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爱书屋 > 现代都市 > 高质量小说阅读带球跑:弃妻太诱人了怎么办

高质量小说阅读带球跑:弃妻太诱人了怎么办

芳遥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带球跑:弃妻太诱人了怎么办》是难得一见的高质量好文,安然丁长赫是作者“芳遥”笔下的关键人物,精彩桥段值得一看:着他的背,“睡吧,娘陪着你。”“娘也睡,我明天还要早起去学堂呢。”“好,我们小石头从来没迟到过,明天早上娘给你烙肉饼,蒸蛋吃。”安然温柔的哄着儿子。小石头渐渐平稳下来,想了想,说道:“娘,大早上别做这么好,太浪费,就熬稀粥吧。”安然轻轻笑了笑,“那就熬稀粥,烙肉饼,早上得吃饱。”小石头想到娘烙的肉饼,“嗯”了一声。......

主角:安然丁长赫   更新:2024-06-11 23:4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安然丁长赫的现代都市小说《高质量小说阅读带球跑:弃妻太诱人了怎么办》,由网络作家“芳遥”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带球跑:弃妻太诱人了怎么办》是难得一见的高质量好文,安然丁长赫是作者“芳遥”笔下的关键人物,精彩桥段值得一看:着他的背,“睡吧,娘陪着你。”“娘也睡,我明天还要早起去学堂呢。”“好,我们小石头从来没迟到过,明天早上娘给你烙肉饼,蒸蛋吃。”安然温柔的哄着儿子。小石头渐渐平稳下来,想了想,说道:“娘,大早上别做这么好,太浪费,就熬稀粥吧。”安然轻轻笑了笑,“那就熬稀粥,烙肉饼,早上得吃饱。”小石头想到娘烙的肉饼,“嗯”了一声。......

《高质量小说阅读带球跑:弃妻太诱人了怎么办》精彩片段


而安然则是抱着小石头,不让他把东西扔出去。

“娘,我不要花丁家的银子,不要他给的东西,你给扔了,扔的远远的。”小石头愤怒的喊道。

安然用力的抱着儿子,待他平稳点后才和他说,“儿子,咱们娘俩受了这么多苦,把银子扔了,咱们的苦就白受了。咱们不会因为不用丁家的东西,就能摆脱丁家,你明白吗。”

“我不想明白。”小石头愤怒的喊道。

“那你要真不想要,就扔吧。”

安然松开小石头,小石头拿起银子就跑了出去。

小石头跑到路口,看着村里大娘背着柴火,佝偻着腰往家走。她家的小孙女,在后面还抱着一捆柴火。

小石头默默看了会儿,又转头跑回了屋里。

“娘留着吧,我知道你一直为银子发愁,不能便宜了丁家。”

“那你不生气了?”

“我生他们的气,不是生银子的气,他们不在乎我们,我们也不用在乎他们。”

当天晚上,小石头跟他娘说道:“就算咱们收下他的东西,也不能原谅他。娘,我不原谅他。”

小石头一个字一个字的说。

“好,咱们都不原谅。”

安然把儿子护在胸前,用手温柔的拍着他的背,“睡吧, 娘陪着你。”

“娘也睡,我明天还要早起去学堂呢。”

“好,我们小石头从来没迟到过,明天早上娘给你烙肉饼,蒸蛋吃。”安然温柔的哄着儿子。

小石头渐渐平稳下来,想了想,说道:“娘,大早上别做这么好,太浪费,就熬稀粥吧。”

安然轻轻笑了笑,“那就熬稀粥,烙肉饼,早上得吃饱。”

小石头想到娘烙的肉饼,“嗯”了一声。

~ ~ ~

小石头:不原谅,坚决不原谅。

安然:自己早就知道,只要有了孩子和丁家就不可能脱离关系。

安然平白得了一百两银子,正好大冬天的没有进项,倒让安然手头宽松不少。

安然又让老丁头赶着驴车去镇上买了不少肉,买了两尾鱼,又买了不少便宜的布料,正好大冬天多做点针线活。

安然把鱼做了,鱼片装在瓦罐里,让小石头上课时给老师送去。又把肉分成几份,给村里帮过他们的人家送去。

东西是小石头亲自去送,小石头虽然人小,但这么长时间被安然和老丁头也磨练了出来,接人待物都没得挑。

小石头回来说道:“这一下又送出不少东西去。”

安然笑了笑,说道:“咱们回来后缺的东西多,人家送米,送面送菜,没少帮咱们,咱们得记着,有能力时不能装糊涂。”

小石头笑嘻嘻的说道:“娘,道理我都懂,我把肉给伯娘,还有花奶奶她们送去,她们可高兴了,还给我装了一兜花生呢。”

村里有对安然和小石头恶语相向的,也有和她交好的,安然也是尽力让儿子明白,人生百态,人和人不可能一样。

这天,丁长赫从军营出来后,带着大山到一县城。

大山叫住丁长赫,说道:“大爷,从这边小道过去十多里地,就是大奶奶和小少爷住的地儿。”

丁长赫原想接安然回去,但安然拒绝了,他又一直忙于军务,没有抽出空闲来。

丁长赫骑着马,看了看,说道:“去看看。”丁胜康和丁长赫说了不少这孩子的事儿,他也想亲眼见见。

他俩骑的都是战马,脚程快,很快就到了下溪村。

大山利落的下马,上前拍门,“大奶奶,大奶奶在吗?”

“谁呀,等一下。”门打开,是一老妇人。

丁婆子抬头一看,哎呦,这不是一直在外的大爷吗?


初一早上吃过饺子,丁婆子就对安然说道:“大奶奶,这灶台老不用都不好烧,得找人拾掇一下。”

从前天做饭安然便觉出来了,“过两天吧,这两天必竟过年,谁爱干活,等过了初五,丁大娘到村里问问谁会盘灶。”

丁婆子连忙应下。

过年这两天,老丁头倒是很忙,因他这儿有辆驴车,村里人走亲戚,有上门借的。

安然索性让老丁头去帮人赶车,来回接送人,每天还能收到不少吃用的东西。

乡下庄稼人大多数都很实诚,知道安然这灶不好烧,要重新盘一个,刚到初五便有人上门了。

灶半天就能垒好,但要等泥土干了能用,还得两三天。所以大正月里的安然就得和丁婆子俩人,在外用暂时搭的灶头来做饭。

好在人少,简单弄口饭吃就得。

老丁头和丁婆子俩人都心里明白,他们俩至死,估计都要跟着安然了。

活到他们这岁数,主家是好心,还是敷衍,心里都很有数。这些日子相处下来,便知道安然是个良善的人。

不短他们吃穿,也不死命催他们干活。俩人自从丁老太太走后,在丁家一直过的很憋屈,现在只求临死前能过上一段好日子。

丁家内宅是丁韩氏当家,男人都不在家,府里就她说了算,这么看来,大奶奶出来倒比留府里要好。

自古以来,当婆婆的要想拿捏儿媳妇儿,那简直太容易了,满府都知道,丁韩氏不喜欢大奶奶。

尤其是现在丁家凶吉难料,搞不好大奶奶离得远,还能免受牵连。

从到这后,仨人有事儿都好商好量,出面应承的事儿也是丁老汉和丁婆子去的多。

安然也没少去村里,以后在这儿住,打好关系还是很有必要的。

安然的学习能力很强,这段时间跟老丁头夫妇和村里人说话多了,说这边的话越来越流利。

村里人见安然是个面善又好说话的,虽然才十六岁,却是很知礼的。

所以相处下来说她好话的人不少。

尤其是里长家的婆娘花婶子,对安然更是热情,因为安然上她家花铜钱买过几次菜。

毕竟以前丁家没人来时,都是里长帮忙照应的,所以打好关系还是很重要的。

出了正月,安然便算着手里的银子,又筹划那三十亩地。

收回来自己种,不可能,老丁头夫妇指望不上,全靠自己种,也不现实。

她又转头看着不远处的山岭,还是干回老本行,上山采药材,炮制药材,稳妥一点。

等安然算计好后,这天清晨刚喝两口糙米粥,吃了一口腌萝卜丝儿,一阵恶心反胃涌上来,吐了几口酸水后,丁婆子才瞪大眼睛看向安然。

“大奶奶,你上月葵水是不是没来。”

安然一惊,自己一直提着心过日子,就没留意过这个,好像细算下来,快两个月没来了。

安然也是惊出一身冷汗,难道那一夜,就那一次,就有了。

安然爷爷懂些医术,自然安然一些常识也都知道。

一整天安然都心神不宁,没想好这个孩子到底要还是不要。

可还得先把要紧的事儿解决了。

第二天,安然让老丁头仔细打听一下,租地的三户人家什么情况,人品如何。

她则和丁婆子到了地里查看,签约得重新签,她得做到心里有数。

丁婆子看着这一大片地,说道:“大奶奶,这地还是得租出去,就咱们三个现在也种不了。”

“我让丁伯去打听他们的为人了,不行就还让他们继续种,但我想留下一小块儿种药材。”

丁婆子这才记起来,大奶奶娘家是赤脚郎中。

“可大奶奶,你现在可不能劳累,这能行吗?”

“没问题,这个我有经验。”

安然选了靠近山脚的一片地,这种地种庄稼肯定长不好,但是种药材倒不怎么妨碍。

安然看完后心里有了数,便和丁婆子先回来。

等老丁头回来后说道:“大奶奶 原先租住的三家人都不错,就是其中的老三家,稍微油滑,但人也不坏。”

安然想了想,说道:“丁伯,那你去找这三家,把情况和他们说一声。再找里长,咱们重新签一份契约。”

安然把上午看完地的情况和老丁头说了,要留下离山脚近的二亩地,余下的租出。

老丁头记清楚后,第二天便把人都请了来。

安然先请里长坐下,便说道:“,今天重新签订一份契约,租子还照以前一样,请里长过来做个见证。”

这是一个圆脸带笑的男子说道:“大奶奶是高门大户出来的,哪儿懂得种地,这两年年景也不好,大奶奶给我们降一些租子吧。”

安然一看这人,便知道他是老丁头说的老三,看来确实比较油滑一些。

“不管哪儿出来的都得吃饭不是,再说,租子可不高,你若不想租,我就租给别家。”

老三一听,连忙说道:“租,我哪儿能不租呢,都种这么多年了。”

里长也不满的瞪了老三一眼,这是欺负这小娘子面嫩,本身租的就不高,你还要降,你不租,有的是人等着种呢。

纸笔都是里长带来的,按双方约定又重新写了三份儿契约。

靠着山脚有两亩地,并非上等田,安然留了下来,剩下的里长写了契约,双方按了手印,一式两份,便齐了。

安然谢过里长,丁老汉又送众人出去,丁婆子这才说道:“大奶奶,我和老头子可都不懂种药材呀。”

安然收好契约,看着丁婆子担忧的样子,说道:“种药材没那么累,也不用常打理 ,再说咱总得有个收入啊。”

安然手里是还有一些银子,可也不能坐吃山空啊。

现在安然就是想种一些常见的药材,再上山采一些药材,然后炮制好卖给药店,总得有收入才能活下去啊。

她又伸手摸了摸肚子,这个孩子不能留,没有孩子,将来找机会还有可能脱离丁家,若有了孩子,就有了牵绊。

丁家,丁长赫,不值得自己赔上一辈子。

~~~

安然:我本就是乡下出来的,住在乡下还自由一些。有房有地,日子照样能过好。


九月二十,这天阳光明媚,天气晴朗。

中午,一阵嘹亮的哭声,宣告一个新的生命来到这世间。

丁婆子把收拾干净的孩子抱到安然身边。安然疼得厉害,只能扭头看了看。

孩子小脸皱巴巴的闭着眼睛,可安然知道,这是一个生命力旺盛的孩子,刚才的哭声,都能传到大门口了。

接生的婆子说道:“我接生也十多年了,小公子哭的这么响亮,一看就是个壮实的。”

安然本就是一个很理智的人,但还是听得心里高兴。摸了摸孩子的小脸,感觉着手中的温热,不禁带笑流下了泪水。

这就是她十月怀胎的儿子,也许这辈子自己只有他了,安然爱怜的看着儿子。

今年大元朝还算风调雨顺,地里收成不错,一片金黄黄的,忙碌的农人也是喜笑颜开。

花婶手里提着装鸡蛋的篮子,在村口遇到了老赵家赵二郎的媳妇。

“二郎家的,这么巧,咱俩一块儿走”

二郎家的媳妇有些腼腆的点点头,小声说道:“我听说昨儿中午生了个大胖小子,家里也没啥能拿的出手的,就提几个鸡蛋去看看。”

七月份时,赵二郎干活伤了腿,正巧安然去看药材,回来的路上,正好遇到,便给了几副药材,让他喝,用热药渣再敷腿。

当时家里也没有银子去请大夫,所以二郎媳妇便照着安然教的做,没想到半个月后果然没事了。

安然告诉她,就是抻了筋和肌肉,暂时别用力,没什么大问题。

可现在大奶奶生了儿子,自家实在拿不出什么像样的东西。

花婶笑着说道:“大奶奶是个和善的,你有这个心意就好,快点走,咱俩到那儿帮着干点活。”

到了丁家院子里,丁婆子先谢过两位来看自家大奶奶。说道:“大奶奶和小公子正在睡,怕一时半会儿醒不了。厨房还备着早饭,都去吃一点。”

二郎媳妇儿尴尬的说道:“这可使不得。”

丁婆子说道:“都去吃一口,吃完了,要是家里不忙,就留下来帮我搭把手,要不然光陈大姐一个人也忙不过来。”

花婶和二郎媳妇连忙说道:“瞧丁大娘说的,我们早到就是想搭把手的。”

过了一会儿,村中的几家媳妇儿,你也拿着东西过来了,她们平时和安然相处的也不错。

“大奶奶醒了。”丁婆子进屋,看安然目不转睛的盯着儿子看。

安然笑了笑,说道:“醒一会儿了,外面都谁来了。”

丁婆子说道:“来了好几个媳妇儿,帮忙在染红鸡蛋,里长家的花婶也在。”

安然见丁婆子眼里都透着喜悦,知道她也是为自己高兴,不管以后怎样,总算有儿子傍身了。

“大奶奶,锅里熬着鱼汤,我去给你端一碗来。”

安然点点头,说道:“好啊,我正有些饿了。”现在必须得吃点有营养的,要不然没有奶水,儿子就该饿肚子了。

满月时,安然给儿子取了大名,叫丁子博。

子意欲男子,安然希望他成为一个有本事有担当的男人。博,则希望儿子以后成为一个学识渊博,有心胸的人。

起了大名,安然随口又取了一个小名,叫小石头,命硬好养活。

小石头活泼好动,身边离不得人,丁婆子上了年纪,家里的事儿全靠陈大姐。

安然觉得自从生下儿子后,自己就没睡过一个整宿觉。

今年地租也收了回来,安然一点都没卖,全留了起来。

吃过苦,过过苦日子,才知道粮食才是最重要的。

等天冷了下来,安然把大炕烧的热热的,让儿子在上面乱爬乱滚,她则趁冬闲的时候给儿子赶出了几身衣服。

丁婆子则趁空闲和陈大姐也做了不少针线活儿,否则开春儿种药材一忙起来,就怕没有时间了。

等天气渐渐暖起来,药田又该打理了。

家里一直最忙的是老丁头,从入冬那会儿一直到现在,赶着驴车就没歇息过。

拉东西送人,老丁头倒是在这儿混的挺有面儿。

这天老丁头刚回来,丁婆子就说道:“咱就这一个牲口,也别狠着使,别谁张嘴,你都去帮忙。”

老丁头嘿嘿笑了两声,说道:“这一年多,村里不少人都帮过咱们,都张了嘴,怎好意思给驳了。”

丁婆子扭头看看安然,说道:“大奶奶,你瞅瞅这老头子,越老脸皮越薄了。”

安然笑了笑,说道:“丁伯也没做错,远亲不如近邻,说不定什么时候咱也会求着别人呢。”

老丁头嘿嘿两声,说道:“就是这话。”

安然笑着说道:“明天丁大娘在家把菜地收拾一下,我带陈大姐去地里把药材再补上一些。”

安然对丁婆子说道:“若我们回来的晚了,大娘就给小石头蒸碗蛋羹吃。”

小石头胃口好,安然的奶水早就供不上了。从第四个月就搭着喂熬的烂烂的米粥米汤,还有蒸的嫩嫩的鸡蛋。

第二天安然先把小石头伺候好,放在小床上,这才和陈大姐出门。

俩人先到地里,把药材缺的补种上,又在地头种了点豆子。都弄完后,太阳也高了,在山脚踩了点野菜,就直接回了家。

还没进门,就听到震耳欲聋的哭声,安然连忙小跑着进了屋子。

小石头哭的都憋红了,扯着嗓子干嚎,见安然回来,抱着安然就不撒手了。

安然让丁婆子打盆水来,给儿子先擦把小脸,自己又洗了手。这才点着儿子的脑门说道:“这才几个月大,就这么难缠。”

小石头抽噎了两下,丁婆子说道:“小少爷一哭起来,我脑门嗡嗡的响,咋那么大力气呢?”

安然想起儿子出生时,嗓门就不小,在月子里时,自己难受,只要不把他抱起来,他就一直扯着嗓子嚎。

安然也是揉揉脑门,说道:“这刚几个月,再大点,我看也不是个好脾气的。”

这会儿小石头倒不哭了,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冲他娘笑了。

~~~

小石头:我来了,我虽然是最淘气的,但也是最疼亲娘的。

安然:儿子啊,你娘现在只有头疼。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