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爱书屋 > 现代都市 > 快穿白月光:渣女的十八道准则完整文集

快穿白月光:渣女的十八道准则完整文集

吃肉酱 著

现代都市连载

穿越重生《快穿白月光:渣女的十八道准则》震撼来袭,此文是作者“吃肉酱”的精编之作,故事中的主要人物有虞暧应沂,小说中具体讲述了:?”皇帝登基时是靠了何家的兵马上了位,本与何家是结盟,可初登位地位不稳,需稳定朝臣,却也给了何家过高的地位。凡事有利有弊,皇帝要借何家铲除异己,就要给何家足够的权利,娶何贵妃就是为了平衡朝局。“皇上迎娶臣妾已三月有余,却并未碰臣妾,臣妾不知哪里有错?”虞暧的手顺势贴上男人精壮的臂膀,“皇上就当成全妾吧。”原本都已经入戏的贺迟屿,在虞暧......

主角:虞暧应沂   更新:2024-06-11 23:4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虞暧应沂的现代都市小说《快穿白月光:渣女的十八道准则完整文集》,由网络作家“吃肉酱”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穿越重生《快穿白月光:渣女的十八道准则》震撼来袭,此文是作者“吃肉酱”的精编之作,故事中的主要人物有虞暧应沂,小说中具体讲述了:?”皇帝登基时是靠了何家的兵马上了位,本与何家是结盟,可初登位地位不稳,需稳定朝臣,却也给了何家过高的地位。凡事有利有弊,皇帝要借何家铲除异己,就要给何家足够的权利,娶何贵妃就是为了平衡朝局。“皇上迎娶臣妾已三月有余,却并未碰臣妾,臣妾不知哪里有错?”虞暧的手顺势贴上男人精壮的臂膀,“皇上就当成全妾吧。”原本都已经入戏的贺迟屿,在虞暧......

《快穿白月光:渣女的十八道准则完整文集》精彩片段


主权谋的电视剧女性角色戏份不多,虞暧演的贵妃还没有男二她哥哥大将军的戏份多,但只要演好,可朔性很强。


“各就各位!”

今天是主场戏份,导演亲自来拍,副导一直在旁边紧张的看着,生怕虞暧又作什么妖。

毕竟虞暧除了昨天莫名其妙打了贺迟屿以外,之前也作过不少妖。

辉煌的宫殿,男人赤裸的上半身泡在水池中沐浴,旁边并无随侍。

虞暧穿着红色的长裙,一步步妖娆的走到水池边,脱去外袍。

“皇上,您一个人沐浴,怎得不叫臣妾来伺候?”她刚要下水。

贺迟屿演的皇帝,剑眉冷蹙,冷声道:“不劳烦贵妃,下人做的事情就该下人来做。”

虞暧衣衫半解进入水中,“皇上可当真是狠心,用完了奴家就丢弃,现在竟是连看臣妾一眼都不愿了吗?”

男人眼神微眯,不威自怒,把帝王的模样拿捏了个十成十,“何贵妃如此惺惺作态?大将军就是要你这般勾引男人的?”

皇帝登基时是靠了何家的兵马上了位,本与何家是结盟,可初登位地位不稳,需稳定朝臣,却也给了何家过高的地位。

凡事有利有弊,皇帝要借何家铲除异己,就要给何家足够的权利,娶何贵妃就是为了平衡朝局。

“皇上迎娶臣妾已三月有余,却并未碰臣妾,臣妾不知哪里有错?”虞暧的手顺势贴上男人精壮的臂膀,“皇上就当成全妾吧。”

原本都已经入戏的贺迟屿,在虞暧手心触摸上他肌肤的那一刻,立马条件反射紧张防备起来。

“卡!”

导演直接喊停,“小屿,是忘词了吗?”

贺迟屿立刻回道:“可以继续,我调整一下。”他在水中往后退了一点点,拉开和虞暧的距离,刚刚只是停顿了几秒,就没能接上虞暧的戏。

他再低头去看她时,正好对上虞暧那似笑非笑的眼神,好像在说,弟弟,你不行啊。

贺迟屿有些羞恼,他演技不差,和人对戏很少出错。

“虞老师这条演的很棒,咱们再继续吧。”导演很认可的点了点头,虞暧虽然疯了点,但演技上很少掉链子,毕竟从小演戏,以前还拿过奖,实力还是很在线。

……

继续刚刚的戏份,正好是虞暧饰演的何贵妃脱衣勾引皇帝侍寝的戏份。

之前原主怎么都不乐意演,还因为这个得罪了导演,被迫删改了戏份,虞暧来了以后自然不一样了。

她怎么会放过这么棒的近距离接触攻略的机会呢,昨天晚上她联系导演后,贺迟屿就接到按原戏份拍的通知。

做为演员,这对贺迟屿来说原本没什么问题,但经历了昨天杂货房的事情以后,他面对着虞暧,好像怎么都不能像以前那样当一个讨厌的同事对待了。

“卡!”

“卡!”

“卡!”

再连续卡了三遍以后,导演决定和贺迟屿沟通一下。

“导演,我们再来一遍吧。”贺迟屿说:“继续。”

“小屿,我们先歇会吧,在水里一直泡着也难受。虞老师也辛苦了。”张导是明显感觉到贺迟屿只要靠近虞暧身体就僵硬,表演也没有那么自然。

他以为是因为演员之间不熟悉导致的紧张。

虞暧回头对张导说了句,“导演,不辛苦,小弟弟这方面经验不足,我可以给他讲讲戏。”

在场的人都被吸引看过去,视线在虞暧和贺迟屿身上扫动,她说的这个经验不足是指哪方面?演戏?还是……?

贺迟屿气的脸都绿了,把助理送过来的毛巾狠丢在桌子上,直接下水,对导演道:“张导,我感觉状态来了,可以开始。”

“好。”张导怕贺迟屿因为人多影响发挥,还让副导去清了场子,留在现场的只有灯光师和摄影师几个人。

“弟弟,咱们别紧张,咱们正大光明拍戏,又不是偷情,姐姐带你好好入戏。”虞暧贵妃的妆容本就妖娆艳丽,配上她精致的眉眼,更是像个祸国妖姬。

“呵。”贺迟屿面带怒意嗤笑,“你带我入戏?”

随着导演的拍板,两人迅速进入状态。

虞暧的手环住男人的后颈,红唇滟绯,“美色当前,皇上当真是君子?莫不是在想其它小娘子?”

冷面帝王听见其它小娘子这几个字,忽然眼神更加冷厉,他抓住贵妃的手,“你知道什么?”

“呀!”虞暧痛呼一声,“皇上,你捏痛奴家了~”

“就这么想朕临幸你?”贺迟屿冷笑,“何家百年世家,偌大一个将军府,居然要嫡女学这些勾栏瓦舍的派头?”

虞暧抬眼,妩媚的眸中有雾气,“皇上,臣妾好痛。”

像娇气的小女人在撒娇,娇美而哀怜。

这一眼像是能勾人心一般,贺迟屿忽然拉住女人,对着红艳的双唇就咬了下去。

不温柔,甚至像在报复一般,粗鲁又狂躁,牙齿狠磕在了虞暧的下唇,她自然不甘示弱,两个人跟打架一样,你来我往的较量。

旁边的张导,立刻让摄影机切了几个机位,两人的动作撕扯带来的视觉冲击力很强。

两个人互相较劲,最终还是虞暧先缓和下来,一吻完毕,贺迟屿看着刚刚激烈动作下虞暧内衬滑下一半,露出的肩头。

女人肌肤雪白,红色的轻纱,湿身贴在虞暧身上,红色是一个极度张扬的颜色,却和虞暧本身的气质结合的恰到好处,又艳又欲。

她的眼神充满了让人想一探究竟的欲望。

贺迟屿一把扯破虞暧的红衫内衬,“贵妃再高贵,也只是个妾,你当得起这正红色吗?还是说何家从未把朕放在眼里?”

“后宫中,属臣妾位份最高,既然臣妾穿不得红,那皇上是有皇后人选了吗?”

虞暧滟笑道:“不如臣妾猜猜,是夏昭仪还是赵嫔呢?或者是那不爱红装爱武妆的苏姑娘?”



女人白皙纤细的脖子上遍布红痕,丝质的吊带睡裙贴肤顺滑,把女人的身段完美体现。

他侧看,在窗外阳光照射下显的她像一块可人的糕点,又软又糯。

墨毅寒眼眸深遂,精致的喉结不经意的滚动了下。

“暧暧,过来。”声音带着晨起的暗哑暧昧。

“怎么了?”虞暧侧头,正巧撞上了男人眼里的欲.色。

一眼秒懂,她装作不知,“啊?我离你很近啊。”

待虞暧靠近一步,墨毅寒直接把人扛起。

虞暧惊慌,“你干嘛?放我下来。”

墨毅寒把女人丢在柔软的大床上,就附身压下。

“又挑逗我?”

“我没有!”虞暧瞪眼,“你胡说什么,我要起来送我爸妈去机场,等下迟到了。”

“再来一次。”

“不行!会痛……”

墨毅寒坏笑,“暧暧会骗人,小暧暧可不会。”

女人娇怒,“墨毅寒!”

“又不用你动,床单又不用你洗。”墨毅寒轻哄女人把捂住胸前的手拿下来,“我把握时间,不会耽误你送爸妈。”

……

保姆进来换床单时,虞暧还没缓过劲,等看时间,就要来不及了,快速起身连脸都没洗就要出门。

出门前,她当然也没错过保姆的白眼。

一天换两次床单也没谁了,墨毅寒这些天几乎天天和虞暧在一起,她身上的痕迹都没消过。

虞暧下车前,看了眼后视镜,以前的印子没消,又有了新痕迹,她拿起围巾遮住。

进家把虞父和虞母还有她在孤儿院收养的小孩都接上。

“暧暧,我都以为你来不了,打算和你爸打车去机场的。”虞母拉着小米往车上去,“你们公司真是忙,怎么连年假都没有。”

“姐姐,我帮你。”小米跑过去想帮虞暧和虞父一起搬行李。

但被虞暧拦下,“小米先上车吧,这次在外面好好玩。”

周慧怀孕的事情过后,虞父痛心疾首,现在学校都知道了,虞父重面子,不想去A大,虞暧给两个老人都请假,让他们出来玩一趟,过年再回来。

“这次正好小米放寒假了,好不容易有时间,你又不能一起去。”虞母原本想着是要陪女儿出去散心的,结果她假请了,虞暧又没时间。

“好了,快点赶飞机吧,下次机会多的是。”虞父上车后说:“这次咱们去替暧暧玩一趟,等下次我们再带着暧暧出去玩就知道那里的景点好了。”

虞暧进入驾驶座,刚好听见这句话,鼻头莫名一酸,下次就不知道有没有机会了。

离原主死亡时间已经越来越近,这次可能就是他们一家人最后一次见面了,为了避免前世虞父的悲剧,这是虞暧之前就做好的打算。

“小米这次在外面和爸妈一定要玩的开心。”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