光。

然后他俩就走神了,撞在了拐角转出来的一辆宾利车上,摔了个狗吃屎。

我要笑死了,撞得好!

同学们都慌了,而余伊跟周子槿也手足无措,狼狈不堪。

宾利车上走下一个戴着大金链子的汉子,张口就骂:「草,不长眼是不是?老子车屁股都叫你们撞凹了!」

他凶神恶煞,着实吓人。

但余伊不想落了面子,硬着头皮道:「你那么凶干什么?我又不是赔不起。」

「我特么宾利,你们这一撞起码要三十万,你怎么赔!」大汉张口就要三十万,有点勒索的意味了。

同学们都气急,但愣是没人敢出声。

周子槿都不敢吭声。

余伊家境好,还是有点底气的,她掏出那张水钻卡道:「看清楚这是什么,我一张信用卡都差不多够赔你了,你能不能有点素质?」

大汉一看,被整笑了。

他转身回车里,抓出一个包包,接着从里面抓出一大堆信用卡。

「广发水钻是吧?老子这里还有招商的经典白、建行的支付白、中行的0001、农行的精粹……你说,还有什么白金卡我没见过!」大汉秒杀了余伊。

余伊人傻了,再也没有底气,尴尬和害怕的冷汗流个不停。

「不是说赔吗?赔不赔?不赔我报警了!」大汉冷哼一声,靠着车点燃一根香烟。

谁都不敢吭声,全都惊慌失措。

这可咋办?

我琢磨了一下,这汉子要是真报警,不耽误我去收房子?

我坐了这么久高铁都累坏了,可不想去警察局了。

「我赔吧。」我走了上去。

我先赔,然后再找同学们AA,或者让余伊和周子槿给我转钱。

人人都看我,觉得我傻了。

不过余伊和周子槿巴不得我出头,他们表情一下子就松了许多。

「她赔,她是我们省的高考状元,有很多奖金的。」余伊指我。

大汉看来,嗤笑一声:「老子还全国状元呢,说这些屁话干什么?老子只要钱!」

「有。」我上前,掏出了我的那张龙卡。

「坏了,她淘宝买的当真的用!」表行的男生低声吐槽,同学们纷纷无语。

余伊倒是笑了,因为我出丑就显得她不出丑了。



然而,大汉表情一变,接过龙卡仔细看了看,还摸了摸上面的纹路,挤出了一个笑容:「小妹妹,这是你的?」

「嗯,我爸给我零用的。」我如实道。

他表情变得恭维起来,连连点头:「你爸对你真好啊……这样,加个微信,我跟你爸谈赔偿的事就行了,我这车二手的,又有保险,其实也不用赔多少,发个红包的事。」

「真的?」

「当然,我是个有素质的男人,连骂人都不会骂,骗你干嘛?」大汉温柔一笑。

我就把我爸的电话号码给他了,让他自己加。

他喜滋滋,跟我挥手作别,开车走了。

我收回卡转身一看,全班同学石化了,个个跟愣头鹅一样。

余伊还抓着自己的水钻卡,眼珠子要掉下来,脸也更白了。

周子槿喉咙一动,想说些什么,可屁都放不出一个。

全班同学都有些呆滞。

我骑上车:「走啊,不嫌晒啊?」

他们反应过来,但依旧沉默,仿佛集体奔丧一样。

还是余伊发话:「彭茜,你那什么卡?」

「龙卡。」

「有多少额度?」

「三百万。」我不隐瞒。

余伊表情一松:「才三百万啊,我听说我舅舅的朋友有五百万的,不过三百万也挺厉害了,能在天泽台买25平米吧。」

「余伊,我们清华毕业后,也有能力办这种信用卡。」周子槿补充了一句,对自己很自信。

「没想到彭茜家里还有点钱,不过不如余伊的舅舅,人家一套房差不多两千万,你才三百万。」一个女生不忿道。

我笑了,我的三百万是信用卡额度。

两千万的资产能办下来三百万的龙卡?

「算了算了,我们赶紧走吧,看豪宅才是正事,单价12万的豪宅啊!」表行男生催促。

「对,看豪宅看豪宅!」

他们依旧对豪宅充满了敬仰。

一群人又出发了,可算是到了天泽台门口。

里面又大又奢华,看都看不到边。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