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爱书屋 > 现代都市 > 红楼:异姓为王畅销巨作

红楼:异姓为王畅销巨作

冬雪白 著

现代都市连载

贾蓉秦可卿是军事历史《红楼:异姓为王》中的主要人物,梗概:史老太君是为国公超品老夫人,地位超然且尊贵。有她护持荣国府宝二爷,纵然有错,也是大奶奶的错。瑞珠微微低头,眸子中满是坚定:“大奶奶,大爷如此疼爱你,我以为大奶奶不必如此小心行事。现在宁国府都被大爷交给大奶奶,大奶奶何须如此?”这件事情越是隐瞒时间久了,反而越是对大奶奶不利。蓉大爷如此疼爱大奶奶,应该会为大奶奶做主吧。“何须再生事端?”......

主角:贾蓉秦可卿   更新:2024-02-12 21:1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贾蓉秦可卿的现代都市小说《红楼:异姓为王畅销巨作》,由网络作家“冬雪白”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贾蓉秦可卿是军事历史《红楼:异姓为王》中的主要人物,梗概:史老太君是为国公超品老夫人,地位超然且尊贵。有她护持荣国府宝二爷,纵然有错,也是大奶奶的错。瑞珠微微低头,眸子中满是坚定:“大奶奶,大爷如此疼爱你,我以为大奶奶不必如此小心行事。现在宁国府都被大爷交给大奶奶,大奶奶何须如此?”这件事情越是隐瞒时间久了,反而越是对大奶奶不利。蓉大爷如此疼爱大奶奶,应该会为大奶奶做主吧。“何须再生事端?”......

《红楼:异姓为王畅销巨作》精彩片段


“他还以为自己委屈,不知哪里犯错。”

紫鹃则是叹道:“在西府有老太太宠着,今日东府那位不在,要是在府中,尚不知道怎么闹腾呢。”

“不怕不怕。”

荣庆堂中,史老太君连连摆手,没想到蓉儿媳妇是如此天仙化人一般的人儿:“长得漂亮,还不允许别人夸赞两句?蓉哥儿不至于这般小气。”

贾宝玉在老太太心里,那是无可替代的,也是无过错的。

如此罔顾人伦,如此失礼之事,在老太太这里,竟然是别人漂亮该夸,别人还不能生气?

许是老祖宗,根本没把这件事情放心上,认为不是多大的事儿。

王熙凤只好顺着说:“那可不是,蓉大奶奶那般标致人儿,还真是难寻呢。老太太见着了,才会明白,什么叫美人儿。”

史老太君更是眼睛一亮:“你这么一说,我还真想见一见。”

王熙凤赶紧说道:“赶明儿,让珍哥儿媳妇,带着您这位孙儿媳妇来这里一趟才是。”

贾母地位超然,想必那位大侄儿,应该不会生气吧。

......

“宝珠。”

这边练字之后,秦可卿左思右想,叫来宝珠:“你去大姑娘那里,告诉大姑娘一声,今儿的事情,也没什么大不了,不用告知大爷的。”

宝珠答应一声离开,瑞珠在旁边侍候着。

那一瞬间,瑞珠看到大奶奶眸子里的忧虑。

大奶奶终究还是贫家之女,踏足富贵之室,内心还是谨小慎微,不敢行差就错,以免惹恼一些人不喜。

大奶奶如此下去,怕是要有心病。

宁荣二府,其实以荣国府为尊。

荣国府史老太君是为国公超品老夫人,地位超然且尊贵。有她护持荣国府宝二爷,纵然有错,也是大奶奶的错。

瑞珠微微低头,眸子中满是坚定:“大奶奶,大爷如此疼爱你,我以为大奶奶不必如此小心行事。现在宁国府都被大爷交给大奶奶,大奶奶何须如此?”

这件事情越是隐瞒时间久了,反而越是对大奶奶不利。

蓉大爷如此疼爱大奶奶,应该会为大奶奶做主吧。

“何须再生事端?”

相处时间还短,秦可卿不了解自家丈夫的脾气性格。她毕竟是小家之女,初入富贵之室,哪怕现在被委以掌管宁国府,越是如此她就越应该小心。

今日东府宝二爷如此失态,罔顾人伦,秦可卿生气吗?

生气。

于一个刚刚嫁做人妇的秦可卿来说,心里及其恼怒的。甚至,对于贾惜春,内心都是生恼。

终究还是内心的卑微,让她选择息事宁人。

“如今满城权贵,哪一个不是三妻四妾?”

秦可卿继续练字:“纵然你美若天仙,新鲜头一过,还不是被抛脑后。何况我,老姑娘做新妇,终究比不过那些年轻的,今日蓉大爷还算恩宠,明日呢?”

“宁荣二府又是同气连枝的,因我伤了和气,以后还怎地相处?也不让大爷生气,在他心中我成了一个只会告状的小人。”

瑞珠低头不语,大奶奶说的不无道理。

今日之事,虽然是无意间发生,其实根本没什么,不说传扬开来会怎么样,只说蓉大爷心里不是一个疙瘩?

大奶奶终究还是老姑娘为新妇,比不上那些年轻的。

瑞珠,为大奶奶心里感觉委屈。

也知道,因为老姑娘嫁做新妇,是大奶奶的心病。再加上小门小户,成为顶级勋贵府上大奶奶,终究是底气不足。

“大奶奶。”

这时候宝珠进来:“大姑娘说,要是如此,就委屈了大奶奶。这件事情终究是她过错,不能让大奶奶把这委屈受了。”


贾珍虽为族长,却以荣国府为尊。

现如今,贾蓉恩封安国县公,是以东府已经贵于西府。蓉大奶奶更是为超品诰命,贾宝玉白身一个,已经不是简单的失礼、罔顾人伦,而是目无尊卑!

在荣国府,表现出自己那种呆还好,在宁国府,可没人惯着这位荣国府的宝二爷。

“我...这...”

贾宝玉在西府地位超然已经习惯,此时才幡然醒悟:“我...”

呐呐无言,面容羞愧。

西府姑娘媳妇,无不内心怅然,今日贾宝玉此举,定然让东西二府生出嫌隙。

“散了吧。”

惜春有些羞愧:“今日我本邀请诸位姐姐嫂子游园子,忘记了宝二爷已经长大成人,外男冲撞东府大奶奶,乃是我的罪过。”

贾宝玉满脸羞愧,蓉大奶奶是真的太漂亮,就算是西府那么多姑娘媳妇,无一人可以媲美者。

这样离开,他有些不舍。

他不就是真心赞美几句,何必一个个都是如此针对他?

贾宝玉羞恼,也很是不解。

以往,她们都是很纵容自己的。

今日一个个给自己甩脸子,当真以为他宝二爷没脾气?

脸色赤红,贾宝玉拽着胸前通灵宝玉就要摔下去。

这是他的法宝,以往屡试不爽。

这通灵宝玉摔下去,谁敢不顺着自己?

“以后,有机会再邀请诸位游园,诸位切记,尊卑有别,男女不同,外男还是不要进入东府为好。”

贾惜春的话,让贾宝玉微微一呆,正要拽通灵宝玉的动作,都是一顿。

如此一来,再没机会来这东府啊。

王熙凤却笑着打圆场:“四妹妹真真较真不成,宝兄弟如今也是尚未加冠成年。蓉大奶奶若是不愿,以后不允他来就是。”

这一场本来欢声笑语的聚会,就此不欢而散。

惜春带着愧疚,来寻秦可卿。

秦可卿则是正在练字,看到惜春到来,笑着相迎:“大姑娘来了,瑞珠上茶。”

“可卿...”

本想叫一声大奶奶的,贾蓉曾告诉她,她身为东府大姑娘,身为长辈,叫一声可卿反而显得亲近:“今日是我不对。”

说起刚才一幕,秦可卿还是有些羞恼:“这怨不得大姑娘,是东府哥儿实属无理,不知避嫌。”

两家实则同气连枝,血脉相近。本来贾宝玉就算是入内宅也没什么,否则原本轨迹中,贾宝玉来东府,秦可卿也没避嫌。甚至,让贾宝玉在自己卧房休息。

只是,大脸宝本不该那种眼神,那种情绪。

甚至,最后说出那些话来。

贾惜春内心着实愧疚,聊了一会儿,告辞离开。

......

“今日宝二爷失了礼仪,也难怪东府蓉大奶奶不悦,连带着东府大姑娘都直接取消游园。”

回来之后,贾宝玉独自把自己关在房中,谁也不理。

众姑娘只好离开,林黛玉一路皱眉。紫鹃在旁边表达不满:“宝二爷平日里在西府,可以胡闹些,那里可是东府,今日实属不该的。”

一个叔伯辈,一个侄儿媳妇,这还了得?

林黛玉面无悲喜:“他见到漂亮姑娘,哪次不是这般模样?他是在西府无法无天习惯,才有今日失礼之举。”

作为叔伯,那样看一个侄儿媳妇,还最终发出那种感慨,已经是罔顾伦常,传扬出去,那是极其可怕的,荣宁二府都要受到耻笑的。

然而,哪一个勋贵豪宅,没有一些流言之语?

林黛玉还是认为,东府蓉大奶奶有些小题大做。这件事情,本来可以一笑了之,不该张扬开来。


秦可卿接管宁国府并没有多少波折,下午的时候,秦可卿安排好了一切,回到院子中,贾蓉笑道:“大奶奶真是好本事,为夫算是见识到了大奶奶威严。”

这一句玩笑,秦可卿紧张的心反而平静下来:“夫君,我有一件事想与你商议。”

秦可卿坐在贾蓉身边,瑞珠给秦可卿倒茶,秦可卿似乎还有些犹豫:“能不能要鲸卿,去贾家族学读书?”

爹爹为官清正,虽然拿着俸禄,在油水丰足的工部当差,却偏偏鲸卿读书束脩都拿不出来。

那些官宦筹建的学堂,毕竟请的先生最顶尖的才是举人,大多还是秀才。

学识终究有限,秀才怎么可能教导出状元?

秀才自身才学只是秀才,如何教导鲸卿更高学问?

随着鲸卿读书,学识越来越高,学堂已经没有多少可以教导鲸卿。为了此事,父亲可没少费尽心思。

而作为贾家族学,请的有名的先生还是有的。

以自己丈夫的身份,很容易就可以让自己的弟弟去贾家族学读书。

贾蓉却是摇头,秦可卿内心一黯,她明白族学的含义,只是为族人而建。她纵然已经是蓉大奶奶,掌管宁国府,却是有些飘飘然。

看到秦可卿黯然的眸子,贾蓉苦笑一声:“可儿不要多想,你看这是什么?”

贾蓉拿出一封书信:“为夫乃是超品,每年名下,有三个国子监监生免试入学推荐名额,直接可以去读书。”

“夫君!”

秦可卿感觉到胸膛欢喜的要炸,她还心心念念的,要自己的弟弟在贾家族学读书,而自己的丈夫,却已经安排好了国子监!

欢喜、激动、秦可卿第一次感觉到,原来有依靠是这种感觉:“鲸卿是要去国子监?”

“我的小舅子,当然要去最好的学府。”

贾蓉笑道:“除却这一个名额,剩下两个名额,可以让岳父大人安排,岳父大人,也该积攒一些人脉,为鲸卿铺路。”

秦可卿忽然愣住,呆呆看着贾蓉。

清晨。

腻在被窝里不想出来。

还是秦可卿感受到太阳升起,继续这样下去,给人一种新妇太懒的话头不好,这才催促着贾蓉起床。

相比今日,秦可卿少了几分羞涩。

在宝珠瑞珠帮助下穿衣洗漱,贾蓉这才懒洋洋起床。

“大奶奶,这燕窝先吃了吧。”

丫鬟端着一小碗燕窝,放在桌子上:“这是大爷专门吩咐的,以后大奶奶每天早上,要吃一碗燕窝,滋阴补气。”

燕窝虽然能买到,价格也不算便宜。

秦可卿回眸看了一眼贾蓉,贾蓉连忙说道:“母亲那里,大姑娘那里也有,吃一些滋阴补气,滋养颜色,也延缓衰老不是?”

眸子一黯,秦可卿盯着镜子里的自己发呆。

贾蓉神情一愕,知道自己刚才说话没有注意,秦可卿以十九岁年龄,嫁入宁国府,对于年龄还是十分在意且敏感的。

“可儿天香国色,正值青春华茂,我与你一般,也会变老的。”

贾蓉连忙弥补:“多吃一些滋补之物,到时候我是一个老头儿,可儿还是年轻漂亮的多好?到时候迎客送宾的,别人不知道的还会说:你瞧,这爷孙俩咋还有夫妻相呢?”

“噗。”

秦可卿笑出声来:“哪有这样损自己的?”

吃了燕窝,秦可卿柔柔说道:“家有金山银山,也要守礼克己,不可铺张浪费。”

太耗钱了,这二两燕窝多少钱?

以前在秦府的时候,哪里吃过燕窝?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