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爱书屋 > 其他类型 > 替补弟弟

替补弟弟

宋然 著

其他类型连载

你说的好像的确有那么点道理。其实我和萧云霁一个战壕里打过仗,他的身体我见过好多次,对我而言实在不是什么新鲜物件儿。但此时此刻,我还是只能选择害羞地低头。

主角:宋然江海   更新:2022-09-11 10:4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宋然江海的其他类型小说《替补弟弟》,由网络作家“宋然”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你说的好像的确有那么点道理。其实我和萧云霁一个战壕里打过仗,他的身体我见过好多次,对我而言实在不是什么新鲜物件儿。但此时此刻,我还是只能选择害羞地低头。

《替补弟弟》精彩片段

不管怎样,大婚还是如期举行了。

萧云霁进来的时候,我刚吃完一碟芙蓉糕。

啧,别的不说,安国公府的厨子手艺真是可以,深得我心!

他挑了盖头,眼前影影绰绰的红色被一张清俊无双的脸容取代。

都说灯下美人,今天可真是体会到了。

只看他这张脸的话,这个婚还不算太亏……嗯?这男人怎么越靠越近了?

我已经嗅到了他身上的淡淡酒气,不动声色退后。

「萧将军,我们这样……不合适吧?」

萧云霁剑眉微挑。

「洞房花烛夜,这样不合适,哪样合适?」

「……」

你说的好像的确有那么点道理。

其实我和萧云霁一个战壕里打过仗,他的身体我见过好多次,对我而言实在不是什么新鲜物件儿。

但此时此刻,我还是只能选择害羞地低头。

「萧将军,灯……」

我身上大部分的伤疤都被娘亲的药膏养好了,唯独左胸口上方有一道箭伤比较顽固,是当初救萧云霁的时候不小心留下的。

萧云霁解我衣服的手忽然就停住了,如墨的眸子盯着那处伤疤不说话,我心里「咯噔」一下。

这男人该不会发现什么了吧?

我抬手遮了一下,偏头咬唇垂眸,五分羞涩五分窘迫拿捏得非常到位:

「这是我以前在书院念书的时候,抓山鸡不小心被啄了一下……要是萧将军介意的话……」

天地良心,容风真的被鸡啄过!

「怎么这么不小心。」

萧云霁的声音听来淡淡,却又恍惚带着点藏得很深的情绪,难以琢磨。

我诧异扭头。

夜下看美人好是好,但就容易看劈叉,刚才那一瞬我居然从他脸上看出了几分心疼。

他低声道:「以后……不会再让你受伤了。」

我还没来得及表示感动,萧云霁就开始抬手脱自己的衣服了。

结实漂亮的肌理在烛火映照下,显得格外惑人。

我忽然有点口渴。

「萧将军,你渴吗?」

萧云霁动作一顿,定定看我一眼,不过他没回答我的话,而是转身去倒了一杯酒过来——是刚才喝的交杯酒。

酒?

回味着刚才那一口酒的味道,我痛心疾首地扭开头。

安国公府真的不一般,交杯酒都这么好喝,只可惜我不能多成几次亲。

这个时候我还不忘维持人设:

「萧将军,臣女不胜酒力,还是……」

「容月。」

萧云霁忽然叫了我一声,我下意识回头,萧云霁直接揽住了我的腰,俯首吻了过来。

我还没来得及动手,唇齿已经被撬开,一股清冽的酒意钻入。

!!!

说不清道不明的慌乱升起,我一手按住了他的肩膀,结果却只摸到温热坚实的肌理。

他小心地搂着我,竟像是在抱着稀世珍宝。

细碎的吻轻盈而珍重地拂过那道伤,声音低沉暗哑。

「巧了,我也渴了。」

我的脸忽然热了一下。

好在他再次吻过来的时候,终于还是熄了烛。



为了掩饰尴尬。

江海扛起箱子就走。

带着我们去地下车库取车。

找到停车的位置,他将行李箱放进后备厢。

我妈递给她一块湿纸巾,「小伙子,擦擦汗。」

江海接过,擦了擦。

我爸在一旁递水,「江同学,喝水。」

江海拧开瓶盖,仰头喝了大半瓶。

我杵在一旁,觉得自己很多余。

只好打开车门,先上车。

我妈瞪我,「坐前面去,后面有我和你爸。」

「对,你们年轻人,坐前面有共同话题。」我爸附和。

我虽不情愿,但还是配合着去副驾驶座。

不过,我总觉得他们对江海的态度有点变味呢?

不是拜谢恩人吗?

我看这态度也不像啊。

果然,我妈一上车就开始查户口,从家里几口人,上升到养了几只猫。

好在江海挺配合,对答如流。

我妈很满意,拍着大腿问:「有没有女朋友啊?」

空气突然凝固了。

我尴尬得不想抬头。

万一他突然来一句,我是你女儿找来的替身男友,我要怎么处啊!

江海没说话,默默地看了我一眼,说:「有过。」

「分手了?」我妈一听有过女朋友,热情稍减。

「差不多吧。」江海叹息。

方向盘一打,一个转弯,车子立即驶出了停车场。

安顿好我爸我妈,江海先送我回了趟学校。

我爸妈找的酒店离学校不远。

我们走回去的。

一路上,江海都没怎么说话。

仿佛有心事的样子。

我突然想到他之前在车里说自己女朋友和他分手了。

所以来给男神当替身,只是因为受了情伤,自暴自弃?

这么一想,他的种种反常行为就合理了。

原来,我只是他忘记前任的一味药啊!

莫名地,我心里有那么一丢丢不舒服。

到了宿舍楼下,我转头和他道别,便朝着楼道走去。

「宋然。」他突然叫住我。

我顿住,转头望向他。

他大步走来,我心跳莫名慌了一下。

「我送你的仙人掌呢?」他问。

「咦?」我有点蒙,他这是要讨回去?

「你给养死了?」他脸色有点沉。

我急忙摇头,「活着。」

「你拿下来我看看。」他似乎不信,要亲眼看到花活着才放心。

「要不,你拿回去自己养吧。」我实在有些无语。

第一次见面,送仙人掌就算了。

现在还要检查作业?

他是受了多重的情伤,感觉都快变态了。

「不用,送给你就是你的了。」



几分钟后。

我抱着一盆仙人掌下楼了。

江海双眼直勾勾地盯着我手里的花,「看起来不精神了,一会儿你浇点水。」

怎么就看出不精神了?

我不服气!

「我查过资料,仙人掌不能老浇水。」为了养活这盆花,我也是做了功课的好不好。

我回家之前特地给它浇了水的,这才走了两天,根本不缺水。

江海直勾勾地看着我,突然问:「看电影么?」

我惊了,怎么话题突然转得这么生硬。

他到底会不会聊天啊!

见我没答应,他从裤兜里掏出两张电影票,「是战争片,我也有出演。」

「要看么?」他顿了片刻,接着问。

我有点好奇,他不是军校生么,怎么还拍电影了?

难道是艺术生?

看这体格也不太像啊!

不过,这长相当个电影明星也不差,说不定自己这是和未来的大明星最亲密的一次接触了。

「看完电影,正好可以和叔叔阿姨吃个便饭。」江海劝道。

这算是变相的威胁么?

不看电影,就要爽约我爸妈晚上的答谢宴吗?

为了尽快了结这事,我还是同意了。

「我先把仙人掌送上去吧。」我说。

「带着吧。」他看了一眼,说,「电影快开场了。」

「……」手捧着仙人掌去电影院算怎么回事啊。

会不会有点怪?

「我帮你拿。」许是看出我的顾虑,他伸手接过仙人掌,捧在手上。

因为还在放假,电影院人很多。

这个电影最近挺热的,放映厅坐了一排排的人。

影片很燃,只是我看了一圈,都没找到江海。

他到底在里面演了个啥?

我转过头想问问他,却见他歪着脑袋睡着了。

他睡着的样子,依旧酷酷拽拽的。

不得不说,他的颜是真的好。

这么好的颜,就是去拍电影,早晚也会火的吧!

电影快结束时,江海终于醒了。

他揉了揉眼睛问:「最后炸鬼子那场戏过了没?」

「还没到。」我说。

「那就好。」他松了口气。

然后等了两分钟,附到我耳旁道:「看到没,刚才那个倒下的鬼子是我演的。」

「……」两个半小时的电影,他就露了半张脸。

居然大言不惭地和我说,这是他演的电影。

逗我闷子吗?

我顿时无语,想了半天,才勉强说:「演得还行。」

「我们班同学都有参演,只有我的镜头保留了。」江海很骄傲。

他的心态真好。

终于,电影散场了。

我和江海还没走到门口,就听到一道激昂的声音。

「老三,弟妹,你们也来看电影,好巧呀!」

「嫂子好!」

「弟妹节日快乐!」

「……」

顿时,放映厅成了认亲大会。

我窘得头都不敢抬了。

江海附过来,将我轻轻揽怀里,慢慢带出了门。

走道上,七名精神小伙将我们围成一个小圈。

其中一人,捶了江海肩膀一拳,「老三,可以啊,我们全班就你的镜头保留了。」

「果然长得帅就是有特权,我眼睛都看直了,都没自己半张脸。」另一人附声道,语气很遗憾。

「嫂子,你看到老三被炸死,心情怎么样?」

「要不要我们分享几个拍摄花絮?」

「……」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我感觉自己的脸快要原地着火了。

为什么能这么巧,看个电影都能遇上他的这些冤种兄弟。

这是什么神奇的缘分。

而且,他的这些个兄弟,为什么个个这么奇葩。

虽然今天都穿着便服,但一开口让人想原地去世的能力是半点没少。

「都给我闭嘴!」江海拧了拧眉,抬腿踢向其中一人,怒道,「早上我出门前,大家都怎么给我保证的?」

「保证不打扰你和嫂子二人世界!」

「保证不让弟妹发现我们的存在!」

江海被气笑了,「还不快滚!」

「这就滚!」

「弟妹,再见!」

「嫂子,我走了。」



电影快结束时,江海终于醒了。


他揉了揉眼睛问:「最后炸鬼子那场戏过了没?」


「还没到。」我说。


「那就好。」他松了口气。


然后等了两分钟,附到我耳旁道:「看到没,刚才那个倒下的鬼子是我演的。」


「……」两个半小时的电影,他就露了半张脸。


居然大言不惭地和我说,这是他演的电影。


逗我闷子吗?


我顿时无语,想了半天,才勉强说:「演得还行。」


「我们班同学都有参演,只有我的镜头保留了。」江海很骄傲。


他的心态真好。


终于,电影散场了。


我和江海还没走到门口,就听到一道激昂的声音。


「老三,弟妹,你们也来看电影,好巧呀!」


「嫂子好!」


「弟妹节日快乐!」


「……」


顿时,放映厅成了认亲大会。


我窘得头都不敢抬了。


江海附过来,将我轻轻揽怀里,慢慢带出了门。


走道上,七名精神小伙将我们围成一个小圈。


其中一人,捶了江海肩膀一拳,「老三,可以啊,我们全班就你的镜头保留了。」


「果然长得帅就是有特权,我眼睛都看直了,都没自己半张脸。」另一人附声道,语气很遗憾。


「嫂子,你看到老三被炸死,心情怎么样?」


「要不要我们分享几个拍摄花絮?」


「……」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我感觉自己的脸快要原地着火了。


为什么能这么巧,看个电影都能遇上他的这些冤种兄弟。


这是什么神奇的缘分。


而且,他的这些个兄弟,为什么个个这么奇葩。


虽然今天都穿着便服,但一开口让人想原地去世的能力是半点没少。


「都给我闭嘴!」江海拧了拧眉,抬腿踢向其中一人,怒道,「早上我出门前,大家都怎么给我保证的?」


「保证不打扰你和嫂子二人世界!」


「保证不让弟妹发现我们的存在!」


江海被气笑了,「还不快滚!」


「这就滚!」


「弟妹,再见!」


「嫂子,我走了。」


「……」


看着大家伙一边朝我敬礼,一边打我身边掠过。


我再次想原地去世。


「别在意,他们只是喜欢你。」江海安慰道。


「哦。」我其实是能感觉到他们并没有恶意,但我有点吃不消这种方式的喜欢。


真的很窒息。


而且我也不明白,他这么大一帅哥,为什么要主动成为他哥哥的替补?


前任给他的伤害有这么大吗?


答谢宴上,我妈越看江海越喜欢。


言语间,总是会不经意地查户口。


我窘得不行,但江海面不改色地配合回答了。


我妈若有所思地问:「小海呀,你是在江城上的高中,当时怎么会出现在南城,还救了我们然然?」


南城也不是什么旅游城市,当初我知道江淮是江城本地人时,也曾意外了一下。


江海偷偷看了我一眼,解释道:「阿姨,我小时候一直住在南城,高二才回的江城上学。严格说起来,然然还是我学姐呢。」


「这样啊。」我妈看了我一眼,笑:「看来你和我家然然还挺有缘分。」


「我也这么觉得。」江海看着我,嘿嘿一笑。


其间,我爸我妈又和他聊了一些我出事当天的情形,我原本还有些害怕他会穿帮,结果他镇定自若,有问有答,条理非常清晰。


连我爸都忍不住夸他是中国好青年。


我妈更别提了,答谢宴还没结束,就拉我去洗手间说悄悄话。


「然然,江海这小伙子不错,我帮你都问好了,他目前没对象,你要学会主动出击。」


「妈!」我有些窘,「我还是学生呢,现在只想好好学习。」


「你都二十二了,法律都批准你结婚了,你连个对象都没有,还好意思谈学习!」我妈恨铁不成钢。


「江海才二十一,法律可没让他结婚。」我无语,这是我亲妈吗?哪有女儿没毕业就急着催她找对象。


「让你谈恋爱没让你结婚。」我妈接着劝道,「这孩子品性好、性子稳,我和你爸看了都喜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